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08】 诡碑

作品:《灵魂当铺

    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就听彭先生的,挖。”

    此言一出,众人也都纷纷表了态,支持彭道来。

    “好,既然乡亲们同意挖这墓碑,那就动手。但是我有一点要求,如果挖到见血,各位就此罢手。”彭道来说道。

    “怎么还见……见血啊?”人群里又开始传来这样的声音。

    “不管了,就听彭先生的。彭先生既然要我们这么做,就说明这墓碑和刚才那东西没什么区别,是一伙儿的。这种邪性玩意儿见血也是正常的,如果一点儿不邪,也不用我们挖了不是?”张木匠这个时候想到必须有个人要拢大局,给大家下个定心丸,便忙说道。

    果然,张木匠这话一说,众人再无异议,纷纷拿起铁锨直奔那天官墓碑。

    月已西斜,铁锨铲到地上的砂石泥土,发出沙沙的声音。众人谁都不敢出声说话。说实话,动老祖宗的东西,心里还是很是忌惮的,只不过话赶话没办法罢了,如果此时再让他们重新选择,定有几个会选择放弃。

    张木匠试图打破这个沉寂的气氛,便想有意没话找话,可是在大脑里想了半天,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说了一句:“这么凉快的天,干活儿很舒服呀。”

    人群里有人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再无他声儿。张木匠不免很是尴尬,埋下头继续干去。

    彭道来一言不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众人挖着的墓碑。眼见着墓碑越挖越深,却仍然不见碑座。按理来说,这样的天官墓碑,底座皆有石龟驼着,可是这挖了最起码有半米多深,依旧不见那石龟,彭道来不由得心生疑虑,这是自己没有意料到的。

    “彭先生……您真是高人啊,还会什么奇门遁甲,五雷法,那些都是神仙才会的东西吧?”张木匠见每个人都没有说话的yuwang,总得让大家都放松下,不能一直精神紧张,便把话题引到彭道来身上。

    果然,众人一听这,纷纷放缓了手里的工作,抬头看向彭道来。

    “我算哪门子高人,中国高人多得数不胜数,只可惜襟怀自抱,不出繁林罢了。”彭道来回过头对张木匠说,却看到众人都看着自己,忙说:“加紧速度,待事情结束我自然会和大家解释。”

    众人一听,便又低下头忙碌开去。张木匠见彭道来催促,知道自己刚才弄巧成拙,好事办孬事,便也住了嘴。

    正在大家埋头苦干的时候,不知道人群里谁忽然“哎呀”喊了一声,众人便四散开来。彭道来忙走几步,到了墓碑前面,拿手电筒朝下看去。只见汩汩血红色的水在墓碑下方渗了出来,但是渗到一定高度便不再上涨了。

    彭道来忙问道:“到现在是不是还没挖到驮碑的那石龟?”

    众人皆应诺,什么都没看到,只有这一个石碑埋进这么深去,莫非还怕倒了不成?不过这埋的也实在够深了。彭道来摇了摇头,见墓碑下被挖的近一米深的深坑里,血水汩汩,似是微有波澜,不由得皱起眉头。

    “彭先生,这好好的石碑下面哪来的血水,莫非我们挖到了活物给铲出血了?”有人问道。

    “不是。”彭道来一口否定,同时从身边一人手里拿过铁锨,舀了一点儿血水上来,食指轻蘸,捻了捻之后放到鼻子下面,请嗅一下,血腥味十足。

    彭道来看着盯着墓碑看了片刻,重重地摇了摇头,然后吩咐道:“再重新填了吧。”

    众人虽知道这个彭先生有言在先,说到只要遇到血水便要住手,但是此时忙碌了半天,他只需轻轻一闻便要大家重新将那深坑填上,自然满腹疑惑,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过片刻犹豫之后,大家还是七手八脚地将坑给填上了。想到这等于是挖祖坟一般,现在重新回填,心里倒是放松了许多。

    彭道来和众人收拾起各种工具,一起下山到了村西戏台。此时已近凌晨,大家却丝毫无半分睡意,纷纷跟着彭道来。

    “我知道大家肚子里一定是满腹的疑问,刚才没和大家说,现在我给大家简单解释一下。”彭道来侧倚戏台,虽然他干的体力活并不很多,可是刚才对付大头鬼已是耗费了绝大的精力,别人看着似乎很是轻松,但是个中艰难却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此时的彭道来身心疲惫,不禁需要倚靠着那戏台才能站稳。

    众人听彭道来这样一说,纷纷停住脚步,瞬间安静下来,都盯着彭道来,等其解释。

    “天官墓,到现在已几百年。这墓主人李之道,本是江南之人,北上考取功名,功成名就,本欲衣锦还乡,光宗耀祖,谁料家里却出了变故,毅然撇家舍业,离开故乡,安然回京。究竟他受了多大的委屈,现在已没人知道,但是那伤害足以让他不再想家乡一次。相信大家从这个戏台上的刻板画也该有所了解,这里不再细说。”彭道来拍着身边的戏台说道。

    “回京以后,他努力为官致政,交的几个铁心朋友,又有几个心腹手下。刚我们消灭的这大头鬼,便是其中之一。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忽然暴毙身亡,几个武将居然也心甘情愿地愿意陪葬为其世代守墓。而你们,便是那些武将的家丁,当年不肯为李之道守墓的人皆被处死,所以只留下不是太多的人,在这里建了这个村子。并且他们或许是自愿,或许是被逼的,或者总比被杀好,纷纷发了毒誓,自己和自己的后代要世代为李天官守墓。”

    “难怪我们刚才听着那大头鬼喊主人救它,那它的主人岂不就是李天官。照先生你们这么说,那我们岂不是就是那些武将的家丁后代了?”张木匠接茬说道。

    “正是如此。刚才那大头鬼其实便是当年骁勇善战的陪葬武将之一,因为你们是他们的家丁,放在老年间,家丁就是家里随意买卖的奴才,所以他才认为自己家里的东西自己有权随意处理,这才有了你家闺女被他送给李天官做礼的事情发生。”彭道来答道。

    众人听罢,皆是唏嘘不已,想到自己就有可能是刚被杀死的这大头鬼的后代,纷纷感觉别扭,这算不算是弑祖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