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7】 吐血

作品:《灵魂当铺

    “其实,他什么时候离开村子的,别人都不知道。只是村里有个人亲戚生了孩子,打算让他给看看八字,起个名字才去他家找去,却发现大门已经紧锁。但是他回来的时候已是几个月之后,穿着比平时光鲜了许多,而且精神也比以往要好。村里人都以为他去外面赚钱发迹了,纷纷去问,他也只是笑笑而已,并未给出答案。时间一久,日子又恢复平常。

    直到我十来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家院门再一次紧闭上锁,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所以你问他有没有后代,没人知道,反正他离开的时候大约四十来岁,那个时候还是一个人过日子。曾经有人怀疑他前些年失踪那好几个月回来,那般光鲜,是不是找了媳妇了?但是细细分析却又不像,哪个娶了老婆的人忍心独自扔下老婆十来年自己过日子。”张木匠说着,把烟袋从腰里抽出来就要装烟抽。

    张卫国一把将烟袋锅夺了过去,“您现在咳嗽这厉害,就先别抽了。”张木匠满眼的埋怨,最后还是遵从了儿子。

    “他家是不是村南那家?”钟山把他们去的那家位置和张木匠说道。

    “就是那家。你怎么知道?”张木匠显然被钟山这个问题给惊了一下。

    钟山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张木匠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张大哥说他小时候这房子曾经住过人,您还阻止他去那家人,您知道那家人的来历?”

    “是啊。这黄三爷走后十多年,那个时候卫国刚出生没多久吧,村里忽然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说是两口子,中年的样子,径直到了这黄三爷家的房子,把门锁打开住了进去。开始我们还以为是黄三爷的家眷,可是算年龄怎么也不像,并且这黄三爷家在当地并无什么亲戚,便去询问,得到答案说是黄三爷的朋友,受托前来照顾他的房子的。俗话说,落叶归根。这黄三爷委托别人照顾自己的房子,等到自己老了之后,归家养老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这事也被我们慢慢放下。”

    张木匠顿了顿继续说道:“只是我们还有一点一直没能明白,这来的两个人,看样子是两口子,却无儿女在身边,而且他们来了之后,并不像常人一样和邻居串串门客套一下,将来也好有个照应,他们却是基本不怎么出门,更不和我们打交道,真不知道这俩人是搞什么的。我们去串门,根本就不往屋里相让,只在院外和我们说两句,客套一下便匆匆说有事,进了屋子。这样一来,我们也便识趣地不去打扰人家。”

    “难道之后你们就一直没不知道那俩人的底细?”钟山不免有些着急,急切的想知道那俩人的情况。

    “算是吧。都是庄稼汉,害人之心不可有,开始还有点儿怀疑,但是想到人家说是黄三爷的朋友,便也放弃了警惕,一两年间,人家除了不和村里人接触外,也没做任何有损村里的事,便也不去追究,每个人也渐渐习惯了。”张木匠答道。

    “唉……”钟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道,好好的线索,就这样断了,不由得心里一阵苦闷。

    “那这村子好端端的为什么改名呢?”钟山继续问道。

    “这就不得而知了,只是乡里领导下了个通知,说统一改名字,于是便有了这名字。”张木匠答道。

    “那您开始说村里人都忌讳说这个事?”钟山记得刚才张木匠用了“讳莫如深”这个词,说村里人都避谈这个话题,不由问道。

    “是啊。这事说来话长,后来开始有了点消息,有传闻说那黄三爷是这李天官的后人,拉拢了一群歪门邪道的人,反正对国家政权不利,便被国家给查了,至于那黄三爷的去向,无人得知,这村子便是这样被改的名字。但是说实话,那黄三爷在村里口碑极好的一个人,所以我们也就能只避谈此事了。”张木匠还是没能忍住烟瘾,把烟袋锅拿过来,给自己装了一袋烟,吧嗒吧嗒点着抽了几口,封闭的屋里顿时烟雾弥漫,烟草的香味弥散开来。

    张木匠似是压抑在心里很久的石头终于被搬开一般,轻松了许多。

    “黄三爷是这李天官的后代……那黄老太太想必就是那黄三爷的后人了!”钟山一拍大腿,从炕上跳了起来,兴奋地说。由于站的不稳,直接踩到身后睡觉的浆糊,疼的他“嗷”地一声坐了起来。

    钟山歉意的朝浆糊笑笑,浆糊便揉着腿继续躺着去了。

    钟山很庆幸张木匠提供给了自己这么重要的线索,这比弄明白住在那房子里的两口子的身份更重要了,他俩的身份已不是那重要,现在离这黄老太太为什么在这村里出现的答案又近了一步——这算是回家吧?而且,黄老太是这李天官的后人,那供奉的这张画像必定就是那李天官了。

    想到这里,钟山忙把画像打开,再一次仔细地看了一遍。

    可是,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钟山还没有弄明白:李天官姓李,可是这黄三爷分明姓黄,哪来的一家呢?不由得看向张木匠,把疑问说了出来。

    张木匠也是摇头。

    钟山正欲再问,张木匠忽然剧烈咳嗽起来,钟山和张卫国忙不迭地把张木匠扶好,一人轻拍后背,一个忙去倒水。待水倒好,张木匠端过水碗,忽然,“噗”地一口鲜血喷进碗里,水顿时红成一片。

    众人都惊住了。钟山虽知道张木匠阳寿将近,却没想到这么突然,更没想到会以吐血来昭示着自己生命的结束。张卫国已是吓的双腿打颤,不停地重复喊着“爸爸”,话里早已是带满了哭腔。浆糊刚才本是被钟山踹醒,此时也是坐在炕上裹着被子,直勾勾地盯着张木匠的碗里发呆。

    张木匠把碗放到桌子上,拿手抹了抹嘴角,一丝血迹被擦了下来。张木匠拿另一只手把这血抹匀,在手上留下一点红色的印记,然后抬头看了看张卫国。“挺大的人了,嚎什么嚎?!”

    张卫国倒是听话,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