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7】 灭除

作品:《灵魂当铺

    大头鬼此时再也动弹不得。彭道来取出一道灵符,重重地贴到它的癫顶之上。忽然间,这大头鬼大喊一声:“主人,救我!”

    “谁也救不了你!”彭道来喊道,手透过那灵符硬生生地刺进大头鬼那硕大的鬼头,眼见着手指所触之处开始往里塌陷进去。

    这招却是致命的。大头鬼被几个黄金力士困的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忍受着彭道来那比天罡剑还要厉害的手指。万般痛苦,哀嚎直冲云霄。

    “我错了,饶了我!”大头鬼声音本已很粗,如大瓮一般,此时歇斯底里地哀嚎,就和嗓子哑了的猪一样。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饶你,天不饶你!现在求饶已经晚了!”彭道来怒骂道。

    “啊……啊……”大头鬼这哀嚎声,听得周围人身上一层厚厚的疙瘩。

    只见彭道来将手完全刺入大头鬼的头内,顿时,一股黑色的雾气沿着他的手臂冒了出来,又迅速被周围的风裹得严严实实,紧接着,裹挟着浓重的腥臭味的黑色液体从大头鬼的五官里钻了出来。大头鬼开始还挣扎嚎叫的厉害,此时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由于泄掉邪气的缘故,头也比刚才小了不少,身形委顿,全然没了刚才的嚣猛,浑身打着哆嗦,身上的石头也开始簌簌地掉到地上。

    如果说刚才那个石像是这大头鬼的束缚的话,那它此时却恨不得这些石头能再保护自己,哪怕是一分一秒,但是这已绝对不可能了——石头随着它身体剧烈的颤抖,纷纷落到地上,堆砌成不小的一堆。

    正在此时,外面忽然刮起一阵大风,那风比中午的时候还要刚猛,虽然下了雨,地上挂不起沙尘,但是周围草木的枝叶却被吹的七零八落,打在人脸上如刀割一般,众人眼睛只能觑眯着,难以睁开。风中隐约有沙哑的嘶吼声,试图将彭道来布的那奇门遁甲给破掉,吹的灯忽忽悠悠,下一秒就要被吹倒一般。

    也亏得彭道来提前便有准备,他是用的马灯。马灯,顾名思义便是夜间佩在马或者马车上的,用玻璃罩里将火护住,行路的时候,任风有多大,也是不惧的。这样以来,外面那股邪风虽是肆吼,却拿这个阵法毫无疑问,加之八大黄金力士守护,那灯燃的比刚才甚至还要更加旺盛一些。

    见那黑雾气散越来越少,彭道来脸上才稍露喜色,将手收回,换之以一道灵符覆盖其上。

    “天网恢恢,上百下黑,魂走灵道,魄归浮尘,尔行邪道,善气本亏,销尔魂魄,不入轮回,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彭道来口中法诀念起,声似霹雳,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一声咒法念过之后,只见那覆盖于大头鬼癫顶的灵符“腾”地一下燃了起来。大头鬼似是百般痛苦,开始狂乱的挣扎了几下,终于,没了声息,似一滩烂泥,瘫软在地上,渐渐缩小,就如泄了气的皮球,只剩一具皮囊,软塌塌地摊在地上。

    此时,阵法外的那股邪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百草安寂。彭道来朝外看了一眼,才拈决念咒,那几个黄金力士似空气一般,竟凭空消失。

    彭道来掸了掸身上的湿土碎沙,走出阵法。

    众人见彭道来安然无恙,方才慢慢地走一旁草丛里爬了起来,纷纷聚拢到他的身边,双竖大拇指,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不外乎什么“高人,神人”之类。

    彭道来似乎对这并无什么感觉,只是走到张木匠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孩子的仇已报了,大家将这邪祟东西的皮囊烧了吧。”

    众人忙又收拾那些还没燃尽的木柴纷纷丢到那大头鬼的皮囊之上,只闻得一股浓重的臭味,那火却是绿幽幽的,似是没什么温度,片刻便已燃烧殆尽。

    大家纷纷收拾东西,准备下山,各个精神都比刚才好了很多,一身轻松。只有彭道来一人来到那天官墓碑前,盯着墓碑看个不停。

    “彭……彭先生……”张木匠回头见彭道来并没打算一起下山,忙喊道。

    彭道来背朝张木匠,只是扬手摆了一摆,头却丝毫没回。而是一手抚碑,摇了摇头。

    众人闻听张木匠喊彭道来,也纷纷停住脚步。

    “大家把这墓碑给我挖了!”彭道来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声音不大,却是异常坚定。

    “什么?!”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纷纷看着彭道来,似乎不相信刚才那话是出自他口。

    “把这墓碑给我挖了!”彭道来又重复了一遍,语速很慢。这话居然命令一般,让人听了不得不去执行。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不知所措。他们知道,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使命便是要守护这天官墓的,这是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规矩,到了最近这几十年解放之后,人们意识虽然淡了许多,已不像先祖那样勤于打理,但是这挖墓碑的事儿却可以称得上是大逆不道,忤逆祖命的,料谁也不敢轻易出这个头。

    张木匠犹豫了片刻,见众人无人敢动,便上前迈了一步。说道:“今天彭先生帮我闺女报了仇,这恩情我张木匠一辈子也忘不掉,他除了这个大鬼,也是为了咱村除了一大害,不然还不知道以后再出什么邪祟的事,所以,咱们都应该感谢彭先生才是。”张木匠话音刚落,众人齐声应和,纷纷点头称是。

    张木匠继续说道:“咱天官村,就因守护这天官墓而建的,这都没错,祖祖辈辈把命运都拴在这天官墓上也是没错。可是,你们不感觉这很残忍吗?人家别的村里都是人丁兴旺,家财业兴,再看咱村,谁家有两个以上的孩子?不是生不出来就是生出来死?还不是这天官墓给弄的?你们就这么安心过一辈子?老李,你家孩子要是不死,现在都四个了吧?刘三,你家现在也该五个了吧?可是事实呢?”

    一席话说的众人都纷纷低头,没了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