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1】 邻居

作品:《灵魂当铺

    门外安静了一下,农村并不习惯敲门声音,一时倒是忘了让人进来,于是,门外门环碰触木门的“铛铛”声又响了起来。张木匠这才恍然大悟,忙过去把门打开。

    住在村南的黄三爷的那对朋友夫妻正立在门口,漆黑的夜里,两个人均是一身灰衣服,男人手里捏着一面镜子,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白色小瓷瓶。女人手里拎着一个布兜,布兜里是什么却不知道。

    “你们……”张木匠顿时愣住了。这二人平日里可以基本不和别人打交道的,此时出现,很是奇怪。邻居也停了手里的活,看着那对夫妻。

    “我们是来看看孩子的。”男人说道。

    “这……快进来。”张木匠见人家说是来看亡女的,没有拒礼之理,忙让进院子里,众人也跟着客套了一番。

    这对夫妻看到张木匠做的棺材,径直上前看了看,从外到里摸了几把,然后这男人对张木匠说道:“这个棺材不合适。”

    “嗯?”众人听到这话纷纷目光直接投向这对夫妻。张木匠想起这二人本是黄三爷的朋友,想必也定是懂的一些阴宅堪舆之术,加之此番说出这话,忙将二人往屋里相让。

    夫妻二人显示进了张木匠睡觉的那个屋里。媳妇此时头发蓬松散乱,抱着小张卫国轻轻地摇着。两个邻居妇女在屋里已听到来了人,此时见到是这对夫妻,也是分外惊异,说了几句客套,便也没了话说,一时间屋里陷入尴尬的安静。张木匠忙给二人让到炕上去做,自己忙给二人倒了两碗茶水。

    这平日里张木匠是断不会舍得喝茶的,只是邻居过来帮忙,才从柜子里还是春节时候买的半斤茶叶拿了出来沏水喝。张木匠把茶水端给夫妻二人的时候,顺嘴问道:“做邻居这么讲究,还真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夫妻二人先是一愣,互视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姓彭,叫彭道来。看我比你年长几岁,你喊我老彭,彭大哥都行。这是贱内。”彭道来指着一旁的随自己来那个妇女说道。

    张木匠忙喊道“彭大哥,大嫂好。”众人此时也才知道了这对夫妻叫什么名字。

    彭大嫂忙站起来欠身回礼,这倒是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这般有理之人,定是大家出来的。

    此时,只有张木匠的媳妇在炕上纹丝不动,似乎并没意识到家里来了客人一样。张木匠自然要说,被彭道来夫妻二人忙拦住:这种情况下,丧子之痛,别的一切都可以谅解的。

    彭道来快速地把碗里的茶水喝光,站起身来朝张木匠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朝外面努了努嘴。张木匠会意,忙到了外间屋里。他知道彭道来是怕在屋里提闺女的事再一次刺激到媳妇,忙把夫妻二人引到放闺女的屋里。

    到此时,闺女已死了半天多时间。也多亏了下了大雨,天气顿时凉快了许多,不然以平日里三伏天的闷热,这半天时间,孩子身上便会开始有了味道。

    张木匠看着平日里顽皮可爱的闺女,此时冰冷地躺着炕上,再也不会动一下,再也不会喊一声“爸爸”,眼泪不由得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因为怕刺激媳妇,所以强忍着不哭出声儿来。彭道来和邻居纷纷抚其背安慰,片刻过后,张木匠情绪稍稍平静了一些。

    孩子头朝炕沿这边。彭道来走到孩子头前,轻扶其额头,然后翻了几下孩子的眼睛,看不甚清。彭大嫂便心领神会一般从布兜里直接掏出手电,灯光直接照射到孩子的眼睛,眼睛居然已变的发黄。

    彭道来把镜子拿了出来。这镜子和平日里用的镜子并无特别之处,都是老式的用铁丝做边,折起来的一个架子,中间把玻璃放了进去。唯独有区别的就是,家里平日里用的镜子都是双面的,镜面为圆的,可以上下转动,两面都可照人。这镜子却只是一片,另一面用一张白纸封了起来,上面有红色奇怪的线条。

    只见彭道来两掌心架着镜子,先用镜面在孩子额前绕了三圈,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翻过来盯着镜子看了几眼。别人见他这般奇怪,开始只是以为邻居听说家里的噩耗,前来安慰一番,此时却做出这般举动,自然好奇。张木匠甚至也凑到跟前,眼睛扫向镜子里。可是镜子里没什么变化,只有彭道来和自己的影子在里面。

    彭道来此时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张木匠,然后把镜子又翻了过来,贴白纸的那一面朝下,如刚才一般,重复绕着孩子额头三圈。待彭道来把镜子翻转过来看的时候,那白纸上的红色线条颜色似乎更加重了几分。彭道来自然是看在眼里,也亏得是晚上,别人并无在意。

    彭道来忙把带来的小瓶打开,顿时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鼻而来,有些呛,众人忙着掩鼻。彭道来却把那瓶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却是一种白色的粉末,轻捻一些,近乎透明,只见他把这粉末倒在手心里,另一只手食指轻蘸,在镜子白纸这一面画着什么。手指划过之后,镜面也无任何变化。

    虽是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这种气氛,让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纷纷瞪着大眼看彭道来在这摆弄着一面稍显奇怪的镜子。片刻过后,彭道来忽然开口说话:“你们能不能出去一下?”

    众人自然不解,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这个奇怪的邻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张木匠不开口,别人自然没话可说,于是又纷纷把目光转向张木匠。

    “彭大哥,我们出去是为了……”张木匠犹犹豫豫地说道,声音很小,一是感觉怀疑邻居不好,另一方面也是怕影响到媳妇。此时媳妇正抱着小张卫国在那屋里安静地呆着,隐隐约约传来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

    “你们先出去,一会儿自然就知道了。”彭道来似乎有些焦急,此时并不想多解释,把张木匠朝门外轻轻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