章节目录 【090】 出口

作品:《灵魂当铺

    “是什么?除了墙还能是什么?”浆糊此时像极了一个手里拿着糖葫芦,舍不得吃却不小心掉到泥浆里后,万般难过灰心的小孩一般。

    钟山见浆糊情绪严重,也不再搭理他,举着手电径直朝那堵墙走去。

    浆糊见钟山朝没有出口的方向走去,心道:这不是有毛病吗?但是想归想,也紧走几步追了上去。“钟叔,等等我,哎呦……”浆糊的头又一次被撞在洞顶上,疼的他赶紧把身体低下很多,用手捂着头。

    “看到没,我就认为这洞不可能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钟山有些得意地回头对浆糊说道。

    原来从远处来看,这边的确是到了终点,前面就是石墙。但是墙侧面却是凹进去的,从远处不认真看,还真的看不出来。待到了近处,才发现凹进去的地方居然修筑了往上走的阶梯,也就是说,这出口比入口要精致的多。

    钟山犹豫了一下,便抬脚拾阶而上。浆糊被这台阶看的直发呆:这他娘的什么招儿都有呀,人咋这么聪明呢?

    高度并不是很高,尤其是走台阶,更加容易一些。不消一会儿,钟山就看到了洞顶。只是并没有明显的出口,只是感觉有丝丝的风吹进来,发着“呜呜”的叫声。钟山举着手电筒,认真看去,只见右手边有块石板,似乎是活动的,手放那上面,风顿时吹到手上,那声音也是来自这里。心里顿时明了,便抓住石板一侧往后一抠,石板顿时被抠倒在地,一个容得一人通过的洞口赫然露了出来。外面的寒风“呼”地一声灌了进来,钟山一个躲闪不及,竟被风呛了几口,剧烈地咳嗽起来。

    浆糊在后面也感受都了那股风的来袭,寒冷无比。在下面待习惯了,乍一上来,还真是冷。

    待钟山缓过劲儿来,便一咕噜,从那洞里钻了出来。浆糊紧随其后,先把铁锨扔了出来,然后人也跟着爬了出来。

    “这是哪里?”浆糊看着前面这突兀的建筑不禁问道。

    钟山此时已是惊呆,哪里听的到浆糊的话。原来,这出口正好是设在这村子西边的那个戏台后面。白天中午的时候,钟山还特意看过这个戏台,自然很是明白,倒是浆糊,并没近距离看过。

    可是这出口为什么设置在这戏台上?难道真的如浆糊所言,是日本鬼子进中国的时候,这家人为了躲避战乱修的地道?如果真是修的地道,那这里面供奉的那个几百年前朝代的官员画像又是怎么回事?况且洞里也没有烧火做饭等生活用具呀。钟山大脑里快速地分析了一下,把这排除了。

    手电筒照到地上,钟山看到那淡淡的水痕也正是在这里消失的。钟山知道,那人也是在这洞口出来的无疑,可是这人此时去了哪里呢?

    此时应该是晚上九点十点的光景。浆糊在一旁使劲地伸着懒腰,好不容易出来,可得松快一下吧。

    钟山心里疑虑重重,还想继续找,可是此时这线索在这里已断,再往西就出了村子,如果一直往西走,只有几种可能:一条路通天官墓,一条路通那所谓的“陪葬坟”,还有另外两条路,一条是自己和浆糊来时的路,另一条便是通往乡里的那条,那条路上正是张卫国前妻莫名其妙上吊的地方。

    浆糊懒腰也已伸够,此时这么冷,被风吹的鼻涕开始往外冒,见钟山愣在原地发呆,便捅了捅他,说道:“钟山,咱回去吧?”

    “我在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去不去?”钟山冲着浆糊说道。

    “不去,不去。你老是骗人,害我脑袋被磕了好几个大包,还有好玩的地方,我才不去呢。”浆糊摸着头,不停地抱怨道。

    “那好吧,那你回去吧,我自己去。”钟山想起了白天想让张卫国带自己去的那个他前妻吊死的那几颗歪脖树那,张卫国并没带自己去,此时虽说时间有些晚,但毕竟还不到半夜,便想趁此机会前去看看,反正这边线索已经中断。不过据张卫国所言,他在那里见过鬼,虽说自己有些本事,但是那里毕竟有真真切切的危险存在,所以浆糊不去也是好的。钟山这样想道。

    “你不回去,那我自己咋回?”浆糊撅着嘴,满脸的不愿意。

    浆糊这一句抱怨的话着实刺激了自己一下。是呀,自己总是太过自我,浆糊刚才也是一点儿没有闲着,想必也是又冷又累,自己何尝不是?只不过自己被一股力量支撑着罢了。可是浆糊呢?两个人一起出来的,自己却总是太想为了自己的目的去做事,反倒不如浆糊看的更加明白--两个人是拴在一起的。

    钟山想到这里便打消了念头。“走,一起回去,今晚睡个好觉。”

    浆糊见钟山头一次这么痛快,很是开心,把铁锨往肩上一扛,就开始哼起歌来。此时二人并肩而行,倒也开了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惹的这个寂静了很久的不大的村里有个生气一般。

    张卫国见钟山和浆糊回了家,忙从屋里迎了出来。顺势把院子门关好,三人一起进了屋子。

    “张大伯呢?”钟山见张木匠并没有在屋里,忙问道。

    “哦。我爸在那个屋躺着休息了。兄弟,谢谢你,你教训的是,我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好好孝顺我爸呀,人死了也就死了,再难过也回不来了。”张卫国由衷地说道。

    钟山冲着张卫国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浆糊倒是实在,把铁锨放下之后,并没有进里屋,径直朝灶台走去,灶台后面有俩暖壶和几只碗,拿出一只倒了满满一碗热水,费劲吹凉以后,咕咚咕咚喝了进去。喝完才砸吧砸吧嘴,心满意足地把碗放下,进了里屋。

    “哎呀,可累死我了。”浆糊边说,便把鞋一脱就四仰八扎躺到了炕上。由于刚才一直剧烈运动的过,那汗脚的臭味顿时弥漫开来,熏的张卫国直皱眉头。钟山倒是有些习惯,不过浆糊这样,也太不礼貌,便一巴掌扇到腿上,“滚起来洗洗脚去,别把张大哥家的被子给弄脏了。”

    张卫国连忙摆手,“都是大老爷们,哪里这么多讲究,没事没事。”却把目光看向钟山,只见钟山还穿着一双湿哒哒的棉靴。

    “兄弟,鞋咋湿了?”张卫国忙找到自己一双鞋子,虽不合脚,但毕竟是干的,边让钟山换上,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