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1】 乱鬼闹夜

作品:《灵魂当铺

    被钟山一喊,浆糊本想犟嘴,看着钟山瞪眼看着自己,便很不情愿地重新坐到炕上。

    钟山本就没有生气,看着浆糊这个样子,终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笑我干嘛?”浆糊被笑懵了,问道。

    “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英勇了?还和我要瓶子,拿过去那瓶子你就会用了?”钟山还是笑个不停。

    浆糊挠着头:“那个……那个……,不会用,嘿嘿……”

    “给我好好待着,一切听黄姑安排。”钟山说道。

    黄老太太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从炕上向外面看去。风吹得窗户“哗啦哗啦”直响。也多亏了刚过了春节并不久,所以窗户还算结实,不然按照风这样吹下去,估计早就吹破了。

    钟山掏出一张符,浆糊见状,兴奋道:“我就说嘛,以你的性子不可能让外面那些东西跑掉的。加油钟山!”

    “加油你妹,我不过是烤烤火而已。”钟山眼神复杂地看了浆糊一眼,然后对黄老太太说道:“黄姑,这个时候我用引阳咒可以吗?”

    钟山之所以这样问,正是因为他打算用引阳咒焚灵符来取暖。“引阳咒”,顾名思义便是能引阳驱阴,此时正好可以和外面阴风引起的刺骨寒冷相抵,这钟山刚才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但是却因为一个客观问题而迟迟下不了决心,那便是张木匠的尸体。“引阳咒”不过是能够让阳气充盈,温度提升这么简单,它同时还对尸体产生不好的反应——尸体温度升高加速腐烂,更厉害的便是容易引起尸体“俩活”,即诈尸!

    黄老太太见多识广,道法高强,所以钟山想征询一下她的意见,不然这样冷下去,自己和黄老太太估计会持心咒的还可以,就怕张卫国和浆糊被折腾一晚上,不死也得大伤元气。

    黄老太太看了看钟山手里的灵符,让他稍等片刻,而是自己下了炕,从被子里撕开了一些棉絮,吩咐张卫国将张木匠耳鼻口和二阴全部赌住。

    钟山顿时明白了,给黄老太太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拿过棉絮,自己去做这个事儿。他知道,只要将张木匠身上所有的孔塞住,那样引来的阳气便不会被他吸收,这样自然就没事了。

    钟山不由得敲了敲自己脑袋:平日里自己还算聪明,怎么遇到黄老太太,自己顿时像傻瓜一样了?是有人替自己思考,自己大脑偷懒了?还是真应了那句话——姜是老的辣,只是黄老太太太聪明的缘故?

    收拾完毕,钟山将食指和中指夹捏灵符,掐决念咒,灵符“腾”一声,无火自燃,直到烧到手指的时候,钟山才恋恋不舍地将它丢进火盆。这引阳咒带来的阳气让这么长时间挨冻的自己顿时感到肉酥骨麻的,很是舒服。

    由于不放心,又特意掀开张木匠身上盖着的尸单,盯着看了一会儿。发觉并无异常,方才放下心来。

    钟山走到门前,从门缝里朝外看去。只见院子里均是小旋风,呼啦哗啦卷着院子里杂七杂八的东西。那些小旋风似乎发现了他,均快速地聚到门这,似乎要和钟山对峙一般。

    钟山心里直气,如果放在平时,自己早就冲出去跟它们斗上一斗,管他谁赢输,气势上不能输了。可是此时,还是要先求稳,把张木匠的丧事好好办完,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钟山看着屋檐下挂着的驱鬼符虽然被风刮的哗啦啦直响,倒是挺结实,并没有丝毫受损,钟山便放下心来。如果外面那些东西真的厉害,这几张灵符是不能拦住它们的。这也正验证了黄老太太的说法,它们不过是小喽啰,成不了气候的。

    钟山重新进了屋里,简单说了下外面的情况。黄老太太说道:“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

    张卫国似乎还不放心,转眼看看钟山。

    “去睡吧,我也困了。”钟山说道。

    这温度一上来,所有人都开始有些犯困,尤其浆糊。浆糊本来就裹着被子,此时打着呵欠,嘴里含含糊糊地听不清说了什么,拽着张卫国就去了东屋。钟山和黄老太太说了几句话,也走了出去。

    虽然外面阴风阵阵,众人除了张卫国皆是充耳不闻,直到远处别的村里鸡鸣之声响起,方才渐渐支持不住,昏昏睡去。

    一夜无事。

    钟山醒来的时候,外面太阳已升起很高,见浆糊和张卫国还在一旁沉沉睡着。便独自从炕上爬了起来,见房门已经打开,黄老太太正在院子里转悠,便问声早,走到她的身边。

    “昨晚这些东西挺能折腾呀。”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四周扫了一眼,只见整个院子里的东西被刮得东倒西歪,再看墙上,居然有几道爪子的抓痕,钟山忽然一阵后怕。有抓痕说明昨夜定是什么动物出现,钟山忽然想到前夜看到的那些尸蟞,虽然那是邪物,但是也毕竟是动物一类,莫非这幕后的主谋可以同时驾驭鬼物和灵兽?那人的能力该有多强大!

    钟山盯着墙上的那几道抓痕看得入神,全然没有注意到黄老太太已经现在自己身后。

    “我早该想到这个……”黄老太太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声音不大,但是嗓子却是哑了一些,钟山一时没注意,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

    钟山回过头,看着黄老太,期待着她继续讲下来。谁料黄老太太并不再说话,而是朝天空叹了一口气,然后略带蹒跚地走进屋里,将背影留给钟山。

    这一夜之间,黄老太太似乎衰老了很多,或许是熬夜的缘故?钟山刚才见她的脸色不是太好,眼神也没了昨日的光彩,不禁感慨道:岁月不饶人的。想当年,她和自己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一个还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此时,她已是霜鬓斑白,皱纹横壑,而自己的父亲也已是与世长辞。

    钟山有些黯然神伤地也随之进了屋里,一边喊着浆糊和张卫国起床,一边走进黄老太太的屋里。刚一撩开门帘,钟山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