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6】 拒绝卖棺

作品:《灵魂当铺

    “呃……我知道二位兄弟为我忙了一天,不知道那棺材的事儿怎么样了?”张卫国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张卫国话音刚落,钟山顿时严肃起来。抱起碗,又喝了一口,其实碗里并没了水,他只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这事他并没有办成。乡里只有一个棺材铺,但是去的时候,那棺材铺老板见生意来了,自然很是开心。但是聊着的过程中钟山得知这老板姓王,那王老板得知是这个村里的,顿时神色大变,谎称寿材已没了。

    钟山明明看到一旁摆放了大大小小的好几具,疑问道这不是好几口棺材吗?

    王老板却支支吾吾,坚持说都预定出去了。钟山感觉此中定有隐情,不停追问之下,这王老板才道出实情。原来前一日这半夜,王老板正熟睡间,忽感觉屋里温度降低了好多度,把被子裹在身上仍是一点作用也不起,不禁冻的坐了起来。因为家里并没有扯电,便拿着洋火将油灯点燃。

    灯点着之后,却见那火苗并不是平日幽黄的灯光,而是绿色的火苗,并且火苗很小,任自己如何用针挑那灯草都无半点效果,可是灯碗里的煤油并不少呀。手放那火苗之上,也是半点温度都没有,这下王老板慌了神。虽说他是做这死人生意的,可是这辈子并没见过这么邪乎的事儿,此时是真的害怕了,浑身如筛糠一般。由于他是在炕上,油灯放在桌上,桌在炕的另一边。

    此地的火炕靠南窗居多,为的便是冬日暖阳能直接晒到炕上,新式窗子一般还用的玻璃,但是老房子也大部分没有改,还是窗棂格式,上面每年都要糊窗户纸的。由于王老板缩回被子的时候,正好是靠窗很近,忽然听得窗户纸被风刮的呼啦啦作响,忙朝窗户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吓得从炕上连滚带爬掉了下来。

    只见一个头大如斗的影子正映在窗户上,似乎正在张着嘴,呼哧呼哧地吹着窗户纸。这老板顿时吓得身如筛糠。按理来讲,棺材店一般都是供奉关老爷的,但是由于这几年“破四旧”的原因,已不敢明目张胆地供奉,而这,也恰恰才导致了外面这怪物的肆无忌惮的出现。

    也多亏了这棺材店王老板上了年纪,虽没亲眼见过,但是听说的却是不少,知道自己遇到了邪乎玩意儿。他曾经听一个同行说起过这类事。说是清朝时候,那时候死刑砍头着居多。

    有一日,外面菜市口砍了人,很多人都争相去看,那个棺材店老板也在其中,心里还在暗喜,心道这是又有了生意上门。谁料晚上,却听到门外“啪啪”传来缓慢的有节奏的拍门声。这大半夜的哪来的人敲门?即使死了人,也都是白天来寻棺材,不至于这样吧?

    但是想归想,他还是把门打开了,却见正是白天被砍头的那个人,此时正用手托着脖子,脖子和头连接处,被密密麻麻地麻线杂乱地缝在一起,缝里还有血滴滴答答地往外淌。这老板顿时吓的跌坐于地上,那人却说,自己家人也没人来收尸,暂且只能自己找个栖身之所,只能来你家了。这老板只好给腾出一口棺材,待那人轱辘一下躺进去后便再无动静。连忙偷跑了出去,到了大街上,便吓得“哇呀”大叫。

    第二天一大早,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了,都壮着胆子一起去他那棺材铺。此时那死人早没了动静,安静地躺棺材里,脖子上还赫然露着那些线。这个时候一个做针线缝补活的老太太吓了一跳:这不是我的针线吗?我说昨晚半夜咋听到针线簸箩响,还以为老鼠呢!

    王老板看到窗户这大鬼影子。顿时想到了那个故事,便故作镇定地说:“不知道大仙到我家有什么事要我做的吗?”

    窗户外的影子顿时停止了吹窗户纸。忽然一声特别沙哑的声音说道:“需要你做一件事,对你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

    王老板一听这个,心中暗喜:既然让自己做事,那就说明自己的安全有些保障了,至于做什么事,先听它说。

    “大仙请讲,只要我王某人能做到,定当万死不辞!”王老板把话说的铿锵有力,他知道这样说最应该能讨外面那东西欢心。

    果不其然,窗外的大头鬼影“嘿嘿”地笑了两声,那声音异常阴森,直听的王老板寒毛倒竖,冷汗直流。

    笑过之后,那鬼影说道:“明后,可能会有天官村民前来买棺材,到时候不许卖给他们,不然,我要让你这棺材铺永无安宁之日!”

    王老板心道,这个事简单呀,不就是不做一个人的生意了嘛!便满口痛快地答应了。

    那鬼影见他答应,便又“嘿嘿”地笑了两声便忽然不见了。过了好大一会儿,王老板才敢动弹,地上本就冰凉,加之从炕上滚下来时候衣服被子都没有,不禁重重打了几个喷嚏,搬着已经发麻的脚使劲搓了搓,才能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此时再看那灯,已经和平时并无异样,不再是那豆绿的火苗了,屋里温度也高了许多。但是这一吓,王老板一夜瞅着窗户没敢再合眼。

    果然,第二天钟山和浆糊便找到了他的棺材铺,于是就有了钟山刚才开头所讲的情况。

    钟山本想留在他铺子里,看看是个什么样的鬼,倒是张卫国这边事情紧急,不能耽搁,只能再去买了纸扎,先回来,然后再从长计议。

    张卫国听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满脸焦急,却又无可奈何,眼里竟然开始含泪打转。

    正在此时,屋外传来黄老太太的声音。“无妨!谁说用棺材就是厚葬,没有棺材下葬就是不孝顺了?傻小子别着急,既然如此,我让你因祸得福!”

    黄老太太边说,边撩开门帘走了进来。

    “黄姑,你指的是?”钟山不解地问道。张卫国也是瞪大眼睛看着黄老太太,不知道她这话中是什么意思。

    黄老太太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坐到炕上。“没有棺材不要紧,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我要给你家改风水!钟山,你和你父亲学的还不到家呀,居然这都问我?”

    钟山被黄老太太这句话羞的顿时脸红到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