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8】 人皮

作品:《灵魂当铺

    有的时候,成功和失败就在于是否有人帮了你一把。仅仅是一把,便可能会得到截然相反的结果。世事就是这样充满戏剧性。

    钟山并没有用到藏魂瓶,他所担心的问题,即那藏魂瓶到底能不能收服这厉鬼,即使收服了,那厉鬼对藏魂瓶到底有没有破坏,这问题并没有遇到,而仅仅是把小七他们召唤出来,帮自己壮了壮势,在厉鬼扑上来的时候,顺势把它抓住,让自己有机会去捅上那一刀。但是就这样,却让结果快速而明了地朝着自己想要的结果发展,并且实现了。刚才裹着灵符的这一刀,对于厉鬼而言,却是致命的。红衣女厉鬼此时释放出的腥臭戾气,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这女厉鬼虽说解决的难度并不是很大,但是钟山心里却有衡量,带着浆糊从家乡出来之后,虽然时日并不多,却几乎没有一日不遇到邪祟之事。这一路走来,和死神擦肩了好几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但是这一次,却是忽然给了他内心最强的触动,他第一次纠结着父亲留下的那个藏魂瓶自己到底能不能驾驭?或许是遇到的事情越多越是谨慎吧,浆糊已是如此,自己更是这样。真的该提高自己的道法了,光吃父亲传给自己的这些老本,总有一天会栽在一个地方。

    此时已是下旬,月亮升起的晚。到了午夜,正好是月亮最亮的时候。

    这红衣女鬼的戾气释放良久,钟山往后和浆糊都躲了很远,只有小七和兄弟们困的严实,它并不能逃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形渐渐委顿,鬼影逐渐消淡。

    待那戾气消失殆尽,钟山才又走到那厉鬼身边。此时的它已全然没了刚才的嚣张样子,那身红色衣服还披在身上,只是此时却如充气模型把气体抽空之后的样子,软塌塌地只剩下一身皮,随意摊在地上。小七和兄弟们此时已是疑惑地盯着地上,议论着什么。

    “大哥,这女鬼很不简单,居然是寄身人皮的厉鬼!”小七见钟山走将过来,忙说道。

    钟山也是盯着地上的那身人皮起愣。倒是浆糊,此时是心情好好,一是小七等人都从藏魂瓶里出来,这一下顿时热闹了很多,又有人陪自己扯淡唠嗑,同时也顺利地把这厉鬼解决了,在浆糊眼里,时髦的话讲,这就叫“双喜临门”。

    钟山走到跟前,拿着手电筒打量了一番,然后便用匕首将那人皮挑了起来,放在鼻子下面嗅了一嗅,仍旧一股腐臭味道,比刚才那味道也好不到哪去。但是这人皮却是干燥的,让钟山不由得想起年少时候有一次随父亲出远门,在黄河边上坐过的那个羊皮筏子,那东西便是用羊皮做的,也是腥臭味十足。

    钟山又重新将那人皮铺开展在地上。此时没了戾气充盈的人皮,就似一个玩具,只是整个人头,却仍就有些瘆人人,头发、眉毛、眼睛是俩窟窿、鼻子、嘴巴,一应俱全,和刚才的女鬼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这样看去,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正如浆糊马上跟着的一句话:“卧槽,还能这样?还不如那女鬼长的好看呢!”

    虽然钟山内心已认定这女的就是张卫国的前妻模样,但是毕竟张卫国还没见到过,到底要不要让他见一次,这是钟山开始纠结的地方。

    说实话,这村子太过邪性,尤其是对张卫国一家更不公平。有个姐姐,莫名其妙被这天官墓的翁仲大鬼给害死,做了所谓的“见面礼”,接着他的前妻又莫名其妙地被一个读书少年追到家里来。那男的被张卫国赶走之后,前妻居然疯掉,甚至莫名其妙地上吊自杀,好不容易又娶了一个好媳妇,结果又被眼前这个厉鬼给害死,而且落得个尸骨无存,被活活烧化的结果。貌似一家人,只有他的父亲母亲还勉强算是正常死亡。

    如果让张卫国见这人皮,那张卫国定是内心接受不了,加之又刚失去了父亲,新情旧事一起压到张卫国心上,量他是个再坚强的汉子,也很难去抗住,这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甚至可以说有些残忍。如果不给他看,以钟山自己的性格而言,做事总是追其极致,总希望是做到百分之百,有人证明了自己的推断才会放心。

    不过犹豫再三之后,钟山还是选择不让张卫国去来验证了,照顾一下那个看似强壮,内心其实却很脆弱的男人吧。

    浆糊见钟山盯着地上摊开的人皮一直看个不停,便用铁锨也碰了碰那脚的位置,说道:“这一张皮还看这么久?”

    小七刚要示意浆糊不要说话,却见钟山眉头一锁,眼睛朝刚才浆糊碰过的地方看去。

    钟山蹲下身去,拿匕首朝那脚的部位轻轻一碰,结果那个地方竟有些微微动弹,他看到这里并不是一张人皮那么简单,而是有着微微地东西在里面待着,一碰便会一动。

    钟山犹豫了一下,然后将这人皮又挑到一个光亮的地方,嘱咐浆糊将铁锨准备好,自己握紧裹着一道符箓的匕首,轻轻地将那脚部的皮肤用力给划开了。顿时,一个黑团从里面滚了出来,黑团表层轻轻地蠕动着,动静并不很大,但是,钟山却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这……这……!”钟山看着这个黑团,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滚出来的这个黑团表层,竟然是一层尸鳖,和自己在祖父墓里见到的从那尸体嘴里里出来的尸鳖一模一样!

    显然,这些尸鳖并没有完全苏醒过来一样,还未适应这外部环境。

    众人见好端端地从一张人皮里冒出这个东西,已是十分奇怪,见钟山吓得语无伦次,更是不解,他们并不知道钟山的那次墓穴经历,不然定能理解了钟山现在如此强烈的反应了。

    钟山安定了片刻,忙起身,喊道:“弄死它们!”说着便要站起来,抬脚便踩。浆糊猛然间听钟山这么喊,也只好举起铁锨,试图拍打那些眼前这些奇怪的黑色虫子。

    但是,为时已晚,就是刚才钟山安定的这一小会儿,这些尸鳖开始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