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3】 鬼节

作品:《灵魂当铺

    彭道来径直朝张木匠打造的那口棺材走去,到了跟前,蹲下身去,凑近棺材又闻了几闻。他的这一奇怪的举动让众人如坠云雾一般,不知他要做什么。

    “这东西不要给孩子用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棺材并不是一个年代的木头做的,有刚砍下来不久的,还有几十年的老料在里面吧?”彭道来一手托着那碗,一手揉着鼻子说道。

    “是是,这都是用的松木。家里剩余的松木不够,便让哥几个帮着砍了一棵回来。也多亏用的不多,所以找了一棵比较细的就够了。”张木匠见彭道来一语道破,忙应声道。

    “松木本是好的寿材材料,但是却并不适合早亡的孩子使用,松为寿之代表,家里老人寿终正寝,长寿之意,方用这松木,一是对老人的尊重,其实更重要的是为了让老人的福德一直荫及子孙后代,如松寿之长。但是孩子尚未成人,体内阳魂阴魄本就不全,都不能完全称之为人,更无半点福德于世,如果用这个棺材,那很有可能就会导致你家经久不安,时有鬼祟骚扰,后代也难得安宁。”彭道来慢条斯理地给众人解释道。

    张木匠恍然大悟,忙给彭道来道谢,众人也纷纷点头,夸赞彭道来学问之大。

    “既然如彭大哥说的,那咱给孩子用什么棺材呢?”张木匠被彭道来一番话折服,此时已不知不觉将他视为自己的亲人一般,所以不自觉用了“咱”这个字。

    “依我所言,不用棺材。”彭道来说道。

    “这……不行,彭大哥,这是我闺女呀,我这个当爸爸的对不起孩子!孩子走了,我还不能给她弄个舒服的家吗?”张木匠带着哭腔,却很坚定地拒绝了彭道来所言。

    彭道来却是异常坚定地说道:“这事绝对不可以,如果按照你的做法,不光你家受到影响,如果厉害的话,将可能波及整个村子。”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把目光投向张木匠。

    “就听彭大哥的。”屋里传来张木匠媳妇的声音,那声音里透着伤痛、疲惫,更透着一丝坚定。

    “可是……”张木匠见媳妇发了话,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张木匠的媳妇从屋里走了出来,到彭道来面前,用手拢了拢散乱的头发,说道:”彭大哥,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一个妇道人家没读过书,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我知道这事关张家甚至整个村子的未来,我家不是自私的人家,我也不想做个自私的人,我只有一个儿子了,我不能再让老张家以后再出什么事,更不能让咱这村因为俺家出事。彭大哥,就按你说的办,你说咋弄俺咋弄!”

    彭道来不禁面露喜色,想不到这张家媳妇虽是个目不识丁的农妇,却有着比男人还高的见识。

    张木匠见媳妇说了这话,实在无话可说,自己媳妇所言有理,竟比自己的觉悟还高,不觉羞愧难当。忽想起彭道来手里拖着的那个水碗,镜子还在上面盖着。忙问道:“彭大哥,这水碗是……”他不敢靠前,刚才从镜子里钻出人头那一幕还闪现在他的脑海当中,此时生怕那个人头再突然冒出来。

    “呃……这个怎么说呢。这就是个问魂的道具,和平日里咱们人丢了魂魄用的土法子道理差不多。”彭道来答道。

    民间人常有丢魂一说。一个人,好好的,有时候不知道到什么地方转了一圈或者遇到什么,回来便开始发烧,昏昏欲睡,更严重的便是身体被其他魂魄占有,此时这人言行举止完全异于本人,甚至说话的语气、嗓音都和之前大不相同,这种情况下又被称为“撞客儿”。一般针对这类情况的民间办法很多,比如对付丢魂,有的人善于推手扎针法,有人用面箕问魂法,有人有烧纸喊魂法等等。针对撞客一般的办法便是用到水碗,将一碗清水至于桌子上,水有半碗,将一双筷子置于其中,然后便开始问得了撞客的人:你是某某否?如果是,那双筷子便会在水里自动立起来。还有用铜钱或者鸡蛋立镜子上的,方法不同,道理却是一致的。然后再开始和上身的人聊他的目的,要求云云。

    上述办法,老人还较常用,一般年轻人很少见到。张木匠此时刚三十来岁,却只见过一次。那还是去乡里赶集的时候,见过一个人得撞客儿,见别人用水碗里竖筷子的办法,当时是看的头皮发麻,只是没想到这用镜子和水碗配合起来,更是恐怖,竟有人头钻了出来。

    彭道来如此一说,张木匠虽然还是一知半解,却又不好相问了。只是问道:“那有什么结果没?”

    “结果……”彭道来转身看了看周围,众人此时都眼巴巴地盯着自己,在等他的答案,犹豫了片刻,想着这村本就邪,说了虽说是可能引起一定的恐慌,但是或许对他们更有帮助,让他们今后更当小心一些。

    “你们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彭道来忽然问道。

    “今天……哎呀,今天阴历七月十五!”人群里忽然传出一个声音。

    众人都像是被雷震了一下一样,顿时都吓了一跳。阴历七月十五,又称中元节,更是民间所谓的“鬼节”!由于众人白天忙着找孩子,都纷纷忘了此事。此时经彭道来提醒,联想到发生的一切,忽然感觉后背的都汗毛竖了起来。

    “是呀,七月十五是鬼节。这天阴曹大门敞开,各种鬼魂均被放了出来,到人家觅食烟火一日。但是白天阳气旺盛,它们并不敢出来造次,只等到了晚上,它们才能出来游荡几个小时。可是今天却是特殊,它们出来的都提前了。中午那股莫名其妙的黑云,我不清楚到底是他们兴起,还是他们借着那股黑云出来的。这也怪我大意,想着中午正是吃饭时间,况且又是大雨,谁会无缘故跑到外面。只要家里灶台燃火,阴曹里出来的鬼魂便是很难能进的人家的。”彭道来遗憾地说道,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这……这么说,我闺女是被那些鬼害了?”张木匠听到这里,忙焦急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