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0】 夜鬼进院

作品:《灵魂当铺

    这浆糊似乎永远睡不醒一样。有时候,钟山甚至都有些羡慕,似乎永远没有心事,无忧无虑。

    虽然忙了一天已经是很累,但此时浆糊倒头就睡,震天的呼噜声还是把钟山吵的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脑子里如过电影一样,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一件件从大脑里划过,纷繁复杂,理不清,想的钟山头都微疼。

    眼见着月亮已挂中天,时间又过了两更,算时间大约应是在十一点左右。正在此时,外间屋里传来张卫国的咳嗽声,钟山忙从被窝了探出身子:“张大哥,早点休息一下吧,身体要紧。”

    张卫国外面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钟山想了想,便又钻回被窝,平躺着,看着窗户外面。张卫国家窗户也是那种老式的窗子,并无玻璃,也是用窗户纸贴的。钟山不禁打了一个喷嚏,心道这天真是冷,刚探了一下身体就着凉了,便又往被窝里缩了缩,把身上的被子裹的更加严实。

    张卫国从外面撩帘进来,在炕梢找个更厚的一件衣服穿上。边穿边说道:“这天是怎么了,怎么说冬天也快结束了,怎么好端端突然这么冷了,比三九天还冻的慌。”

    钟山随后应了一声,忽然隐隐感觉不对劲儿。看着张卫国去了外间屋,自己也赶紧起来,把衣服穿好,又检查下平日里装的那些东西一一都完好,下炕去了西屋。

    黄老太太并没有睡着,还是继续拿着剪刀裁着那些纸壳,只是看去,钟山并不能看出她剪的是什么。

    黄老太太见钟山进来,放下剪刀,说道:“怎么,你也发现了?”

    “黄姑,不对劲儿,我感觉外面有东西。”钟山严肃地说道。

    “恩,我也感觉到了。你不是都画了符封好了门窗了吗?我们不要着急,先静观其变。”黄老太太说罢,又把剪刀拿了起来,继续剪那纸壳。

    钟山见黄老太太如此说,便不再说什么,只是坐到一边,帮她挑了挑油灯里的灯草,屋里顿时亮了许多。然后说道:“我要不要告诉他俩,让他俩来这屋里?”

    “不用,该干嘛就干嘛,喏,你帮我把这些纸壳按照样子放好。”黄老太说道。

    钟山虽然不放心,但是有句话说:艺高人胆大。黄老太太绝非等闲之辈,和自己父亲同辈,道法定是比自己强上不知有多少倍,有她这话,自己心里安稳了许多。

    “黄姑,你这是剪的……”钟山拿着那些裁剪好的硬纸壳问道。

    “明天你就知道了。”黄老太神秘一笑,然后说道。

    钟山不解,疑惑地把那些收好,放到一边。此时,屋里的温度似乎比刚才又冷了许多。钟山紧了紧衣服:“这冷的天,比我老家那还冷。”话音刚落,油灯里火苗顿时暗淡了一些,火苗从幽黄色逐渐变的有些发蓝,发绿。

    钟山看着黄老太太,“来了。”

    “让它们在外面先闹腾吧,进不来屋子就行。”黄太太说。

    外面起了风,吹的院子的东西叮叮咣咣,东倒西歪。房子本是石头垒成,此时只听得屋面墙壁似乎有爪子挠墙的声音,“刺啦,刺啦”直响。

    钟山忽然听的东屋里传来浆糊的喊声,“钟叔,钟叔。”

    钟山这边应声。

    不消一会儿,浆糊裹着被子来到这屋里,边走边打着喷嚏。“这什么天,要冻死你浆糊爷爷呀?”

    钟山见浆糊进来,赶紧看了看黄老太太,她脸上并无任何不悦之色,便眼神示意赶紧出去。浆糊哪里懂得钟山的眼色,不禁问道:“啥事啊,钟叔?”

    钟山心里那个急,却只能干瞪眼,没话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很是尴尬。

    黄老太太笑道:“行了,使个眼色还让我看到,既然过来了就在这屋里呆着吧。卫国,你也来这屋里吧。”

    只听着门闩被打开的声音,张卫国随口应着,“我先去抱些柴烧烧炕,别把你们冻坏了。”

    钟山一惊,忙窜了出去,一把将张卫国正要打开的门顶紧。

    “这……”张卫国被吓了一跳,脸色刷白地盯着钟山。钟山突然出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别说张卫国脸色刷白,就是钟山脸上也是急出一丝冷汗。多亏自己的耳朵灵,反应快,不然慢了一步,张卫国把门打开,还不知道又要出什么问题,如果外面那鬼进了屋里,对张木匠的尸体再有什么想法,那岂不是又要多出什么岔子?

    浆糊和黄老太太也从屋里跑了出来。张卫国见三个人齐刷刷地盯着自己,不知所措:“怎……怎么了?我只是想去外面抱着柴给你们烧烧炕……“

    黄老太太眼圈一红,“没事,孩子,不用去,到屋里来吧。”

    张卫国疑惑地跟着黄老太太进了西屋。钟山把门重新闩好,然后又认真地检查了一遍,才和浆糊重新进了屋子。

    “外面有脏东西,由于钟山画了符,他们进不来,所以在外面兴风呢,感觉到冷,就是它们捣的鬼。这个时候,它们正盼着你去开门呢,好趁机进来,对你父亲的尸体不利,所以钟山才那么着急把你拦住的。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他们成不了什么气候,我们现在就是想尽办法让你父亲的丧事能顺利办完。外面它们就是来捣乱的,不用理会。”黄老太太摸着张卫国的头慢慢地说道。

    不知道是黄老太太这番话起的作用,还是刚才那抚摸自己头的手具有某种力量,张卫国刚才砰砰跳的心竟然逐渐安静下来。

    房子是木门,院子的阴风吹着门缝呜呜直响,吹进屋里,直吹的火盆里纸灰满屋飞扬,继而门上传开“咯吱~咯吱”挠门的声音,那声音就如深夜老鼠啮咬木头的声音。听得张卫国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浆糊本来还是坐在炕上,突然“腾”地坐了起来。“钟叔,黄奶奶,咱就任由外面那些东西作怪?钟叔,把你瓶子给我,我收了它们去!”

    “不许胡闹。”钟山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