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3】 破除迷障

作品:《灵魂当铺

    张卫国顿时打了一个冷战,浑身一哆嗦,接着眼睛忽然放光,开始有神。

    钟山和浆糊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想不到这黄老太太手里还有这么好的东西。浆糊忍不住问道:“黄奶奶,你那粉子是什么东西啊?咋这神奇?”

    黄老太太轻答道:“这叫除祟粉。就是专门对付邪魔妖道的。”

    “好东西呀,好东西,黄奶奶您一定给我给一点儿,这样我以后跟着钟叔走南闯北再遇到这样的事我们也不怕了。”浆糊兴奋地说。

    张卫国逐渐清醒过来,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待毫无目的的四周看了几次,才意识到钟山他们都站在自己面前,疑惑地问:“你们怎么在这?黄……黄老……黄大仙!”

    黄老太太点头微笑,钟山拍了拍张卫国的肩膀,说道:“不该问我们怎么在这,应该问你为什么来这儿。”

    张卫国挠着头,“我刚还以为这是个梦呢。我正在守灵,忽然就听着村里传来唱戏的声音,那个好看。门外还有好几个声音喊我的名字,说村西戏台来了个唱戏的,身材好,模样俊俏,唱的更叫一个棒,快去看看。我还说,不行呀,我得给父亲守灵,边说我还边回头看,结果看到父亲站在那乐呵呵地说,去吧去吧,去玩吧,村里难得来个唱戏的,好久没热闹过了,去热闹热闹。我竟然想都没想,就朝外面走来。”

    钟山朝张卫国身上看去,果然他连一件厚衣服都没穿,这么大后半夜的正是最冷的时候。

    张卫国继续说道:“我刚走出院子,忽然就起雾了。好大的雾,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却见这边灯火通明,戏台上正热闹,真好听。我就着急往这边走,可是越是着急,脚下却像是拴了两个大石头一样,迈不动脚步,我心里着急,只好拖着脚步往这边赶,结果就遇到你们了,就是这样。”

    “好诡异。”钟山看了看黄老太太,说道。

    “你这小子还算有福,冥冥中注定该遇到我们,不然也许你现在就随着你父亲一起去了。”黄老太太如释重负地说道。

    张卫国被说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解地看着黄老太太。

    钟山也问道:“此话怎讲?”

    “你叫什么来着?”黄老太太问张卫国。

    “我叫张卫国,黄大仙……”

    “卫国,你命不该绝。你看看现在哪里来的大雾?你那是鬼迷心窍了,我们也发现了那戏台上唱戏呢,但是,那个根本不是人唱戏,而是鬼勾人呢。你心神不定,所以容易被他们迷糊,村里现在哪里还有人?还好几个人喊你的名字。喊你的名字你是答应了吧?如果你没答应,那就不会出现你父亲让你出来的事儿了。也多亏你家家仙念你命不该绝,使招让你走得很慢,尽可能地缩短时间,让我们遇到你。”黄老太太解释道。

    一席话,吓得张卫国浑身打哆嗦,不由得后怕不已。忙看向众人,“我该怎么办呀?”

    “走,回去再说吧,这外面怪冷的。”钟山见张卫国穿着薄衣,哆哆嗦嗦,自己和浆糊、黄老太太也都不暖和,便试探地说道。

    黄老太太点点头。四个人朝张卫国家走去,进院子、屋子,张木匠的尸体正安静地躺在灵床上。

    四个人进了里屋。浆糊把那人皮一把丢到柜子上,然后轱辘一下上了炕,拉过被子就裹到了身上。这小子倒是有点儿好,随遇而安,但是也不好,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也多亏了张卫国是个大气的人,并不斤斤计较,放在很多人家,早就脸上挂色,甚至开口说他了。

    张卫国随意往柜子上一看。由于那张人皮被卷在一起,不认真看是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所以也没在意。

    这个关头,钟山也不愿意去教育浆糊,由他去吧。先是出去兀自倒了四碗水,每人一碗,热乎乎地,喝完寒意顿时消失很多,心头暖和。张卫国此时身体才不哆嗦那么厉害,稍稍好些。

    “黄大仙,兄弟,你们怎么遇到的?我晚上回来,见家里一个人没有,还以为你们不管我家的事都走了呢。心里还失落了好大一会儿……黄大仙,那年,我去你家找您,却见你们家锁着大门,这些年,您去哪里了?”张卫国话里兴奋,却又略带牢骚地问道。

    钟山看看黄大仙,然后说道:“我们和黄姑是在天官墓那遇到的。放心,张大哥,你这事儿既然让我遇到了,不解决彻底我不会走的,这您完全放心。至于黄姑的事儿,此时说来话长,以后再说吧。以我看,先把眼前的问题逐一解决了才是当务之急。”

    黄老太太点头表示赞许。

    张卫国见钟山这样说,便不好再说。只是忽然情绪低落下来,满脸哭相,“黄大仙,上次去见您的时候,我家四口人,一家还算圆满,现在,呵呵……您看,就剩我自己了,如不是遇到你们,说不定我爸的丧事都没人操办了吧……”

    黄老太太伸出苍老长满皱纹的手,抚了下张卫国的脸。“孩子,这些年,让你们村,让你家都遭罪了,我对不起你们呀。”

    嗯?钟山不禁纳闷。心道,为何黄老太太凭空说出一句这话?话里意思是她和这天官村的人灭绝有关?但是若是直接问,却又不合适,不禁大脑飞转,思考着一个合理的理由把这问题问出来。

    张卫国并没有发现这些,难得有人这样安慰自己,竟然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此时的黄太太,就像自己死去多年的母亲一般慈祥,这是他多少年想都不敢想的。女人就是这样神奇的动物,一个女人的一个简单的安慰,要比男人说上一万句都来的有效。或许这就是母性的伟大,虽然黄老太太孑然一生,无儿无女。

    几个人一时竟都无语,都安静了下来,只有浆糊的呼噜声再次起来。钟山看了看黄老太太,无奈地摇了摇头。

    黄老太太也是笑了笑,然后转头对着张卫国说道:“明天把你父亲的丧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