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5】 解密

作品:《灵魂当铺

    但是很快,钟山刚刚说完,便盯着这两张羊皮也愣住了:虽然羊皮上的字不一样,但是仔细看去,越看这两张羊皮越像是一块羊皮分割开来的,割茬拼在一起都严丝合缝,毫无半点不协调。

    莫非这两块羊皮出自同一块?钟山心道。再看上面的字,虽并不能完全认识,但是那字的布局却是十分恰当的,也再次证明了钟山的猜测。

    钟山把两块羊皮拿在手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发呆,奈何上面的字实在太过潦草看不清楚,一时间找不到任何线索。

    浆糊见钟山愣着发呆,不禁从他手里把那凉两块羊皮拿了过去,低着头细细看去。

    “看明白什么没?”钟山问道。

    “没有……”浆糊一边摇着头一边重新递到钟山手里。

    钟山虽然固执却并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既然没有线索那就索性暂时不去想它,没准不刻意去研究的时候反倒能发现新的情况。好在最起码知道了这块羊皮和自己在祖父墓里发现的那块羊皮很是相似,或者大胆一点的说,就是一块羊皮一分为二的。只是,这上面的内容和为何分放两处,又是为什么放在这两个地方,留待钟山去慢慢发现。

    钟山把羊皮放到一起重新用布裹好揣进怀里,继而把那幅画展开,屋里比在地下亮堂的多,看的自然更仔细一些。钟山和浆糊,张卫国细细琢磨那画,除了感觉这画有些年头以外,真的再发现不了什么特殊的了。

    “兄弟,你说这幅画和黄老太太有什么关系?”张卫国问道。

    “说不清楚,但是她既然一直供奉,说明关系是绝对不一般的,或者是师门,或者是后代?”钟山想起临终时候父亲说的话,便想到了“师门”这一说法。钟山认为这两种猜测可能性更大一些。

    张卫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那这上面的字是写的是什么呀?”张卫国好奇心很重,见羊皮上密密麻麻地画着字,虽然自己只认识“张卫国”三个字,且只能歪歪扭扭的把这三个字写出来,但却丝毫不能阻止他强烈的好奇心。

    “这个……这上面的字我也不认识。”钟山说的是实话。虽然上面有个个别字看的很是面熟,但是按照常理读下来却又完全不通顺,意思更是不明就里。

    张卫国半信半疑地“哦”了一声,心道你怎么会不认识这上面的字呢,只是不方便说吧,既然不说,我便不问便是。

    钟山忽然想起父亲留给自己的那副地图。从离开家以来,那张简易地图已经始终在那本泛黄的小册子里夹着,被自己揣在怀里,不论吃饭睡觉都未曾拿出来过。他知道那地图的重要性,也许家族使命就靠那张图来终结,如果出现一丝一毫的闪失,对不起父亲,更对不起整个家族的千百年来的使命。

    钟山犹豫着要不要把那地图打开。经过这两天的接触,他感觉张卫国一家并不是那种心机颇重的人家,并且是邪祟受害者,此时对自己更多的是佩服,加之他又不认识字,所以打开看应该也无妨。最关键的是,钟山太想快点知道哪怕一点点的线索了。

    想罢,钟山便把那本小册子掏了出来。小册子微卷,那是长期在钟山怀里揣着的结果,带着钟山的体温。

    钟山小心翼翼地将小册子打开,那两组号码再一次映入眼帘。原本以为很快、很顺利就能到了北京,见到那组号码的主人,谁曾想从出门开始便步步惊心,危机重重,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老天特意的安排。

    把那张残破地图打开,捧在手里。这地图上的标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钟山目不转睛地看着地图。离家这些日子,所经历的事情让自己的心理每天承受着全所未有的压力。哪个肩负使命的人不是肩负着常人所不能扛的使命,只是让钟山最郁闷的不是这使命的沉重,而是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去主动完成,迄今为止发生的一切只是在验证着中国传了千古的一句俗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玩玩全全处于被动状态,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更不知道下一刻该做什么。

    忽然,钟山轻“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把一旁百无聊赖的浆糊和张卫国同时吸引过来,二人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了?”

    钟山手有些微抖,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震惊。他看到地图上父亲的标示,和自己前面遇邪祟的地方出奇的吻合。从祖父坟墓,到鬼子岭,地图都重点标示了出来。而地图上鬼子岭的南部不远,是一个叫“李天官”的村子。钟山忙问:“这村子叫什么名字?”

    张卫国答道,“不是呀,这村子叫戏台村。”

    钟山疑惑地“哦”了一声,心道这名字和这村子却是极其的相似。正在此时,忽然外间屋里传来张木匠的声音:“这村子之前是叫李天官村。”声音未落,张木匠撩开门帘走了进来。

    张卫国见父亲不在炕上躺着,却来到这屋里,连忙从炕上下来,把父亲搀住,“爸,你不好好休息,怎么出来了?”

    张木匠朝儿子摆摆手,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钟山面前。“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

    钟山忙下了炕,把张木匠搀到炕上坐下,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张木匠似乎接下来要说什么话一样。

    张木匠把桌子上的一碗已微凉的水喝了几口,由于刚才的走动,呼吸有些急促,有些上不来气。钟山看在眼里,知道他体内的阳气正在不停的外泄,这阳寿将尽,药物是回天乏术的,便放弃了催起用药的打算。

    果不其然,张木匠坐定,喘了一小会儿之后,看着钟山说道:“你的猜测是对的,这村子后来改过名字,这是他不知道的。”他指着张卫国说道。

    钟山和张卫国等人见张木匠如此说来,不觉很是惊讶,纷纷竖起耳朵,打算听张木匠接下来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