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2】 夜遇鬼戏

作品:《灵魂当铺

    黄老太太叹了口气,久久不语,似乎有难言之隐。

    钟山见她忽然这个样子,竟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谁料,浆糊却是除了钟山脸色会看,不再看别人脸色的。钟山问的问题也正好是他想知道的。钟山下午拉着自己往山上跑,不就是想要弄明白这回事儿吗?

    浆糊继续追问:“黄奶奶,你倒是说说看呀?”

    钟山并没有阻止浆糊,相反,此时他倒是有些暗自高兴。

    黄老太见浆糊追问不已,说道:“这样吧,今天都累了,明早我再告诉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钟山“嗯”了一声,只好给黄老太太道别,心里却是隐隐失落。浆糊见人家说了明日再说,也只好作罢。三人正欲分手的时候,忽然钟山身体猛然一震,不由得朝四周看去。

    黄老太太也是如此。浆糊正要询问的时候,忽然他听到一阵唱戏的声音,越来越大,传入耳朵。

    “皇姑,好像是在戏台那?”钟山说道。

    “我们悄悄地过去看看。”黄老太太说道,示意浆糊动静一定要小。

    三个人蹑手蹑脚朝戏台方向走去。临近一看,只见松柏之间,戏台掩映其中,戏台上微有灯光,只是那灯似是老年间的黄色纸灯笼,挂在后面四根台柱之上,发着幽幽的光,再看戏台之上,却是一个身披霞帔,头戴凤冠的女人在台上轻移莲步,那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说不尽的妖娆妩媚,似乎只要这个人在这,连周围的风都会流媚。

    钟山和浆糊不禁看得发呆时候,却忽然感觉耳朵一阵生疼,忙回过神来,却见黄老太太一手提着一个人的耳朵。二人忙轻轻求饶,示意黄老太赶紧松手。黄老太太瞪了二人一眼,这才松了手,然后悄悄说道:“看傻了?这明显是迷惑人的!这么荒落的村了,哪来唱戏的?鬼迷心窍!”

    钟山忽然意识到,的确如此。现在想来,正如黄老太太所言,自己是鬼迷心窍了。不过,那舞台上的女人的确是身形婀娜,流盼生魅,哪个正常的男人不会心动?此时,经黄老太提醒,终于醒顿,忙定睛细看,方才慢慢观察出蹊跷之处。

    这诡异的戏台,诡异的气氛,台下竟无一人观看,只是原本是小路的地方竟然生生地堆了一堆石头,七零八落,并无规律。借着那台上灯光下看去,那石头似乎还很陈旧,上面长满绿苔。

    这戏子虽是百般美丽,但是此时钟山默念定心咒,已定了心神,所以此时再无刚才那般感觉。朝她脚下看去,钟山本以为两只脚似是缩在那绿色罗裙里,定睛细看,却生生不见那两只脚,而且,四盏灯笼高挂,而她身下却无一丝半分的影子,钟山顿时明白,这是个女鬼!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此时这村里只剩下张卫国一个人了,算上自己和浆糊,总共才三个男的。这女鬼在这里唱独角戏,不是冲着张卫国便是自己和浆糊了。

    台上这女子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一般,继续唱念做打。浆糊此时是呲牙咧嘴、一脸痛苦地继续盯着台上。为何?原来是钟山防止他再鬼迷心窍,用手指甲一直狠狠地掐着他的大腿内侧的嫩肉。浆糊欲罢不能,只得强忍着剧痛,继续看着台上。

    钟山也不搭理,只要他别冲到台上坏了大事就好,而是把头转向黄老太太。“黄姑,怎么办?”

    黄老太太将手放于唇边,示意钟山不要说话,继续等待一下,以观其变。

    钟山不敢再去看那台上鬼戏子的脸,而是盯着她的脚下。可是,她哪里有脚,钟山刚看还没感觉什么,越看越是觉得诡异,后背汗毛直竖。

    忽然间,从北边传来缓慢的脚步声音。“刷……刷……”那脚步很缓,并且脚似乎没有抬起来,而是拖着地面走的,每走一步,都拖着砂石地发出刷刷的声音。

    钟山一愣,却见张卫国正茫然地朝这边走来,失魂落魄一般。忙看向黄老太太。黄老太太也发现了张卫国,悄声说道:“这小子要着了道!”

    话音刚落,钟山忽听的身边想起一声“诶呀……”的声音,凄惨,声音拉得很长,忙转身跳开,却见是浆糊正一脸痛哭地盯着自己。

    浆糊一脸委屈,用手使劲揉着自己的大腿根儿。钟山这才明白过来,刚才这声音从浆糊嘴里喊出来的,正要发怒,却见戏台之上瞬间安静了下来,四盏灯和那鬼戏子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安静异常。

    黄老太太率先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好了,都起来吧。”黄老太太无奈地说。

    钟山坐在地上,很是无语。见浆糊也拍着裤子上的土也欲站起来,朝屁股就是一脚。“好端端地,你刚才嚎什么嚎?”

    浆糊也急了,“还不是你掐我,本来你掐的还不算太疼,我还能忍受,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突然你就使劲儿了,我当然喊出来了……”浆糊说完,竟有些委屈。

    钟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刚才突然看到张卫国出现,一时着急,掐着浆糊的手竟然不自觉使了劲儿。这样说来,打草惊蛇,把那鬼戏子吓走,还是自己的原因了,于是忙给浆糊道歉,拍了拍浆糊的肩膀:“是我错了,来,哪里疼,用不用我给你揉揉?”

    浆糊忙躲到一边。钟山一笑,便转身看向黄老太太。

    “这小子……走,过去看看。”黄老太太盯着张卫国说道。

    此时的张卫国正一脸茫然地愣在原地,不知进退,像是呆傻了一般。钟山和他说话,他也不晓得回上一个字,似是充耳不闻,或者说就没发现钟山他们站到自己跟前一般。钟山就打算和以往一样,给他几个耳光,把他打醒。刚要动手,被黄老太太拦住了。

    “他现在是鬼迷心窍,和前面几次伤心导致的痰阻心神不是一码事儿,你这招不管用。”黄老太太说着,便从怀里又掏出和山上一样的纸包,打开捻了一点儿粉末,放在张卫国的鼻孔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