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1】 匠殇

作品:《灵魂当铺

    “平日里,晚上你们就没见过这戏台有人唱戏什么的?”钟山还不死心,他的偏执毛病又出现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戏台定是有问题的。

    “没有见过……咳咳……”张木匠弱弱地答道,一句话尚未说完,便又剧烈地咳嗽起来,眼睛紧闭,脸憋的发青,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渗了出来。

    钟山可是一直都认真观察着张木匠的状态,此时见他已是这般光景,忙喊道:“姜汤!快给他灌上。”

    浆糊此时刚将姜汤盛出来,温度还高,总不能就这样直接给张木匠灌进去,不死也得烫死。张卫国急的泪都掉了出来,接过浆糊手的碗,使劲地吹着,试图快点将姜汤吹凉,泪珠也随之吧嗒吧嗒地落进碗里。钟山急了,忙到了外间屋,将门紧闭,掏出一道灵符,念动咒语,生生地贴于两扇门之间,就如封条一般。

    此时,院子狂风骤起。钟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样的情况他经历过一次,最近的一次便是在去年冬天在潘安家里,父亲让自己在外间屋守着的时候出现的。那个时候,自己虽是知道,但是却没有现在这般的焦急。

    钟山几乎小跑般地进了里屋。张卫国已将姜汤吹的温度可以入口,便忙给父亲喂了进去。其实,钟山最想用附子煎汤来给张木匠喝,因为附子被称为回阳救逆第一神草,可是这大冬天大北方,又没有药店,一时间去哪里寻那东西,只能用姜汤代替。姜汤入肺胃经,可以助胃气。中医里有曰: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这姜汤能起多大的作用,看张木匠的造化了。

    姜汤下去,片刻之后,张木匠精神果然回转了一些。钟山忙抓住最后的机会。正要再问,张卫国带着哭腔说道:“兄弟,你就让我爸休息下吧。他都这样了!”

    钟山何尝不难过,红着眼睛说道:“最后一个问题,大伯一定愿意回答的。”

    张卫国把头别向一侧,已不忍看自己的父亲受这般罪。

    “大伯,您刚才说那彭先生后来离开了,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为什么离开?为什么没等到他所谓的那个时机的到来?”钟山已顾不得把所有的疑问都抛出来,此时只能捡最重要的来问。

    张木匠气息奄奄,目光已开始涣散,喘了几口之后,慢慢地答道:“什么时候走的?……卫国十来岁的时候吧,或许是七八岁的时候,已记不清了……他为什么离开,我问了,可是他没说,他只说了一句:一切自有定数,我再细问,他什么也不再说了……”

    “闺女…你来接爸了呀。孩子他娘,你也来了……”张木匠瞪着眼睛,面露喜色,直勾勾地盯着屋顶。

    钟山闻听此话,心道完了,张木匠寿限到此也就结束了,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朝屋顶看去,却是什么也看不到,并没有自己在照片上看到的张卫国的母亲,更无张木匠所说的闺女。

    将死之人很多都有这个感觉,仿佛看到自己家人、朋友突然出现在面前,不论在世与否。钟山却是知道这不过人的幻象罢了,人总是在要离世的时候,大脑里闪现自己最想念、最亲近、心里最挂念的人,所以形成一种幻象,但是实际上,这种情况基本是不存在的,因为人死之后,除非横死,不然很快便会被阴曹引入九泉之地,冥都之府,不可能让其轻易出来的,要么受刑,要么等待转生,甚至有迅速的,很快便入了轮回。

    张卫国听父亲说这话,也意识到父亲即将离自己而去,不由得抱起父亲,把头埋进父亲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张木匠手试图抬起来抚摸张卫国的头,可是手还是没有抬起来,便重重地落了下去,眼神完全涣散,脸上挂着笑容。

    钟山见张卫国哭的如此伤心,不由得也是眼里含泪,从此之后,张卫国和自己便是一样可怜的人,无父无母再无亲人。他轻轻地讲张木匠的眼睛合上,眼睛一闭,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划了下来,也是泣不成声。

    浆糊在一旁盯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呆呆的,目无表情,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片刻之后,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倒是把一旁陷入悲伤的二人吓了一跳。钟山疑惑地盯着浆糊:“你哭什么?”

    “钟叔,我想回家!”浆糊抽泣着说。

    “恩?这好端端地怎么想回家?”钟山疑惑地问道。

    “我想我爸爸!”浆糊说完,哭的更加大声,简直是眼泪与鼻涕齐飞,不知道的真不知道是张卫国死的爹还是浆糊死了爹。

    这种场合下,浆糊这突然一闹,钟山本是生气,可是他说出这话之后,钟山忽然没了脾气。在亲情面前,谁都没有被剥夺的权利。自己见张卫国哭的这般伤心且暗自落泪,想到死去的父亲,浆糊又何曾没有权利想家呢?

    钟山看了看哭的正伤心的张卫国,就让他好好的哭一场吧,当亲人一个又一个地离世,谁都有权利悲伤,大哭过后才能释然。转身站起来,拍了拍浆糊的肩膀,二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

    钟山抬头看了看天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此时已是正午,太阳发着耀眼的光芒,铺洒满这个院子。这个院子,和寻常人家的院子没什么区别,显得是那么的质朴、简单。一些劳作的工具在角落地静静地对着,院子东面还有张木匠尚未做完的木工活,地上落满了木屑刨花儿。世事总是无常,可是一起似乎又都是充满了玄机,似乎冥冥中都是注定的一般。如果世间没有这些令人悲伤的东西该有多好,哪怕一切都是平淡,只要能够长久。可是这看似最简单的要求,其实却是最难得的。

    浆糊还在后面抹着泪,还时不时地“哼“地一声,捏着鼻子擤上一擤,然后直接手指带着大鼻涕抹到后面的墙上。钟山本本还想安慰浆糊两句,此时见他这般恶心,不禁眉头一皱,顿时没了心情。

    “浆糊你……”钟山看着浆糊大鼻涕还挂着嘴唇上,一时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