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5】 白事置办

作品:《灵魂当铺

    对于张卫国的这番话,钟山是认同的,由于这里离自己家乡并不是特别远,婚丧嫁娶文化大体相似,自己家乡那里也曾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这么说来,你们村的女的,不论嫁出去嫁进来的,都没有问题了?却唯独男丁受影响?”钟山进一步确认到。

    张卫国点头赞同。

    这样说来,这个村和外村还是有联系的,那想必张卫国家应该还是有亲戚的,他母亲的娘家,还有以前的远房亲戚应该都是有的,这也解释了张卫国昨天下午去外村奔丧的原因。

    但是,刚才张卫国却说了无意间说了一句话:如果没有你们,我爸的后事都怕没人帮着料理……如果张卫国有亲戚的话,又怎么会没有人来帮着料理呢?

    想到这里,钟山犹豫片刻,到底要不要问张卫国这个问题。如果问的话,生怕再刺激到他,但是不问吧,又的确好奇,甚至关系到自己对整件事情的了解和认知。反正黄老太太在这,大不了再来一次,主意拿定,便开口问道:“你的亲戚呢?”

    张卫国黯然地说道:“唉,我母亲娘家已没人了,她家便是绝户。上面的亲戚毕竟也都是远亲了,因为这村子也是邪,我昨天去告知的时候,都是打着哈哈,只是说了一些节哀的客套话,说你们村人都死光了,谁还愿意去你们村?回来沾一身晦气怎么办?我去找我父亲生前的老朋友,他们也都是五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自己虽然愿意来,但是孩子们却也是不同意,所以我直到晚上才回来,却无一个人能来……”

    钟山看了看黄老太太,不禁唏嘘:世态炎凉呀。

    黄老太太没有说话,只是满怀心事地点了点头。

    张卫国说罢,也是良久没话。

    许久,黄老太太打了一个呵欠,说道:“时间不早,都好好休息。没人没事,这个交给我吧,天亮后,钟山带着浆糊去帮他操作丧事物件,该买什么东西就买,这个乡里有个纸扎铺老板姓刘,我们认识,你去了那提黄老太太就行,把该买的东西都开了。我们不能给张木匠大操大办,但是咱们力争让他体面地走完最后一程吧。”

    钟山应诺,但是随即问道:“可是没人,这丧事该怎么办?吹鼓手?提灯引路人?还有杂七杂八的人?还有很关键的问题,好像棺材还没有准备好吧?”

    张卫国点点头,“我爸就想给自己打一口棺材,结果没完成一半就……不过乡里有人送,我爸在世的时候,他也基本不做这个,总说晦气,给人家今天打家具,明天就做棺材,谁家都嫌的。”

    钟山点头,这话在理。

    忽然,黄老太太从炕上下来,俯下身朝柜子下面看去,接着让张卫国把看到的东西都拿出来。

    张卫国虽是纳闷,却还是遵从了黄老太太,将柜子下的东西一一翻了出来,不外乎一些乱七八糟的家伙事儿。最后拿出来的是一套木偶,高约一尺,五官雕刻地很是清晰,头和四肢都是活动的。

    张卫国见黄老太太和钟山都盯着这个木偶,便说道:“这是我小的时候,我爸送我的木偶玩具。大了以后,就不再玩了,总想留给以后的孩子玩的。结果到现在,我竟然成了一个人……呵呵……”张卫国苦笑道。

    黄老太太见到这木偶,忽然面露喜色。钟山纳闷地看着黄老太太。

    “你家还有几件这样的玩具?”黄老太太问道。

    “还有三四件吧,不过那些都被我玩坏了,有的头掉了,有的胳膊腿被我玩坏了,我爸修补了一下,我也不愿意玩那,便被我爸放在箱子里了。”张卫国挠着头说道。

    “好,你把所有的木偶都找出来,我自有妙用。”黄老太太略带兴奋地说,转头对钟山说:“天亮你们去操办物件的时候,在纸扎铺里再给我买些硬一些的纸张,颜色不限,最好是要硬一些便好。”

    钟山虽然不知道黄老太太要这些有何用途,但是这些东西定是和张木匠的丧事有关,便满口应允。

    此时,远方山里渐渐传来鸡鸣,天色已微亮。黄老太说道:”大伙趁这个时候赶紧眯会儿吧,天亮有的忙活。”张卫国便给黄老太太搬了一床被子,众人合衣在炕上躺着,都累的够呛,躺下很快便都睡着。

    ……

    天亮之后,众人各自分工,忙自己的事去。黄老太太在家坐阵,统筹全局,钟山带着浆糊在张卫国的指导下,知晓了通往乡里的路,便马不停蹄朝那赶去,而张卫国则是披麻戴孝,听黄老太太安排,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一天很是忙碌。

    钟山和浆糊回来的时候,太阳已是西斜。买东西不少,不外乎一些纸扎东西,纸车纸马纸人,幡一类,考虑他家只有张卫国一个人,很多东西便是省了不少,即使这样,这一路上浆糊也是叫苦连天,东西虽不沉,但是占的空间大,这一路上,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是纸扎,远远看去,每个人身上都是五颜六色,倒是活生生的两个纸扎人,也多亏了是白天,这要是晚上被人遇到,也非得吓个半死。尤其浆糊,头上都顶着,而且大物件都在他身上,所以更是满腹牢骚。碍于钟山身上并不少,加之摄于内心对钟山的害怕,倒也不敢起义,一路上发着牢骚也顺利回了村里。

    张卫国帮着他们把东西放好之后,给每人倒了一碗热水。

    钟山和浆糊喝完水后,见张卫国仍然坐在那里,看着自己。钟山知道,定是张卫国还有事情要做,想到前几日他和张木匠去给他媳妇挖坟,心道或许便是此事,但是转念一想,那坟此时不正是空着了吗?或许真是冥冥中注定,这原本给张卫国的媳妇准备的坟地,此时却正好用在了张木匠自己身上。

    钟山排除那个问题,便一时想不到他还有什么要求了,放下碗问道:“张大哥是不是还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