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1】 睡觉

作品:《灵魂当铺

    “哦,没事,刚才不小心踩到水里了。谢谢大哥。”钟山接过张卫国递过来的鞋子赶忙换上,此时他的脚已动的麻木通红。

    张卫国“哦”了一声,却在琢磨这村里哪里会有水?难不成去南边池塘了?好好的路不走,去池塘里干什么?张卫国这人心直口快,既然想到这里了,便随心说了出来。

    钟山见张卫国继续追问,正好可以问他几个问题,把靴子放在火盆一旁,然后看着浆糊端着一个脚盆在那泡脚,便坐到炕上,然后问道:“张大哥,你们村真的没有人了?”

    张卫国被钟山这问题给弄的有些着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兄弟你问这话都好几遍了,显得我一直在骗你是吧?”

    钟山见张卫国有所误会,忙拉他坐了下来。“不是不是,我问这个话,是因为我真的在这村里看到过别人。”

    “别人?”张卫国的脸顿时变了一个颜色,一下严肃了很多。

    “是的。中午的时候,我就看到过。一个老太太,锅着背,步履蹒跚,结果见到我之后就迅速回到院子里,任凭我怎么喊,都没有开门。所以中午我就问你这个问题了。而且你想,既然你说村里没人,那门口帮助我们抓住那猫的那个网子是哪里来的?总不会是大风刮来的吧?”钟山解释道。

    “照你这么说,这村里还有活人?”张卫国明显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到底是不是你们村里的。但是我能肯定一点,他肯定和你们村有关系,而且,他住的那个房子,更是蹊跷。”钟山说道。

    “你刚才出去找到这个人了?他住哪个房子?这村里的房子我可是都了如指掌的。谁家的院子没有去过呀?”张卫国忙问道。

    “差一点儿。但是我发现了一些问题,我认为也许你可以告诉我答案。”钟山顿了顿,然后说道:“黄老太太。你还记得她什么模样吗?”

    张卫国被钟山问的莫名其妙。白天刚和他说了此人,此时钟山又回头问起我来?“当然记得啊。怎么了?”

    “我怀疑我见的那的那个人就是黄老太太。”钟山一板一眼地说道。

    “什么?”张卫国再一次从炕上跳了下来。“她还活着?还来了村里?”张卫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怀疑是她,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性。”钟山盯着张卫国说道。

    “怎么可能?如果是她在,她什么不帮助我媳妇呢?”张卫国摇了摇头。

    “你还记得当初她送你的那根绳子吗?那味道还记得不?我们在门口发现的那个网子上的味道和那绳子上的一样不一样?”钟山一连串的问题悉数丢给了张卫国。

    张卫国没有说话,眼睛开着窗外,似在思考着什么。

    钟山走到外屋,也给自己倒了一碗水,端到屋里。

    此时张卫国忽然一拍大腿,“对,味道是一样的。我咋说那网子味儿那么熟悉,我还想了半天,现在你这一提醒我,我一下就明白了!”

    “是的。而且我发现了那房子里也有和你说的一样的水缸,水缸里也有麻绳,那味道也是这样的。所以我才怀疑是那黄老太太。”钟山抱着碗喝了两口水,说道。

    “走,去看看。”张卫国似是等不及,把钟山手里的碗直接拿过来放到桌子上,便要拉着钟山往外走。

    “张大哥,不急。今晚都好好休息,明天我要你帮我做很多事情,前提是今晚必须要养好精神。”钟山实际进了屋子,屋里本温暖了许多,加之又喝了几口热水,身上顿时暖和了许多。现在困意也开始来袭,反正要了解的今晚也都了解到了,也不愿意再出去受冻,便拒绝了张卫国。

    张卫国本还想坚持,转念一想,人家和自己非亲非故,却已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便“哦”了一声。然后把碗再一次举起来递到钟山手里。“那好,一切都听兄弟的。”

    几番寒暄之后,几个人纷纷睡下,放下不表。

    ……

    第二天,太阳已高高升起,风也住了,天气很是晴朗。山区里的天空异常的蓝,让人看的心旷神怡。当然,张卫国并无心欣赏这个美景。

    昨晚钟山他们睡了以后,他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不断闪过以前的生活种种。当然,也有埋怨,埋怨如果真是如钟山所言,他见到的是那黄老太太,可是她为什么不出现搭手相救?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勉强睡了两个小时。

    钟山从炕上坐了起来,看着外面透过窗户洒进来的阳光。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温暖过了。不禁有些发呆,想起了远在老家的李玉婵。不知道她现在起床了没有?是不是在做饭,或者在打扫着当铺?那些老鬼到底有没有听她的话?小林墨,包子老鬼?想起小林墨,钟山不禁会心一笑,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有她和李玉婵作伴,相信她应该也不会太过寂寞吧?

    浆糊还在一旁打着呼噜,被子被狠狠地夹在两腿之间,搂的结实。头侧躺,嘴巴半张,哈喇子流的满枕头都是,还时不时地吧唧一声。钟山忙用脚踢了他一下。

    浆糊呼噜声暂停,身体动了动,呼噜接着再起。

    “做梦想媳妇呢?”钟山边说,边抄起炕边专门扫炕灰的一个笤帚,拔下一根细草,直接插到浆糊鼻孔里捣了起来。

    “阿嚏~”浆糊拖着长长的喷嚏声,迷迷糊糊坐了起来,揉着鼻子。见钟山一旁看着自己在笑,手里拿着草,顿时明白过怎么回事,便把被子往钟山头上一蒙,就要压上去。

    “兄弟们,该吃饭了。”张卫国掀开帘子进了里屋,见二人这般情景,不禁愣住了。“这……”

    浆糊忙把被子拿来,嘿嘿一笑:“闹着玩呢,闹着玩。”

    钟山被被子一蒙,脸顿时憋的通红,见张卫国盯着自己看,也是一脸尴尬,“这小子,老是没大没小的。”

    钟山和浆糊这般玩闹,张卫国何曾遇过,自己本是兄弟一人,此时内心竟隐隐有些羡慕。便笑道:“赶紧起来洗漱吃饭吧。钟兄弟,你不是说今天还要我做很多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