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4】 羊卷

作品:《灵魂当铺

    张卫国本已习惯父亲做木工活儿,但是此时听到父亲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心里“咯噔”一下,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隐约感到这回和以往的不同,但是还是故作镇定地也问父亲:“谁家又老了人,还是又有哪村的老人提前准备寿材了?”

    其实,张卫国知道父亲虽是木匠,却很少去做这个东西。一般做棺材有专门的木匠和棺材铺,长这么大,他只见父亲做过几次。

    张卫国隐隐感觉不对劲,却又不知道是哪里的问题,或许是心理作用吧,看到父亲做这棺材,心里别别扭扭的,堵得心慌。其实,给自己媳妇准备的那口已经被僵尸弄坏烧掉的棺材,也是父亲自己做的,只不过不是最近,而是几年前的时候。当地都有这种传统,就是老人都会攒钱,在自己还健在的时候就找木匠给自己打造好一口棺材提前预备着,而这笔钱就是所谓的“棺材本儿”。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心态和现在还不一样,毕竟父亲还很健康,但是此时自己的父亲可是干一会儿活,便会气喘的厉害。

    钟山却并不感到诧异,唯一有些奇怪的是,这张木匠为何一大早醒来就突然做这件事呢?莫非知道了自己大限将近?话说,人在死之前,总会有些异样的感觉的,要么是突然梳洗干净,换洗上新衣服,要么是把亲朋好友的都探望一遍,要么就是看到久违的死去的朋友或者亲人等等。

    钟山见张卫国搀扶着张木匠,然后说道:“大伯,赶紧进屋休息下吧,这大冷的天,你这身体又不是太好,可受不起这邪风直吹的。”

    张木匠点点头,被儿子搀扶着丢下刨子进了屋子。张卫国给父亲倒了一碗热水,又有一点儿之前为了让媳妇儿怀孕生孩子,而给媳妇儿买的补身体的麦乳精,一并给父亲沏了。

    张卫国把父亲在那屋安顿好,让其休息之后,自己来到这边屋里。浆糊早已脱了鞋子上炕,顺手把一床被子裹到身上。这的时候,外面虽然无风,但是山区里干冷的气候还是让人有些受不了,尤其是清晨时分。钟山也是把鞋子一脱,脚放在浆糊扯来的被子里面,捂着脚,然后把怀里的东西一一掏了出来,那幅画被放在一边。

    钟山知道张木匠寿限已近,但是他这是天命,况且以张木匠这年龄,在这个时代虽称不上高寿,却也不能说是早亡,属于在正常的生老病死范围之内。至于这事,本不想告诉张卫国,这属于泄露天机,此时却想着还是尽快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才好,还是找机会旁敲侧击,委婉地暗示他一下好了。

    张卫国走到这屋里,见二人一个炕上躺着,一个坐着,便拿了三只碗,一人倒了一碗热水,放在桌子上。“喝点热水吧,这早晨可是够冷的。”

    钟山谢过之后,吹了几口,待水凉一些后喝了半碗。浆糊则懒的动,头靠着窗台,看着钟山从怀里掏出那些东西。张卫国此时却是被钟山的举动看得发愣——他怀里到底有多少东西?这都是什么,也没见过他拿出来,尤其钟山把那颗手雷掏出来的时候,更是惊讶不已,眼睛瞪的快出来一样,嘴巴张的久久不能合拢。

    钟山见张卫国这般神态,便笑着说:“这些可是我的宝贝。”边说,边把手雷递给张卫国。他并不知道张卫国是否见过这个东西。

    张卫国接过手雷,在手里把玩,见还有个拉环,便准备伸手去拉,被钟山连忙制止。“这东西可碰不得,这东西拉开,咱这屋子可就被炸的没影儿了!”

    张卫国听钟山这样说,连忙把手雷丢给钟山,“我的娘,这小东西这么厉害?”

    钟山接过手雷,点点头。浆糊一旁一脸自豪地插嘴道:“那边鬼子岭,就是我们用这东西给炸塌的!”钟山忙在被子里蹬了浆糊一脚,似乎在说:不要多嘴。

    “你们……你们居然把鬼子岭炸了?不是说,那……那边闹……闹鬼很厉害吗?”张卫国听浆糊这样一说,很是震惊,吞吞吐吐地问道。

    浆糊知道钟山在暗示自己,此时却也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只是支支吾吾地看着钟山。

    钟山见浆糊已把事实说了出来,没有办法再去隐瞒,心道也正好借这个机会和张卫国说个明白,省的老是撒谎骗人一样,料的这张卫国也不是那种找麻烦的人,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他说个清楚,当然,也把自己所顾忌的原因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征得张卫国的理解和原谅。

    张卫国并没有生气,相反,对钟山和浆糊二人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

    既然把话说开,钟山心里一阵敞亮,便兀自把东西都摆在桌子上,琢磨开来。首先,钟山将那布包打开。那里面的东西是他最好奇的。钟山只是捏着这里面不是什么硬物,还微有弹性,具体是什么却不得而知。布为青色,棉布,时下很有老年人都穿着这样的布做的褂子。缓缓打开几层,里面的东西显露出来,居然是一块羊皮。

    羊皮?!钟山不禁纳闷。好端端的哪来的羊皮?再看这羊皮,好像也是有些年头一般,用细棉线捆成一个卷。钟山拿起羊皮卷,从一端的口中往里看去,什么也看不清楚。便伸手将一旁的剪刀取来剪开,羊皮卷随之打开,一副奇怪的字顿时展现在三人面前。

    浆糊和张卫国虽是看的稀奇,却并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此时的钟山却是十分的惊讶。因为,这羊皮卷居然和自己在祖父墓里见到的那张很是相似,不觉赶紧把那张羊皮卷掏了出来,一作比较。

    “钟叔,你咋有一张和这一模一样的羊皮?”浆糊也是愣住了,从炕上骨碌一下爬起来,坐到桌前,边盯着桌上的两张羊皮边问道。

    张卫国也是一脸错愕。

    钟山白了浆糊一眼,把两张羊皮往一起拼了一下,“你看这是一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