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3】 诡墓谜团

作品:《灵魂当铺

    “你在家陪着张大哥就可以。”钟山说道。

    浆糊本是要打算追上去的,听钟山这么一说,只得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心道,守着一个不爱说话的大男人和一个死尸有什么好的?

    钟山和黄老太很快出了村子,正好路过戏台。

    “黄姑,我到您住的那个房子有个地井,井下有个地道是通在这里的。不知道那起什么作用的啊?”由于和黄老太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比较熟悉了,也感受到她对自己还算不错,所以钟山犹豫了一下便把问题抛了出来。

    “那个地道……那个地道最起码得有几十年了,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就有。具体是做什么的,我也不清楚,我只是来了之后也才发现的。他并没有和我说过。我也在里面走过几次,倒是方便了许多。村里还有人的时候,我就已经住过这里,为了怕大家看看到我,所以从地道里通过。”黄老太太想了想,然后说道。

    “您的父亲?您为什么怕被别人看到呀?你又没做什么坏事!”钟山不解。

    “我的父亲……唉,不提也罢。我已和他没什么关系……”黄老太太叹气道。

    “您的父亲是不是叫黄三爷?”黄老太太话音未落,钟山便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你怎么知道?”黄老太太忽然转头盯着钟山,眼神很是复杂。

    钟山第一次见到黄老太太这样的眼神,没了往日的慈祥平静,换之一副凌厉警惕的眼神。“我……我是听张木匠说他小的时候有这么一个人,他十来岁的时候,黄三爷三十多岁,后来黄三爷从村里失踪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待了不久,又失踪了。我也不知道您是不是他的后人,这是我……瞎猜的……”

    黄老太太盯着钟山看了一会儿,眼里的凌厉才消逝,又换回之前的状态。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错,那就是我的父亲,江湖人送外号黄三爷,不过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他,那样的人不配做我的父亲。”

    钟山一阵愕然,心道,到底他们父女俩发生了多大的事情,竟然让父女成仇?但是,一时却不好再问。

    二人在戏台旁站了一会儿,谁都无话。钟山想打破这个尴尬,于是脑子飞速运转着,想要好个话题。片刻过后,钟山又问:“黄姑,这戏台到底有什么蹊跷呀?那晚咱们遇到的鬼戏子,为什么会平白无辜要夺人性命?”

    “这和那个天官墓有关系。本来这村子便是个守墓村,专门为守护这李天官的墓而建立的,人口不多也不少。当年不知道哪位得道高人给这村子和墓地设的局,让这村里人丁不会旺盛,以防李天官阴德不足,无福承受,其实另一个原因便是防止阳气过盛,压过这墓地的阴气。但是如果殉葬的话,他虽位高权重,却是不能有这么多人,而且道人告诉他,给守墓的人下了诅咒,然他们世代为他守墓,要比那些人被埋进墓地更能荫及长久。好像是受了皇帝的贬谪,他更不能违抗皇命而为。”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

    “这李天官生前爱看戏,据说在任的时候,专门养了十几个伶人供他享乐。所以修墓地的时候便在这同时筑了这么戏台,他在那墓地里就能直接看到这儿。”黄老太太说着,用手指了指天官墓的方向。

    钟山抬头看去,果然如此。那天官墓真是隐约可见,再换个角度便看不到了。

    黄老太太继续说道:“李天官死了之后,那十几个伶人自然也是难逃,随着他一起入了墓地,做了殉葬,由于有人数限制,其余的家丁侥幸活着,成了这天官村的守墓者,世世代代,直到今天。但是,我也纳闷的就是,这天官村为什么最近这些年,突然人开始死的频繁,到今天竟然只剩下了张卫国。如果咱们再不能解开这个谜的话,估计张卫国也难逃厄运。”

    “是的,这也是感觉蹊跷的地方。这墓地阴气十足,断不是一般的墓地那么简单,而且,我认为陪葬的不仅仅是那些伶人,不然不至于有这么大诡异。听张卫国说,这村里死人开始频繁,其实是从他的前妻死的时候开始的。村里本就几十口人,但是这十来年却死了这么多!据张木匠生前说,这村里从未因为饥荒饿死过人,那这十来年死这么多,便绝对非同一般了,我感觉是这墓地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说,有什么歹人动了什么手脚!”钟山说道。

    黄老太太听完钟山最后一句话,忽然浑身一颤,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钟山只是以为是她昨夜未休息好的缘故,也未多想。

    “走吧。”黄老太太说道,然后迈步朝天官墓方向走去,钟山紧紧跟在后面。

    二人走了片刻,到了山脚下。

    钟山指着远处那几棵歪脖松树,“那里便是张卫国前妻上吊的地方,据说当年还是张卫国找的您,您给了他绳子什么的?”

    “是啊……”黄老太太盯着那几棵树,叹了一口气。

    “当年,您怎么就知道让张卫国准备那些东西,什么绳子,香灰,还有不让他媳妇穿红衣什么的。我当时听了张卫国说这些,真的很是惊讶,心道这是哪里的神仙,竟有这般道行,没想到现在却和这个老神仙站在一起呢!“钟山笑着说。

    “当年……当年呀当年,往事不堪回首呀,唉……真怀疑和你父亲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只有那个时候,自己身心才是最愉快的,才能短暂地忘却那么多的烦恼,唉……”黄老太太叹了口气,又开始不说话。

    钟山心里不由得着急,见她似乎又有话说,却是欲言又止,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安静地看着黄老太太。

    “事到如今,到了我这个岁数,都不知还能不能活过明天,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还不如和你都说出来,图个心里轻松。”黄老太太走到山脚下那块将上山路分成两条的石头上坐下。

    “我和你说说我的家事吧。”黄老太太似乎拿定了主意,然后拍了拍石头,示意钟山也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