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0】 做棺

作品:《灵魂当铺

    张木匠踮起脚,扶着墓碑,轻轻地把孩子抱了下来,搂在怀里。孩子早已没了气,身体如冰一般。张木匠脱下衣服,给孩子裹得严严实实,邻居看得心酸,知道这样于事无补,但也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给孩子又裹了几层。张木匠也不说话,抱着孩子慢慢地朝山下走去。众人此时知道说什么也都没用,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半点幻想的机会都没了。

    走到两棵大树下的时候,张木匠猛然回头,盯着天官墓看了几眼,眼里充满了愤怒。

    一行人鱼贯下了山。有人在前,有人在后,算是保护着张木匠,此时的他已经身心憔悴,稍有闪失便很可能也命丧于此。如果那样,剩下一个年纪轻轻的寡妇带着一个襁褓里的孩子,更是没了活路。

    一路之上,没有任何人说话。

    等到了张木匠家的时候,媳妇正在院口淋着雨,翘首企盼。看到众人远远地从西边回来,又见张木匠抱着孩子,忙朝他们跑去,脸上挂着笑,喊着“闺女,闺女!”

    众人已不忍看去,纷纷把头别向别去,胡乱地在脸上划拉了一把。谁都知道,那雨水里掺杂了不知多少泪水。

    张木匠拒绝了媳妇,没把孩子交到她手里,嘴里小声地说道:“嘘……睡着了……”

    媳妇心头一喜,忙把盖着孩子头衣服撩开。孩子眼睛还在瞪着,脸色青的比刚才还要重上一些,头发紧紧地贴在脸上。不由得“啊”地一声,哭喊出声儿来。那声混杂着风声、雨声,响彻整个村子。

    张木匠看到媳妇此时瘫软到地方,嘴唇哆哆嗦嗦,不知如何是好,脚下一软,也坐到了地方,孩子却一直紧紧地抱在怀里,舍不得松开半分半毫。

    众人见状,忙把二人连拖带抬弄到屋里,又纷纷把家里的媳妇叫来,烧热水的烧热水,熬姜汤的熬姜汤。孩子早已被擦洗干净,放在炕梢上。

    一碗姜汤水灌下去之后,张木匠和媳妇才算是清醒过来,见到炕头上的孩子,再一次悲从中来,二人抱着哇哇大哭起来。

    劝人的事儿男人们插不上什么话,自然纷纷交给了自家的媳妇。一番劝解之后,张木匠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只是媳妇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闺女的名字,眼神直勾勾地,手一直摸着孩子的手,时不时地在闺女的脸上抹上一把。

    众人都担心,也许张木匠的媳妇过不了这一关,看这样子,估计得疯了。谁料,一直在炕头还在襁褓里睡着的张卫国却突然大哭起来。邻居媳妇正要上前把小张卫国抱起来哄哄,谁料她瞬间恢复神智一样,嘴里念叨着“卫国”,爬过去就把孩子抱在怀里,解开领口就把奶头塞到了孩子嘴里。

    众人终于送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张木匠的媳妇似是没事了,还分得请哪头轻,哪头重。纷纷又拿小张卫国做话题,劝告了一番,待夫妻二人情绪都稳定许多,方才渐渐散去,只留下两个年级大些的女邻居和俩大男人,帮着料理一下家事。

    大雨从中午一直下到傍晚才停。黑云也已散去,雨水汇聚成小溪,在村里缓缓地流过。村南的小池塘里已被雨水灌平,青蛙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晚霞映红这个村子,空气中充满了泥土的清香。可是,没人去享受这磅礴大雨后的舒爽,相反,整个村子都被笼罩在张木匠死了闺女这事之下。有人感慨,有人悲伤,有人同情,更有人恐惧。

    邻居妇女帮着把炕烧了,把饭做好。邻居男人也帮着去弄席子。

    这小的孩子死了,没有用棺材的,都是用一领席子卷身随便找个地方埋了。这样的小孩据说是魂魄不全,不能入得祖坟的,所以很多地方都有专门给夭折的孩子提供乱葬的地方。其实那些地方,孩子埋了没多久,就会被野狗拖出来吃了。大人们也都知道这,但是很难避免,只能是把尸体埋的深一些罢了。成人死了,都穷到没棺材,何况小孩了。

    一般穷人家死了人,用柳木或者杨木这种速生木头,砍伐下来做了棺材,棺材板很薄,很轻。埋到土里,人是闻不到什么味道,但是野狗的鼻子确实很见灵敏的。尸体入葬没几日,腐烂的味道便会被野狗嗅到,于是它们便会用爪子把坟刨开。用席子裹身的尸体,很快便被它们撕碎消灭干净,即使有棺材,它们也不在乎,纷纷用头去撞。棺材本是薄皮,很快便会被撞开。这类棺材人们又给了它一个形象的称呼,叫“狗碰头”。

    野狗由于经年吃死人肉,眼睛都是血红。大人有棺材的尚且如此,何况一般用一领席子裹身的未成年孩子。

    张木匠虽也是知道如此,但是却并不同意同席子。他决定要给闺女做个棺材,松木的棺材。

    山上本有松木,加之自己又是木匠,家里还是存一点好木头的,但是存归存,却断不舍得用到自己身上的。此时爱女撒手人寰,自己悲痛愈加,便打定主意,把那松木破开,闺女寒冷中死去,那就给闺女打造一个温暖的“家”。

    几个人帮忙,不消半晚的功夫,便已做好。张木匠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棺材,很快就会把自己的可爱的闺女装进去,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再一次“哗哗”地流了下来。

    闺女的尸体已被安放在另一间屋子里。那屋子曾是张木匠父母的屋子,但是父母也是死的早,还没等张木匠娶上媳妇便相继离世。说来,这张木匠也是命苦之人。由于见不到闺女尸体,加之又有小张卫国嗷嗷待哺,所以张木匠的媳妇情绪还算稳定。

    按照古时的计时,此时已近二鼓。忽然张木匠家的院门传来门环扣击的声音。如果是邻居,直接推门进来就可以了,哪里用得着这样客气。张木匠和邻居纷纷抬头看向院门。

    这么晚了,会是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