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0】 判断

作品:《灵魂当铺

    “知道黄三爷的事是这彭先生来了之后好几年才知道的。当年我们听到那消息的时候也曾质疑过,但是考虑到这彭先生为我闺女报了仇,为村里除了害,所以也不好直接去问。直到有一天,彭先生找到我,说他们有要事需要离开村子,才把这个疑问自己主动解释了。他肯定了黄三爷的确做了坏事,来这里也是为了斩断那黄三爷的后路的,因为他在村里口碑不错,所以才说是他的朋友,来他家守株待兔。至于后来这彭先生去了哪里,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张木匠答道。

    钟山“哦”了一声,再一次陷入沉思。片刻过后,问道,“这么说,那个黄三爷不是什么好人了?”

    “我们谁也说不好,如果说他不是好人,可是周围三邻五村他都十分热心,算得上一个热心肠,年纪轻轻便失去了父母,留的自己一个人,谁家有些吃的,用的也都想着这个孩子。虽然谁家也都不算好过,但毕竟比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好多了。可是,如果说他是好人吧,那后来突然间消失,他私自勾结歪门邪道,那消息也不是空穴来风吧?”张木匠幽幽地说道。

    钟山点头称是,但是脑子里却开始有些混乱。如果按照自己的标准而言这样说来,这黄三爷算是个坏人了,而彭道来算是正道之人。但是父亲曾经告诉自己,这个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人,更没十全十美的坏人。再好的人,也都有他自私的地方,再坏的恶人,也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好人坏人,只不过是用常人的道德和社会的法律标准去衡量罢了。

    钟山一度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在他的眼里,这个社会上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对自己有益的人便是好人,给自己造成障碍的便是恶人。如果按照这样的眼光,自然容易分别。但是,从张木匠的语里话外中却发现,那黄三爷其实并没做什么恶事,说的那个罪名,也不过是莫须有的罢了,没有人十分肯定地去证明。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怎么说的清?自己应该开始形成独立的判断标准了。

    钟山忽然觉得这个村太多的秘密,其实张木匠是知道的,可是他为什么一直可以隐瞒不告诉我们呢?甚至他的儿子张卫国都不曾知道。到底有什么顾虑?为什么现在又说出来了呢?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或许是张木匠预感到自己马上都要离世了,所以不想把秘密带到棺材里去吧。

    想到这里,钟山忽然反应过来,与其自己去绞尽脑汁去寻找答案,何不直接走近路,从张木匠这获知呢?但是眼见着他脸色越来越差,离阳气散尽越来越近,这实在个让人焦急的事情。即使自己问题接一个问,但是张木匠总得一个一个地慢慢回答呀。说不准没回答几个问题,便可能一命呜呼了。

    想到这里,看到一旁眨巴着眼睛的浆糊,说道:“浆糊,你去弄几块姜,熬些姜汤来。”

    “钟叔,怪冷的,好好的熬什么姜汤呀?”浆糊极不情愿地说道,边说还边往炕里缩了缩。

    “快去,别磨蹭。”钟山略带怒气地说道。

    浆糊熟悉了钟山的脾气,他开玩笑和严肃的时候表情和语气是不一样的。他知道钟山让自己去做这个事,定是有道理,只好从炕上蹭下来,到了外间屋,找到生姜,填柴烧水。

    屋里钟山却不能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要赶在张木匠咽气之前,尽可能多了解一些信息。当然,张木匠这情况,张卫国定是不知道的,他甚至看着钟山不停地追着父亲问问题,还心里有些着急,想打断钟山,让父亲好好休息一下,但是张木匠摆摆手阻止了张卫国,他只好作罢。

    “张大伯,那村西这个戏台有什么异样吗?”钟山问道,从一进了村子到现在,除了在黄家院子里发现那地井直通到戏台那,别的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但是他有种莫名的预感,这小的村子,好端端修筑这样一个不算小的戏台,终归是有原因的。

    “说实话,从我小的时候,就见过这唱过两场戏。村里人少,很少有戏班子来村里。这戏台到底什么用,没有人能说清楚,但是知道这戏台是随着天官墓一起建立的。”张木匠答道,但是语气越来越弱。

    “那按照您刚才所说的年轻时候的事,您说有没有这种可能,这戏台其实也是天官墓的一部分。自古至今,人都喜欢听戏,这李天官也是极有可能的。于是便修了一个戏台,让他死后听戏之用?”钟山忽然大脑里冒出这个念头。

    “你还别说……这倒不是没有可能。”张木匠气息渐乱,喘息声渐粗。

    钟山心里暗道不好。他看到张木匠的精神已是非常差,三魂已在体内不能固守,似乎随时就要飘荡出来。忙喊浆糊:“姜汤快些!”

    “催也没用啊,钟叔……”浆糊在外面带着委屈的腔调说道。

    钟山心里着急,此时恨不得将小七他们从藏魂瓶里放出来,一旦阴曹要带走张木匠的时候,还能让他们抵挡一阵,可是他知道,如果那样的话,小七他们也难逃宿命,必定一起跟着去了。但是,他却舍不得将小七他们送去阴曹,留着这帮兄弟今后指不定能有什么巨大的作用。权衡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那您知道,这李天官是什么时候死的吗?”钟山想到既然是给李天官准备的戏台,那便很有可能会有某一天会给李天官唱戏来听,可是张木匠刚才说了,从小到大只听过两次,那也应该是走村串乡的民间戏班子,却并不是给这李天官准备的。那这天官要是听戏,必定会在某个特定的日子,而这日子,不外乎平常的节日和他的忌日。

    “好像是阴历八月初一,因为我小的时候,曾经跟着大人在那天给李天官墓祭奠过。不过具体准确不准确,却是说不好的。”钟山点头,心道,总不能从大正月一直等半年多来确定那晚上戏台有没有异样吧,不禁觉得这个消息实在没什么利用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