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2】 验魂

作品:《灵魂当铺

    张木匠等人见这彭道来神神秘秘,但是看样子却并无什么恶意,直觉告诉自己还是要听他的,于是带头和邻居们齐刷刷地走到院子里,只留的彭道来和彭大嫂在屋里。

    彭道来见众人纷纷退到院子里面,边到了外间屋灶台上取了一个水碗,放置于炕沿之上,里面倒水,水和碗沿齐平,只要稍有碰触,那水便会撒出来。

    张木匠虽然遵从了彭道来的意思,但是毕竟从没打过交道,此时他们两口子和自己亡女共处一室,心里要是完全放心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于是就站来窗前稍远的距离,找个能看到里面的视角,静静地观察着里面将要发生的一切。也多亏是夏天,窗户用窗撑子将窗扇支着,看到里面却并不是十分费劲。

    彭道来收拾停当之后,便让自己的媳妇从带来的那个布兜里取出一把特小的拂尘,和平常一些道士拿的没什么区别,只是颜色和大小差异比较大而已。这拂尘柄在灯光下闪耀着金属的光芒,金光灿灿,非金即铜,柄前端为莲花造型,拂尘软丝就如莲花的花蕊一般,从花芯里吐露出来。软丝洁白如雪,极细。拂尘柄长约十几公分,尘丝比柄微长,也不过二十公分的样子。

    这样的东西怎能扫炕?张木匠内心疑惑道。因为这东西北方也不少见,农家人都是用在扫炕扫被子上的灰用的,甚至还不是很好用,很多人都放弃了这种东西,一度用高粱杆上的穗苗做了炕扫帚来代替。

    彭道来朝窗外看了一眼,见只有张木匠自己在不远处盯着自己,不禁摇摇头,微微叹气,却并没有阻止,继续低下头摆弄自己的东西。水碗已放好,拂尘握在掌心,先是用无名指指肚在水面稍微一蘸,然后指肚开始在水碗沿上轻划了一圈,虽未碰到水,可是水面却像是从中间投了几个东西一般,涟漪四散,似是起了波浪一般。

    刚才那面镜子就在身边。彭道来将镜子贴有白纸的那面放置碗上,水很快就将那白纸洇湿,此时能照到人的这面朝上,里面映着彭道来的影子。只见他把手指压在镜面之上,嘴唇微动,默念口诀,碗里的水居然似沸腾一般,将镜子愣生生地顶起大约两三公分的高度,可是里面的水却是不洒半分。

    口诀念完,彭道来手里显出拂尘,在镜面上轻轻一扫,只见本是光亮的镜面顿时暗淡了许多,似是好端端生出一个黑洞一般,继续扫,那黑洞愈加明显,碗里的水也沸腾的更加厉害。

    彭道来把拂尘再一次收回掌心,以尘柄尾端点着镜面上的黑洞,口诀又起。可是,那拂尘柄尾端却似被什么东西顶着一般,竟有些抖动,不消片刻,镜子黑洞里竟突出一个黑色的东西,尘柄继续慢慢往上抬,那黑色的东西也愈加明显,竟是个黑发人头从里面渐渐冒了出来,先是只露着头皮,接着额头、鼻子、嘴巴……直到整个人头全都从镜子里钻了出来,脸背对着窗户,朝着彭道来的方向。

    张木匠看得心惊肉跳,目瞪口呆,不由得发出“啊”的一声,儿子也在另一个屋里突然哭了起来。

    几个邻居本是一旁坐着吸烟,此时见张木匠这个反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窗户里面,纷纷起身朝他这边过来,准备看向屋里。彭道来本见只有张木匠一人看着自己,毕竟是人家的闺女,这倒可以理解,可是此时见众人都欲往屋里看,手里一急,拂尘脱手而出,似长了手脚一般,竟生生地将窗撑子打掉,窗户“呱嗒”应声落下,关的严严实实,外面的人再看不到里面一丝半毫。

    张木匠见状,心里忽然很是着急,就要往屋里窜。可是跑到门口,却又突然停了脚步。心道,既然答应了人家出来,那就等人家办完事再说,孩子已经死了,即使彭道来这人没什么好心,又能把孩子怎么样?想到这,开始缩回脚步,往院子里退去。众邻居本也要往前冲,见张木匠退了回来,便也满心疑惑地跟着回来了。

    他很想去掀开那窗户,看看彭道来到底在里面做什么,刚才的那一幕已是令人十分惊愕,可是既然人家把窗户封了,而且看着那么小的一个拂尘,竟能将近两米外的窗撑子打掉,想必功夫了得,这人必是有些本事的。既然如此,还是好好遵从人家的安排便是,于是便从腰里将烟袋锅抽了出来,点了一袋烟,吧嗒吧嗒地抽着,等着彭道来出来。

    张木匠心急如焚,嘴里的烟一袋接着一袋,未曾停过。大约十来袋烟的功夫,彭道来的媳妇从屋里出来,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了。

    张木匠连忙快跑进去,进屋第一眼便是看看闺女有何变化,却只见闺女依旧如刚才一般,静静地躺在炕上,如睡着一般,不由得悲从中来,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刚才抽烟的功夫,他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各种可能,据说会道术的高人可以有起死回生之术,这彭道来看似不像平常之人,如果是个高人,或许闺女就有救了呢?也许自己进了屋子,闺女正睁着眼睛等着自己去抱一抱,然后调皮地喊上一声“爸爸”。可是,张木匠期盼发生的却并没有发生。

    几个邻居也进了屋里,其中一个盯着炕沿的水碗,忽然问道:“彭……咳咳,老彭,这个是咋回事呀?”众人这才把目光扫向炕沿上放着的那个水碗,水碗上还摆放着那面镜子。

    张木匠看到这,不由得后退两步。只有彭道来夫妻和他知道刚才发生的事。

    张木匠盯着这那水碗和镜子,腿微微打颤。水早已平静如初,并无半点沸腾之象,而上面覆盖着的那面镜子,此时也和刚开始的时候一样,能清晰地映射出人影来。张木匠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可是那镜子和碗中间贴的一道黄符证实了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彭大哥……这……?”张木匠鼓起勇气,又疑惑地问了一遍。

    彭道来轻轻地摇了摇头,抱着碗走到了院子里,众人紧跟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