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2】 是谁

作品:《灵魂当铺

    二人很快从炕上起来,将被子叠齐整之后,洗漱吃饭。

    饭罢,张卫国终于按捺不住了,对钟山说道:“钟兄弟,咱们能不能去你说的那个房子去看看?”

    钟山知道张卫国一定会要求这个,不过也好,正好可以肯定一下自己的推断。三个人便快步来到那所房子院外。

    睡醒一觉的感觉真好,钟山此时感觉自己浑身已是充满精力。三人到了院子门口,此时无风,那屋内的味道便散发出来,直扑众人的鼻子。此时院门还是打开的,正是钟山和浆糊昨晚打开时候的样子。

    张卫国迫不及待地冲进屋里,按照自己预想的,很快便找到了那个水缸。

    钟山和浆糊随后跟了进去。

    “兄弟,就是这个。”当张卫国揭开墙角那个水缸的时候,和钟山说道。

    钟山点点头,自己的猜测果然没有出错。

    张卫国忙朝屋里走去,转了一圈,并没有比钟山他们多发现什么。钟山跟在后面,问道:“你认为这里住的人是不是那黄老太太?”

    张卫国点点头,“应该是没错的。这味道,这水缸摆放的位置和水缸里的东西,和那时候见到的一模一样,只是少了一个神座罢了。”

    “神座?来,我再带你看样东西。”钟山边说便把张卫国带到院子西侧那口地井旁边。

    “这是什么?”张卫国不解的问道。

    “你说这村的房子你都进过对吧?但是这院子里有这地井你却不知吧?”钟山略带戏谑地问道。

    一席话说的张卫国脸微红,稍有尴尬,忙解释道:“我张卫国什么时候撒过谎呀?从小在村里长大,就没离开过村子,就这么十几户人家,数指头加脚趾头都数过来了,对任何一家的了解都和自己家一样清楚。只是,这个我之前还真没注意,因为这家我来的少……”

    “开玩笑的张大哥。那你还记得这屋子以前的主人是什么人吗?”钟山心想,如果房子一直住着那黄老太太,张卫国断然没有不认识的道理,所以如果确定这屋里住的是黄老太太,她也必然是后来搬来的,而且异常神秘,以至于张卫国他们都没发现。

    张卫国答道:“这屋是个老宅,因为都是石头砌成,所以新旧也不明显,但是我对这屋主人印象还是有一点儿的,只是比较模糊了。在我小的时候,这房子住的是对老两口,年纪估计得七十多岁了吧,但是这两口子和别人有些区别,就是这家人并不像其他人家一样特别热情,相反,他们家平时很少和别人来往,就像是关起门朝天独自过日子一样。

    小时候毕竟只有几岁,年龄还小,有一次,我父亲从镇上给我买了个小皮球,那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花钱买的玩具,便在村里滚着玩儿。到了这院子门口的时候,皮球不小心进了他家院子,我便进来捡球。老两口看到后,帮我捡了起来,还给我吃的。

    我感觉这俩人还好,后来就来过几次。只是老两口却让我别告诉别人,只是说我什么时候馋了就偷偷地过来吃好吃的就好。所以当我忍不住嘴的时候,便偷偷过来,同时也把嘴管的严严实实。直到两年后,这家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那还是我再来他家解馋的时候发现的。因为没吃到好吃的,便每天都来,结果院门一直锁着,我便渐渐放弃了。”

    张卫国说这些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房子的门口,大脑里满满儿时的记忆。

    “那这家人家姓什么你知道吗?”钟山忙问,他猜测这家主人不是姓黄就该姓李。

    “这还真不知道,后来我还和我爸说起过,他也是感觉诧异,知道我去偷嘴这事儿,还把我揍了一顿,当时一连好几天不让出门。后来听我爸说,这家人似乎和谁也不多接触,我能进了他家,说明我小子还算招人喜欢。”张卫国说到这,脸上露着笑容,一个大男人带着的些许儿童般的羞涩带在脸上。

    若是搁在平时,钟山定是会打趣张卫国一番,此时,这巨大的疑问摆在眼前,他早已失去了别的兴趣,只想着赶紧把这谜团解开才是。

    “好吧。那你来看看这个吧。”钟山见并不能知道这家以前主人的信息,便暂时搁下,一边说着一边就抓住绳子打算下那地井里去。

    “兄弟,你这是?”张卫国见钟山要下去,忙不解地问道。

    “我给你看的东西就在这里面。”刚出门的时候,钟山顺手把手电筒也带在了身边,此时打开插到腰里,说着便进了里面。

    张卫国见状也跟着进去。浆糊昨晚已尝到里面的苦头,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进去,便坐在外面,拔起一根草叼在嘴里,百无聊赖地等他俩。

    钟山和张卫国二人一前一后,很快便到了那八仙供桌前面。画像依旧在墙上挂着。

    手电灯光照在画像上面,张卫国不禁盯着细看起来。钟山见张卫国这般专注,忙问道:“这就是我给你看的。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这画像好像有点儿熟悉,但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张卫国嘀咕着。

    张卫国这话一出口,钟山心里便是一惊。这画像上的人可是着了几百年前的服饰,张卫国却说似曾相识,是他撒谎了还是见鬼了?不过哪种原因都预示着接下去的事情会更加复杂。

    “莫非你见过?”钟山忙问。

    “我也不敢确定,先容我想想。”张卫国边答着,索性从钟山手里把手电筒拿了过来,自己朝四周看去。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倒也让钟山不再着急了,便任由张卫国自己看去。

    片刻过后,张卫国的手电筒再一次落到墙上挂着的画像上,只见张卫国自言自语道:“到底在什么时候见过呢?”

    “你从小到大出过几次门?想你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你们村里呆着的,并且到你们这村里的外乡人应该也不会多,穷乡僻壤,所以你只要好好理顺,应该慢慢就会想起来的。”钟山试着引导张卫国。

    方法果然奏效,张卫国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