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2】 分析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想骂,骂不出来,想笑吧,却又实在不合时宜,一时间竟让浆糊搞的没了脾气。

    浆糊哪里意识到钟山怎么想的,还自顾自地抹泪擦着鼻涕。

    钟山没好气地说道:“行了,哭个没完了?赶紧把泪擦干,把你那八万嘴给我闭上!”

    这招果然奏效,浆糊见钟山真的生了气,连忙止了声儿,用袖子在脸上胡乱地划拉了一把,鼻涕眼泪竟然被他擦的干干净净,眨巴着眼睛,一脸委屈地盯着钟山。

    钟山见浆糊停了哭,才又叹口气道:“张大伯死了,接下去的事越来越复杂,就只能靠咱们自己的了,从现在开始,凡事给我多长点儿心,这个村很邪性,接二连三的死人,可别到时候我们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浆糊本来还没感觉到什么,此时听钟山这样一说,顿时感觉后背发凉,冷汗沿着后脊梁沟划了下去,直痒痒。“钟叔,这么说来,那咱赶紧走吧?”

    “走?这个村不管了?你忘了我们出来是做什么的了?”浆糊被钟山几句训斥,便只好低头不再言语。钟山此时也有些后悔说刚才的话,以浆糊这样的直性子,凡事都是展现在脸上的,自己说的有些过了,浆糊害怕也在情理之中,此时应该安抚才是。自己本和浆糊同龄,却时不时地把他看做孩子。

    钟山见浆糊在一旁还在抽抽啼啼,简直和小孩一般无二,正好可以静下心来认真思考理顺一下下面要做的事情。这两天,这诡异的村子,可怜的张卫国一家人,带给了自己巨大的信息量,以至于逐渐让自己不知从何处下手了。但是一切的一切又都似乎指向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天官墓。既然如此,那就再去一趟天官墓。钟山想到这,心里便暗暗下了决定。

    屋里张卫国的哭声渐小。钟山和浆糊回到屋里,只见张卫国正抱着父亲,头紧紧地贴着张木匠的脸,可是此时,张木匠早已没了气息。张卫国眼睛红肿,泪水怕是早已哭干。短短几天里媳妇和父亲相继离世,只剩下他自己独留于世,这对于他而言,定是个不小的打击。不过令钟山高兴的是,张卫国这回居然没疯癫。

    钟山将张卫国安慰了一番之后,三个人合力搭好简易灵床,将张木匠抬到上面,张卫国自然又是痛哭一番,烧纸甚多,钟山便帮着忙活了一阵,他本也不懂这些,都是父亲的死让他见识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由于木匠手艺的缘故,他在三乡五邻居里口碑还算可以,挺实在一个人,也认识结交了几个朋友,但是家里村里都没有人的缘故,只能张卫国自己前去报丧,顺便找人来打理一下后事。

    张卫国出了村子之后,只剩下钟山和浆糊守着院子。二人百无聊赖,谁都没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忽然浆糊开口说道:“钟叔,你说这个村这么邪,那村里人就没打算搬到外面去?”

    “张大伯不是说了嘛,出去的人不是都是暴毙。在村里最起码还能活得稍微长久一点儿呀。”钟山答道,不过心里暗喜,这浆糊已经开始分析问题了。假以时日,定能帮自己拿拿主意。

    “那你说,这个村里生了孩子长大娶媳妇嫁人怎么办?如果生个闺女,是嫁到外村还是给自己村的人?如果嫁到外村,那她们会不会就不和村里人一样了?如果嫁给本村,那这村子这小,不早就一家亲了?”浆糊挠着头,问道。对于他而言,这个问题已是十分的困难,他想的直把头发挠地刷刷直响。

    钟山被这浆糊问得一愣,不由得盯着浆糊看去。

    浆糊见自己被钟山盯着,瞬间精神高度紧张,手也不敢再挠头,乖乖地放了下来捻着衣角。片刻过后叫钟山还不说话,不禁喉头一动,吞了一口唾沫,然后试探地问道:“钟叔,我是不是哪里又说错了……”

    “哪里都没错。行呀,小子,现在越来越聪明了!”钟山脸上忽然挂笑,拍着浆糊的肩膀说道。

    浆糊本来紧张,经钟山这番难得的表扬之后,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真的吗?”

    “当然真的!”钟山肯定地回答。

    “哦,嘿嘿,那就好。那钟叔,你告诉我答案吧。”浆糊嘿嘿一笑,然后说道。

    “呃……”钟山突然哑口无言。浆糊刚才想到的这个问题自己竟然没有想到,所以更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一时语塞,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也不知道,只能等张卫国回来问问再说了,不过从张大伯的话里可以看出,张卫国似乎知道的东西并不多。”钟山答道,不过内心还是略感尴尬的,自己在浆糊眼里可一直都是无所不知的样子。

    钟山说完,二人又各自陷入沉默。

    “钟叔,钟叔……”浆糊又突然开腔喊道。

    “说……”钟山饶有兴趣地回头看着浆糊,此时他倒是愿意听一听这个二楞浆糊不二楞的问题。

    “那个黄老太太咱们还找不找了?”浆糊问道。

    “当然找!她可是这天官墓的关键,不找到她,这个天官墓就难以解开,我推测,她很有可能便是那黄三爷的后人。可是如果按照张大伯说的,那个黄三爷做了坏事,他的后人又为何会来村里救张卫国一家呢?要说这张家还真是命途多舛,福祸不知呀。先是彭道来帮着报仇,又有这可能是黄老太的神秘人物帮着捉灵猫除僵尸,福是贵人相助,祸便是这样的邪事儿都让他家摊上了。”钟山见浆糊问的问题开始走正路,便愿意把自己的想法与他分享。

    “那咱们应该怎么去找那个老太太呢?还有,那个张卫国从咱们一来就提,他媳妇被他前妻害的,可是他前妻到底什么样的?到现在也只是出了一只他前妻养的猫呀?还被咱们给弄死了,也没见他前妻出来怎么怎么样呀?是不是张卫国脑子有问题,猜错了?”浆糊继续问道。

    “不会这么简单的。黄老太太一定要找,不过咱们得理清头绪,不可盲目了,不然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度过多久。”钟山意味深长地答道。

    浆糊轻“哦”了一声,又开始沉思。

    忽然钟山一拍大腿,似是下了一个决心:“走,现在我们就去查!”说完便到屋里收拾了下东西,跑出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