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9】 诡死

作品:《灵魂当铺

    山路本就崎岖,加之此时水流湍急,山上的水如倒灌一样,直冲着众人都站立不稳,纷纷牵手而行。

    张木匠此时脸上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嘴里只是不停地喊着闺女的名字,早已没了力气,那声音也就身边的人能听到的,早已被雷声雨声湮灭。

    村子周围随都有山,但是平时还是西山这边来得更多一些,平日里张木匠也经常带闺女在这里下地干活,且西山离村子最近,这便是众人拿定主意一起先在这里寻找的原因。

    可是,平心而论,众人现在已是进入盲目状态了。试想一个五岁的小孩,如何爬得了这么高的山?可是别的地方都没有,他们也只能往这里寻找了,全凭侥幸心理。不过,众人心里此时已基本都不抱好的打算,都希望找不到。找不到的话,说明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找到了,这样的大雨,大人都能淋个半死,何况一个几岁体弱的丫头。

    众人低着头,边拉着手往山上走,边四周张望着。他们抬不起头,硕大的雨点直接砸到眼珠子上,疼的能半天睁不开眼睛。于是,寻找进度自然缓慢了许多。这雨也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继续如瓢泼一般。

    虽然大家很是着急,都尽量加快了速度,但是到了山腰间,还是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也多亏了小路被踩的只剩下了石头,加之雨水很急,路倒并不是十分难走。此时,众人正在那片天官陪葬坟地的边上。没人害怕,一代代薪火相传,谁都避免不了葬在这个地方。

    中国人丧葬文化历来讲究宗族,同宗同族的人才能在一个墓地,而且位置很有讲究,这也就是所谓的堪舆风水之学里常说的“看阴宅”。黄三爷深得堪舆之术,却从没在自己村里施展那高端手艺,正是因为这村和别的村很不一样——这村里完全不是按照那来了,谁死的早,谁便离得天官墓更近一些,死的晚的,离天官墓便远一些。

    众人在坟里找了一圈,没有任何人影。再往上走,便没了意义。因为这片坟地本是比较平缓的地方,再往山顶走,很是陡峭,别说小孩,即使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不借助绳子等工具都很难爬上去。大家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张木匠身体似是面条一般,没了一点儿力气,直接瘫软到身边一座坟上,哇哇地大哭起来。

    邻居纷纷劝道:这不是还有地方没找吗?那边的天官墓还没找呢。

    张木匠似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腾”地一声从坟上坐了起来。“对,对,对……”已是语无伦次,朝天官墓那边看去。此时天地一色,已被那黑云、密雨遮盖的严严实实,哪里看得远。

    忽然,头顶一个闪电,把整片天照的白昼一般。张木匠“啊”地一声,吓地再一次跌到坟上,自己又连忙爬到坟尖上,直接天官墓的方向,“啊啊”直叫,已说不清话,伴随着随后而至的雷声,很是惊异。

    闪电过后,一片晦暗再一次笼罩天地。众人哪里知道他要喊什么,都以为他是疯傻了,纷纷拽住他,试图把他从坟上拉下来。张木匠一把把手甩来,努力了半天,才在嗓子里歇斯底里地喊出一句话“闺女!”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天官墓。

    又一个闪电来袭。闪电照亮天官墓,他们赫然发现正有个小影子,骑坐在天官墓的墓碑上!那是一个孩子,穿着鲜红带白色碎花的肚兜兜,青绿色的裤子!

    众人一时间都傻了,纷纷盯着那边说不出话来。

    此时,不知谁说了一句:“都别愣着,赶紧救人去!”众人才缓过神来,把张木匠驾了下来,一起连滚带爬下了山去,到了山下岔路地方,继续爬向天官墓。

    知道孩子在那里,众人心里也有了目标,加之这条路稍微好走一些,他们很快便来到天官墓前。神道两侧杂草已打到人的大腿根,五岁的孩子,也多亏是在墓碑上,如果在这草里站着,众人也都看不到了。

    众人纷纷朝天官墓碑那奔去。近了,更近了。

    张木匠“啊”地一声抱着脑袋,歇斯底里地大喊着,跪到了地上。众人也盯着墓碑,浑身打着哆嗦。

    此时张木匠的闺女,正正襟危坐于一人多高的墓碑之上,双手相互交叉于小腹前面,两只小腿在墓碑前面耷拉着,雨水顺着小腿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紧紧地裹在身上,让本就瘦小的身体显得更是皮包骨头。张木匠的媳妇每日给闺女梳的羊角小辫被雨水打透,湿哒哒地紧紧地贴着头皮。脸色已呈青色,但眼睛却是睁开着,盯着对面的陪葬墓群,更为奇怪的是,孩子的嘴角露着一股诡异的微笑!

    此时,雷电交加,比刚才更加密集。闪电时不时地映在孩子脸上,说不尽的诡异。

    孩子绝对是没救了。众人都想上前去把孩子抱下来,可是这种情况下,谁敢轻易去动?这样诡异的天气,孩子这诡异的死法,而且是死在这个地方,关键是这孩子,怎么上得去这比成人身高还要高的墓碑上的?

    过了不知多久,众人见张木匠已是彻底崩溃,别人也不能一直在这诡异的地方呆着呀,太过渗人,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便决定一起前去,把孩子抱下来。

    众人正要抱孩子的时候,忽听得身后一声:“我来!”

    说话的正是张木匠,他缓缓地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蹒跚地走到墓碑前,顾不得雨点如石头一样砸到脸上,半眯着眼,盯着孩子,呜咽地说道:“闺女,你咋跑这来玩了呢?玩累了吧?走,爸来接你回家,你娘在家做好了饭,等咱回家……”说着便准备去抱孩子。

    一个邻居准备拦住他,被另一个邻居拦住了。众人见张木匠瞬间憔悴了许多,却又哄孩子一样,那种父亲的慈爱尽显,纷纷想着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丫头,冯人便喊,小嘴抹了蜜一般甜,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此时却似石雕一样,丢了性命,都忍不住掉下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