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4】 早葬早好

作品:《灵魂当铺

    “嗯?这……”张卫国忽闻此言,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此时张卫国真的没了主意,好端端的家庭,几日之内竟然只剩下了自己,也多亏了钟山之前的开导,才不至于彻底崩溃,但是打击还是巨大的,此时的他,真的需要有个人能帮着自己拿拿主意,给自己一个主心骨儿。

    但是,这北方丧葬,一般都是三天时间,也有四天的。看死的时候是白天还是夜晚。如果是夜晚的话,就顺延到四天,家里有亲人在外地赶不回来的话,也有可能会延长入葬时间,但那是极特殊的情况了。同时,又根据死者的年龄来决定出殡入葬的时间。年龄越小,入土的时间便会越早。比如,几岁的孩子,会选择天还不亮就去埋了。如果二三十岁的人会选择上午,四十来岁,也是中午的时候,到了八十、九十来岁,一般入土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并且也被称为“喜丧”,都是需要大操大办的。

    张木匠年龄已近乎七十来岁,在这个年代来讲,年纪并不算小,虽算不上喜丧,但是停灵三天,然后下午出殡却是必然的。黄老太太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所以才令张卫国感到突然。

    黄老太太自然明白张卫国发愣的意思,慢慢地说道:"今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如果你父亲不尽快入殓下葬,我怕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黄老太太话说完,钟山和张卫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她。

    “会有什么事端?”钟山问道。

    “我担心它们会在尸体上打什么歪主意。”黄老太太淡淡地说,却似一道炸雷响在二人耳边。

    钟山不解,黄老太太为何口出此言,以自己来看,这张木匠属于寿终正寝,似乎并无不妥之处。张卫国由于这几日家里接二连三地出问题,已然已经濒近崩溃的边缘,听闻此话,内心似焦火燃烧,头嗡地一下大了起来,顿时不知所错,只是愣愣地盯着黄老太。

    钟山瞥见张卫国的眼神不对,忙使劲摇晃了一下他,结果张卫国仍是不动,心里便有些慌了手脚,这张木匠还没入葬,张卫国如果再疯傻了,那下面的事儿可怎么处理?

    黄老太太也发现了张卫国不对劲儿,忙从怀里取出一根银针,在衣服上擦了几下,便扎进张卫国的百会穴里。钟山对穴位只是粗略懂上一些,他知道这个穴位乃是周身经脉汇集之所,为“三阳五会”之所,隶属督脉。常言说“大周天、小周天”,这个大周天便是指的从百会穴直达足底涌泉穴,气息贯通,神气合一,要比单独的打通任督二脉的“小周天”更上一层。当然,这是气功心法里的解释,但是这百会穴的神奇作用却是有目共睹的。

    黄老太太并未结束。又取一针,扎于张卫国人中穴上。人中穴乃人体任督二脉相交之穴,刺此穴,可使得人离合之阴阳重新汇聚。

    如此一来,百会穴升阳,人中穴聚合阴阳,只此两穴,张卫国竟然幽幽地苏醒过来,眼神开始恢复正常。

    “简直是造孽呀……”黄老太见张卫国苏醒,方才把针去掉,收进自己带着的一个深色布袋里,然后不由得长叹一口气说道。

    钟山此时竟对这黄老太太的神奇针术惊讶不已,自己虽然略懂穴位,但是这套针法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不由得对黄老太太的好奇心更加加重了几分。

    张卫国看了看黄老太太,又转头看了看钟山,忽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钟山愕然。

    “我不孝呀!别人家家里老人去了,打幡抱罐的都有,到我爸这,却连个操办都没有呀!这以后让我在三乡五邻里怎么抬得起头?”张卫国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到桌子上,鼻涕为伴。

    这个村,由于家家户户人丁很少,所以如果有人死了,便会互相帮忙。打幡一般都是家里长子的事,但是如果这家老人去世,家里没有儿子,便会找关系好的亲戚朋友来代替,顶替儿子的角色。但是现在村里人都死光了,再去哪里找人?

    钟山听张卫国这般哭诉,不觉也是鼻子一酸,顿时又想到自己的父亲。但是自己要比张卫国幸运的多,毕竟有那么多的邻居帮忙料理后事。

    忽然,钟山突然想起什么问题似的。问道张卫国:“张大哥,节哀顺便,张大伯的后事我们会帮忙料理的。你也别太难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张卫国抹了一把脸,啜泣着说道:“兄弟,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们村貌似生的孩子并没什么特别之处,男女应该是都有的,那有没有绝户的?“钟山问道。这里所谓的“绝户”便是指的只有女孩,没有男丁。以前都是靠男丁传宗接代,女的甚至入祠堂,上祖坟的权利都是没有的。所以一旦某家没有男子,那便被人称为“老绝户”。这是个贬义的称呼,这家人也会感觉低人三等,被人看不起的。

    “好像还真没绝户的。每家都有儿子,但是都只有一两个,如果有俩儿子的话,其中一个儿子一定有些问题,要么残疾,要么精神有问题,总会不会健全。但是也有些生闺女的,生了闺女并不影响生儿子,我爸说的我那姐姐,应该是个个例,是被那大头鬼害的。”张卫国解释道。

    “那你们村这样,想必邻村也是知道的。他们愿意把闺女嫁给你们村做媳妇?你们村的姑娘嫁到哪里去了?他们嫁出去有没有什么受这村里的诅咒?”钟山记着浆糊的那个问题,说是下山来问,此时正是时候,顺便还帮张卫国转移注意力了。

    “姑娘都不入祖坟,不上排位,所以都没有问题。我们村嫁出去的姑娘不但没事,相反,还个个长寿着呢。”张卫国谈及这个,言谈里顿升一股自豪感。“至于嫁给我们村的……唉,主要还因为个穷字。别看我们村小,但是自古以来打的粮食,收成都比别的村子好,他们吃不上饭的时候,我们村家家户户还有富余,所以嫁到我们村,最起码不挨饿。还有的便是娶不起媳妇的,家里有儿子,有姑娘,儿子娶不起,我们村正如果正好也是儿子找不到媳妇,两家便会换亲,生个孩子既管自己妈喊娘,还可以喊自己的妈为姑妈。”张卫国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