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9】 有疑释疑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为自己的这个推断感到震惊。如果浆糊的爷爷真没死,那他为什么不和彭大夫他们生活在一起呢?

    忽然,西屋里的灯亮了起来,能看到黄老太太的映在窗户上的影子。钟山脑子里立刻闪过白天去买棺材的时候,那棺材店王老板拒绝自己的理由。映在他窗户上的那个影子是人是鬼呢?从他感觉到异常寒冷,油灯发绿光来看,那是遇鬼无疑了,可是如果是鬼的话,为什么不进屋里却只是在窗外呆着,警告他而已?

    钟山转念一想,才算明白。那鬼也真是够聪明的。如果进了屋里,把王老板吓死之后,那自己去买棺材,由于没了主人,便很可能先拉回来再说,顶多给他家人一些钱,人家断然不会不做这个生意,死人的事和别的不一样,所以定会答应。但是警告恐吓一下的效果就不一样了,这样一来,王老板由于忌惮,宁可损失这个生意,也不愿意去得罪鬼,如此一来,自己买棺材的事情便做不成了,人家主人在这,自己总不能去抢。

    这鬼倒底是何来头,竟然不让张木匠睡棺材?是有仇还是另有隐情?从张卫国嘴里得知,似乎张木匠平日还算老实巴交,人缘还可以,并没有和什么人结下梁子。

    钟山想到这里,便想要把刚想到这情况和黄老太太去说,但是到了门口,想到她刚才的情绪,又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该不该现在去问?

    谁料,屋里传来黄老太太的声音:“进来吧。”

    钟山应声撩开门帘走了进去。

    黄老太太坐在炕上,将钟山买的那些彩色硬纸壳摆在炕上,拿着剪刀正欲裁剪。

    钟山试探地说道;“黄姑,您没什么事吧?”

    黄老太太手里的剪刀顿时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没事,没事的。”

    钟山点点头,欲言又止。

    “说吧,是不是你小子又想出什么事了?”黄老太太把剪刀放下,看向钟山,说道。

    “黄姑聪明,我真是想到了奇怪的事。”钟山忙把炕上的纸壳收拾了一下,一屁股也坐到炕上。

    “少拍马屁,快说什么事。”

    钟山便把刚才在院子想到的根据那王老板受鬼胁迫不敢卖棺材的事想到的疑问说了一遍。

    “嗯,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下午在外间屋里也听到了。当时我也想过这个情况,这事和天官墓应该是有关系的。我为什么让张木匠早点入土,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转念一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卫国想尽孝,那我们就给把木匠的后事好好操办一下。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在天官墓收了女鬼,此时咱们二人都在这里,料想它们也不敢冒然来这兴风作浪,所以才有了这件事吧。”黄老太太严肃地说道。

    “原来如此。”钟山说道,然后安静了片刻,又问道:“黄姑,那这人皮到底有什么用啊?我现在能看到它里面居然有个淡淡的影子。”钟山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张卫国听到。要知道,这人皮可是他前妻的。如果被他知道了,还不知道半路又要出什么岔子。

    “这里面的影子是卫国的媳妇。”黄老太太慢慢地说道。

    “什么?”钟山从炕上跳了起来。“您……您是说这……这是他媳妇?”钟山指着外间屋说道。

    黄老太太点了点头。

    “这太……太不可思议了!”钟山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媳妇不是被他前妻的猫侵入体内,变成僵尸了吗,我可是连僵尸尸体都给烧了的……不对,我从鬼子岭回来的时候,见到他媳妇已经尸变了,但是并没有变成僵尸,而是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钟山疑惑地说道,然后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黄老太太说道:“他媳妇的魂已早已被那女鬼夺走了,不然怎么会发生那样的变化?女鬼将她的魂魄控制住了,以魂养魂。进入她尸体的,是那猫的恶灵。那只猫是极阴之地待久了然后出来的,所以你看到那只猫的时候,一定感觉很冷吧?”

    “以魂养魂?!”钟山吓了一跳。他曾经听父亲说过,有一种恶鬼,会吞噬或者拘禁别的魂魄为自己所用,或吃或炼,让自己便的更加强大。想不到居然现在让自己遇到了。震惊之余,继续答道:“是的,我看到那只猫眼睛的时候,是感觉特冷。”

    “那目光只有阴阳眼的人看到才会感觉冷,因为你天生体质通阴,所以能感受得到,别人像卫国、浆糊……他们就感受不到。”黄老太太说到浆糊,忽然停顿了一下。

    钟山知道定是黄老太太提起浆糊,又想起了刚才的事。这黄老太太内心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一直追问浆糊,莫非浆糊家世很是奇特,黄老太太和他家有什么纠葛?

    钟山见黄老太太的情绪似乎又低了下去,忙转移注意力,问道:“黄姑,你“说这个消息要不要和他说?”钟山指着人皮,眼睛瞥向外面。

    “明天再说吧,明天他也会知道了。”黄老太太慢慢地说道。

    钟山点头应诺,见黄老太太又把剪刀拿了起来,知道她这是不想说话。此时正好外面的张卫国将晚饭做好,正欲喊二人吃饭,便和黄老太太一起走出西屋,来到了东屋里吃饭。

    众人也都累的不行,席间并无多语,更像是各自揣着自己的心事,只有浆糊一直撇着嘴,满脸的不满意。钟山还时不时地朝浆糊使眼色,奈何这小子眼睛虽脸上挂满了不开心,但是眼睛却从未离开过桌子上的饭菜,嘴里也一直没有停过。钟山干着急,却又不能发作。

    吃罢饭,黄老太太嘱咐大家都早点休息,今夜她自己在西边屋里。然后让钟山画几道驱鬼符,挂在窗户和房门上,房檐上也挂几张。虽然猜测那些邪祟东西不敢贸然前来,但是还不得不防,省的不必要的麻烦出现。

    一切安排妥当,黄老太太径自回了西边屋子,裁她的纸壳去了,而钟山和浆糊则钻了被窝,留的张卫国独自在外间屋里,跪在父亲的头前的长明灯前,往火盆里给父亲烧着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