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4】 追影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见钟山回来,顿时快步朝他迎了过去。

    “这是怎么搞的?”钟山看着浆糊这狼狈的样子,疑惑地问道。

    不问还好,钟山这么一问,浆糊顿时委屈地嘴巴一撇一撇,由于刚才被磕了那一下,此时他的嘴唇开始肿了起来。钟山看着浆糊这肿得高高的嘴唇一撇一撇的,顿时喜感十足,不禁笑道:“你这和猪亲嘴了?”

    浆糊忙急的解释道:“没有!我是磕的!”

    钟山笑着问:“好端端地,咋能磕到?”

    浆糊便把刚才的情况完全复述了一遍。

    钟山听罢,盯着那几棵歪脖树,慢慢地说道:“你这是梦魇呀?”

    浆糊忙辩解:“哪有那么真实的梦啊?”

    “我知道。该出现的终于要出现了……”钟山表情严肃地说道。

    浆糊莫名其妙地看着钟山,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钟山见浆糊这样盯着自己,忙说道:“你下午不是还想出几个疑问吗?你还问张卫国的前妻怎么没出现?人怕念叨,想不到鬼也是怕念叨呀,你看你这一念叨,她就来找你了。”

    “啊?钟叔你可别吓我!”浆糊听闻钟山此言,顿时吓了一跳。

    “她如果能害了你,刚才你就不会醒了。想不到不光是这村里的人遭到诅咒,我们外来人,也居然面临着危险……或者,这危险仅仅是针对咱俩的?”钟山说道。现在只需要去找张卫国确定嫁到这个村里的人有没有问题?如果没问题,那便很显而易见,那红衣女鬼分明是针对自己和浆糊的,如果不是要害人命,便是要警告什么了。

    浆糊明显还没从刚才的状态里恢复过来,看着钟山问道:“钟叔,要不咱们现在回去吧,你看天都黑了,要研究什么咱们等到明天怎么样?张卫国那边估计回家见看不到咱们也得急了吧?”

    “看把你吓的,有我在,你怕什么?咱们来的目的就是等等看这天官墓晚上会发生什么事,现在如果回去,这一下午岂不是白忙活了?你不也是白白挨恐吓了?”钟山笑着说道。

    “钟叔,可是……我肚子饿了。”浆糊知道说服不了钟山,便捂着肚子说道。不过这话并不假,他的肚子真的应景般地咕咕叫了几声。

    钟山看了浆糊几眼,满脸无奈,不过接着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会饿的,所以你看这是什么?”钟山说着,竟然从怀里掏出两个高粱面窝头,递给浆糊。

    浆糊顿时无语了,心道这个钟叔也太狡猾了,居然猜到自己会用这招儿。如果现在要说口渴,是不是他会让自己去一旁捧点儿雪来解渴啊?干脆也不说,舍命陪君子,上阵叔侄兵吧。想到这里,便大口地将那俩窝头啃了起来,还剩下半个的时候,忽然想起钟山并没有吃,忙问道:“钟叔,你饿不?”

    “不饿,你吃吧。”钟山见浆糊吃的狼吞虎咽,说道。

    “不饿那我就都吃了呀。”说完,又是几口将那窝头吞了进去,结果正如刚才所想,倒不是口渴,而是这窝头吃的急,竟然噎住了,也不用和钟山说了,自己忙去山背阴的的地方找雪吞了吃。

    钟山不知道浆糊突然跑到一边去干什么,问其去哪里。浆糊捏着嗓子,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相。钟山顿时明白了什么意思,摆摆手,示意你去吧。

    浆糊走到不远处,捧起一把雪就塞到嘴里,片刻之后,仰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把那窝头面顺了下去,胸口顿时舒服了许多。“嗯?那是什么?”浆糊正在仰头叹气的时候,忽然看到山腰间一个黑影,一晃而过,瞬间消失。

    钟山本在思考着事情,听浆糊说话,忙转过头看向他。只见浆糊此时正仰着头看着山上,一脸狐疑。

    “怎么了?”钟山问道。

    “钟叔,山上好像有人。”浆糊往钟山这边一靠,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地方?”钟山忙问。

    浆糊便伸出手,指向他看到那黑影的地方,钟山心里一惊:那正是天官墓所在的地方!

    钟山犹豫了一下,然后掏出几张灵符交到浆糊手里,“走,上山!”

    浆糊胆子虽大,但是见钟山递给自己这东西,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意思。没有邪祟东西,钟叔不会给自己这个。既然决心陪钟山一探究竟,那就好好的准备就是了,忙把那几张灵符贴身放好,扛起铁锨,跟着钟山就上了山。

    毕竟昨天刚走过一次,这一趟要比昨天走得稍微顺利一些。此时天色已入夜,但并没有黑的彻底,还能隐隐约约看清路。浆糊在后面说道:“钟叔,咱不是带了手电筒了吗?你怎么不用?”

    钟山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便继续往上走。浆糊也只好闭嘴,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

    等到二人到了那两棵巨柏的时候,天色已完全暗下来,就像一块黑色的幕布一样将这个世界罩住,只是这幕布上点缀着大小、明暗不一的星星。山区的冬夜分外安静,钟山和浆糊到这树下并没有着急往那天官墓奔去,而是站在树下,努力朝那边看去,静静地听着有何动静。

    可是这寂静的夜晚,寂静的地方,除了山腰间微微寒风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钟山不敢大意,他知道这天官墓如此邪性,加之刚刚浆糊明明看到了黑影,没有理由不小心。二人观察了片刻,见并无异常,钟山便从腰里掏出匕首,左手匕首,右手手电筒,慢慢朝那天官墓靠去。带到了神道跟前,猛然间将手电筒打开,灯光顿时将前面的一切照射的明明了了。你

    “什么人?!”钟山猛然喊道。灯光刚打开的那一瞬间,他也看到一个黑影瞬间消失在一旁的夜幕里,来不及看清楚模样,只知道是个身材不算高大,瘦弱的影子。

    浆糊见钟山也发现了那黑影,便握着铁锨,朝前面漫无目的地喊道:“我们可是看见你了,任你是人是鬼,赶紧滚出来,不然可别你浆糊爷爷给你几锨,我这宝贝可是能灭僵尸的!你要乖乖出来,你浆糊爷爷便可以饶了你,不出来,等我过去揪你出来,哼哼……”

    似乎浆糊这一套奏了效,前面一个石像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