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0】 黄太显身

作品:《灵魂当铺

    众人皆是一愣,纷纷看向钟山:这好端端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钟山说罢,眼睛一直盯着墓碑一侧的翁仲后面。众人正在纳闷间,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好小子,果然有实力。”话音未落,便从后面走出一个身形不高,瘦削的人影来,虽是月夜,毕竟有些距离,并不能看清模样。

    浆糊忙将手电照向那人,被钟山一把拉住。大晚上,直接用手电照向别人,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况且,钟山预感,眼前出现的这个人对自己不会构成威胁,或者是实力不够,或者是有共同利益,不然刚才自己和厉鬼激战的时候,他便该伺机对自己下手了。

    那个人往钟山这边走着,步履并不是很快,以这个人的身形和走路的姿势来看,钟山逐渐能判断出这是个女人,并且年龄已不年轻。钟山并不说话,而是盯着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有种预感,这个人自己一定见过。

    “是你?!”钟山有些惊讶的说道。

    果不其然,来人钟山正是钟山在村里转悠的时候看到的那个老太太,而这老太太根据推测,应该是黄老太太无疑。

    “小伙子,以你的聪明,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黄老太太?”钟山试探地问道。

    “果然聪明。”黄老太太笑着说道。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说实话,钟山从下午出来,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找她的。浆糊在山脚下偶然发现的那个人影,想必就是她,待上了山,本是一开始就发现了迹象,却没想到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红衣厉鬼的出现,算是寻找这黄老太太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虽是插曲,却早晚都是无可避免的,早遇到早解决便是。

    钟山现在还不能判定这个黄老太太是好人还是坏人,便抱拳施礼,问声前辈好。这套礼节,钟山只是在当铺里,逢年过节给那些鬼魂祭拜的时候才会施礼,此时却不知为何,竟然用了这套礼节。或许是这黄老太太年纪大的缘故,或许是自己从骨子里隐隐认为她是好人?

    一个有着些许偏执的人,他的预感很重要。如果预感对了,他便能比别人更加容易成功,如果预感错了,他便可能和成功背道而驰,渐行渐远。钟山便是这么一个人,他骨子里倔强和偏执,是与生俱来的,加之后天家庭的原因,让他的偏执越来越厉害,很多时候,他都是靠直觉,也就是所谓的“第六感觉”去判断事物。庆幸的是,他的预感往往是正确的。

    钟山内心很是纠结了一会儿,虽然时间并不长,但是他内心如蹈海般判断着这黄老太太是好人还是坏人和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但是,黄老太太既然出现了,又怎么可能让他自己在那妄加揣测呢?而且,既然见面,一切问题直问不就更好了?哪里用得着再费脑子,走弯路去了解这些情况。

    “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前辈,这个称呼总是怪怪的。”钟山直接说道。

    “喊我什么都可以,喊我黄老太太、黄姑,都可以。”黄老太太笑着说道。虽身形瘦削,声音却并不像他的身形那般无力,如此一来,整个人显得很是精神。

    “那我喊你黄姑便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钟山见黄老太太一直微笑,自己没有理由板着脸装酷,便和微笑着客气说道。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找我的,只不过没想到你会找这么快会找到我。即使你们不找我,我把我要做的事做完也会去找你们的。”黄老太太说道。

    “您要做的事儿?什么事儿?”钟山忙问。

    “你们刚才已经帮我做了一件了。”黄老太太指着地上的人皮说道。

    钟山不禁愕然,看了看浆糊和小七等人。

    “不过你这小子也挺厉害,竟然能招出这些鬼魂来帮你,看来你们钟家人实力不减呀。钟如海可还好?”黄老太太笑道。

    “你……你知道我?你认识我父亲?!”钟山惊问。

    黄老太太这突如其来一句话,让钟山惊讶不已,万想不到这黄老太太居然认识自己的父亲,而且竟然还能喊出父亲的名字。

    钟山继而说道:“家父已在去年年底离世了。“虽提及父亲,心里顿时失落,但是钟山更想看看这黄老太太是什么反应。

    “哦……”黄老太太听闻这个消息,竟然一时语塞,片刻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钟家的宿命皆是如此,你父亲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可惜生在钟家,肩负着那个千年使命呀……不过还好,你也算是长大成人,没有给你父亲丢脸。”

    钟山越听越是奇怪,从黄老太太这话里可知,她貌似和自己的父亲很是熟悉。不禁问道:“听您这话,您定是和家父是故交了?”

    “这话说来话长,我们先下山再说。”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内心太多的疑问。心道也罢,在这里一时半会儿也不能说个明白,反正已见面,索性下了山去慢慢了解。

    黄老太忽然说道:“这帮鬼兄弟,长期在阳世呆着可不好,总会被阴差发现,要么就送他们去轮回,要么就不要让他们出来。你家那宝贝,藏魂瓶,可以阻日月,隔阴阳。他们在里面是不被外界发现的。现在最好让他们先回去,别万一再生出什么事端。”

    钟山心道:这黄老太太到底何须人也,竟然对我家的宝贝如数家珍?心里对她更加好奇。不过,这黄老太太所言在理,便和小七等众多兄弟一说,然后拈决念咒,重新把他们收了进去。

    浆糊一旁愣愣地盯着二人,不知道为什么钟叔对一个突然出现的老太太如此客套有理,更不知道如何插话,只能一旁呆着。听闻要下山,才算缓过神来,就要扛锨下山,忽然想起刚才那红衣厉鬼留下的人皮还没有处理。钟山是打算把那人皮烧了的,此时见他也不再说这,便忙喊道:“钟叔,这个咋处理呀?”

    钟山尚未说话,黄老太太却转过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