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3】 发现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被张卫国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想起什么来了?”

    “这人和我十年前去找黄老太太的时候,她屋里挂着的那个画像是一样的。”张卫国兴奋地说。

    “你确定?”钟山心里正是怀疑这,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更没有道理说服自己的这个判断,此时经张卫国肯定,不禁高兴中夹杂着疑惑。

    “如果你刚才不提醒我,我还真的不注意,一时想不起来,正如你所言,我活了三十来年,总共才经历多少?见过特殊的东西并不多,所以很快便想到了黄老太太家。”张卫国摸着脑袋说道。

    钟山越来越觉得这个黄老太太身份充满了太多疑问了,但是有一点已经可以肯定,就是那黄太太应该就是这屋里住的那个佝偻老太太。十来年以前她本就岁数有些大,十年后,身形变的如此佝偻也很正常。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便是这黄老太一定和死去的李之道天官有着某种莫名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千丝万缕,绝不简单。

    这黄太太到底是什么人呢?和那李天官又是什么关系?钟山把手电筒从张卫国手里拿过来,兀自盯着那画像再仔细看去。忽然,他似乎发现什么似的,不禁往前靠了靠,奈何八仙供桌挡在前面,自己没法过于靠前。

    张卫国见钟山此时忽然凝神,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兄弟?”

    钟山没有说话,而是把桌子上杯盘碗碟统统收拾到一边,然后径直爬到了桌子上,和那画像四目相对。

    毕竟接触时间短,如果此时浆糊在场,相信对钟山这股神经劲儿早已见惯不怪,可此时在钟山身边的不是浆糊,而是张卫国。张卫国见钟山不说话,还以为他是中了邪,便两只手狠狠抓住钟山的双腿,打算把他从桌上拽下来。

    “嗯?干嘛?”钟山感觉自己的双腿被抓住,心里一惊,赶忙低头看去,只见张卫国正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脚腕,不禁问道。

    “啊?你……你没事呀?我还以为你中……中邪了……”张卫国忽然被钟山这样一问,有些手足无措,很是尴尬,吞吞吐吐地说。

    “张大哥,这画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钟山继续把手电光扫到那画像上面,对张卫国说道。

    张卫国歪着脑袋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一样,不禁看着钟山,问道,“哪里不对劲?”

    “说不出来,只是感觉。”钟山随口说着,然后把手电筒递给张卫国,“帮我打一下手电。”

    张卫国接过手电,只见钟山吹了吹那画像上的灰尘,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墙壁上摘了下来,然后又抖了抖,接着慢慢卷了起来。张卫国不明白钟山为何要把这画像收起来,想问,看钟山此时严肃的表情,还是闭住了嘴。

    “咦?这是什么?”待钟山把画像卷好,正准备从八仙桌上跳下来的时候,忽然间这画像后面居然还隐藏着一个不大的凹坑,勉强称之为正方形吧,有十多公分长宽,不到十公分深。这凹坑里有个用布裹着的东西。钟山乍看到这,不禁一愣。盯着看了片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拿到了手里。正在此时,手电筒灯光忽然暗了下去。

    “兄弟,手电没电了。”张卫国提醒钟山道。

    钟山顾不得打开那个小布包裹,直接揣进怀里,从桌上跳了下来,拿着卷好的画像,“走,出去吧。”

    张卫国便往回转身,想要从入口那把出去,被钟山一把拉住,朝戏台那边的出口走去。张卫国晕头转向地被钟山拉着,直到二人先后从戏台后面那口里出来,张卫国才恍然大悟:原来每天都看到的戏台下面,居然隐藏着这么远的一个地井。

    二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钟山就要往回走,张卫国一把将他拉住。钟山不解地看着张卫国。

    “那个……兄弟,昨天你不是说要去我前妻上吊的地方看看吗?现在我可以带你去看看。”张卫国说道。昨天傍晚拒绝了钟山,实在是因为自己内心过于恐惧的缘故,此时处于大白天,张卫国想了想,还是要带钟山去看一遍的好。

    谁料钟山并没有昨日的兴奋,只是回了一句:“先不去看了,我们先回去。”

    张卫国不知道钟山心里怎么打算的,也不好过问,便跟着钟山一起回到了黄老太太的院子。

    浆糊本来还指望他们能从这个口出来,自己等了片刻,百无聊赖之后,便趴到这地井口,瞅着里面,等着二人出来,结果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便打算自己也进去寻他们去。正在此时,听得后面有脚步声音,回头一看,正是钟山和张卫国二人,忙站起来,“你们怎么从那边出来了?”

    钟山不言语,张卫国忙使眼色,对着浆糊朝钟山努努嘴,言外之意,这都是钟山的主意,浆糊见钟山一脸严肃,知道定是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便也闭了嘴。

    张卫国十分好奇钟山怀里那个布包裹里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那幅画给收了起来,此时到了院子里,此时阳光洒在钟山身上,加之无风,倒是有些许的温煦感觉,便问钟山:“兄弟,你刚才收起来的那是什么东西呀?”

    “我也不清楚,不过既然隐藏在这画像的后面,定是有什么秘密的,或许能揭开这黄老太太之谜。”钟山摸了摸怀里的小包裹答道。

    “走,我们先回去。”何止张卫国,钟山此时更是好奇,但是他需要找一个安静的环境里,去慢慢研究。也许,接下来的发现会让他此时烦乱如麻的大脑出现一丝灵光,理出一道头绪来。

    三个人很快回到张卫国家里。张木匠此时正拿着刨子在努力地刨平一块木板,时不时剧烈咳嗽一阵儿,惹的满头都是大汗。钟山知道这并不是累的,更不是热的出汗,而是虚阳外泄的征兆。

    张卫国见父亲这般光景,忙过去把他手里的刨子夺了过来:“爸,你身体这不好,就先别干了!”边说,边拿了一块手巾给父亲擦着汗。

    张木匠咳嗽了一阵,然后说道:“再做口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