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4】 榜眼之怨

作品:《灵魂当铺

    “哦?”钟山心里暗喜,自己正愁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问黄老太太的身世,此时她却自己提出来了,这对于自己可是一个好消息。

    钟山并没有坐到黄老太太身边,而是一屁股坐在路边的一块小石头上,和黄老太太面对着面。黄老太太身上有太多的疑问,他要好好去倾听。

    “从哪里说起呢?”黄老太太朝天望了望,然后吐出一口气,“就从这李之道说起吧。”

    钟山双手拢着腿,点了点头。

    “李之道本是江西吉安人,从小饱读诗书,十多岁就已经在坊间小有名气,虽然有不少人爱慕他的才华,可是大部分都因为他家太穷,所以一时也没找到媳妇。他父亲是个做豆腐的人,每日都去给一些饭馆送豆腐为生,人称'豆腐李',其中有一家饭店的老板有个闺女,年方十六。”

    “有一日,这豆腐李身体有恙,动不了身,便让李之道给送送了去,更巧那天出来那饭店老板的闺女正好和她母亲上香回来,见到李之道,一见倾心,李之道也是心中春动。从那之后,李之道就经常借着帮父亲送豆腐的名义去那饭店见那家小姐。可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一个未出阁的大闺女老是出去抛头露面总是不好的。那个时候受'程朱理学'影响很大,女子这样出去是断不允许的,于是那老板便经常阻止自己的闺女出来,并且见李之道这么穷,心里更是百个不乐意。最后拗不过,便随口说了句:学问买不来饭吃!你不是有学问吗?有学问就给我考个状元回来,我就把闺女嫁给你!”

    “李之道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有这一条出路,所以便打点行装,只身北上考取功名。”黄老太太继续说道。

    “好俗的剧情,和戏文里唱的一样。”钟山瘪着嘴说。

    “不是有句话说吗?艺术来源于生活。看着俗,可那的确就是事实。”黄老太太补充道。

    “这倒也是。”钟山点头道。

    “一切进展还算顺利,李之道到了北京,第三年便上了榜眼,时间还不算长。据说当初要做官的人朝廷是允许先回家报喜省亲然后回京候缺,或是直接赴任的。李之道心想正好回家,把父母和自己的未婚妻一并接到北京,自己也便可以近距离天天守着他们。想罢便带着随从,兴高采烈地衣锦还乡,一路上想象着和未婚妻重逢时候的喜悦,父母看到自己时候的兴奋,谁料到家之后,迎接李之道的却是冰冷紧锁的家门和邻居们异样的眼光。”黄老太淡淡地说着。

    “哦?”钟山身前往前欠了欠。

    “细问下去才得知,自己的父母已在去年便相继双双离世了,到了那饭店再去寻妻,虽然那饭店老板一脸嘻嘻哈哈,满脸堆笑,但是却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事实,闺女也早已另嫁富家公子。李之道忍着悲痛,详细了解事情始末,才得知李之道走了没几个月,坊间便传来消息,说是李之道在北上的路上,遇到歹人,被人杀害分尸了,尸骨无存,死的悲惨。父母听到这个噩耗,都是相继急出病来,更是悲痛不已,无心做生意,这样一来,豆腐坊生意也是一落千丈,渐渐家里竟没了活路。那掌柜女儿倒是时不时偷偷送来些细软帮着度日,但是每次看到李之道的父母,他们的病都比上次更加严重一些,从他们身上也渐渐感受到李之道的死,或许是真的了,心存希望的心顿时没了着落。后来被家里发现之后,也看管甚严,不允许迈出家门一步,即使出门,也定是派俩下人跟着,不允许和李之道的父母接触,后来,就有富家子弟前来提亲,这饭店老板自然乐意,闺女也已无他选择,便答应了那门亲事,然后早早地拜堂成亲了。”

    “李之道的父母本身还因为有这未来的媳妇作为精神依靠,听闻人家已嫁给他人,更是悲从中来,这无异于雪上加霜,双双下不来床,没过几个月,也都相继病逝,后事都是邻居帮着料理的。无人不唏嘘,无人不惋惜。这一家三口好好的,竟然因为李之道的一个承诺,人亡家败。”

    “李之道得知了原因之后,悲痛万分。给父母上了坟,又谢过众邻居之后,便心灰意冷地赶回京城,临行前,写了一封信,托人交给了那饭店老板的闺女。李之道回京之后,努力忘记痛苦,一心为政,很快便被朝廷提拔重用,中年便已升任天官之职。明朝朝廷党争严重,李之道也成了政治的牺牲品,被皇帝贬谪,不久便也抑郁而死,虽有了万贯家财,遗憾的是却无只儿半女。李之道有几个要好贴心的手下,文官怕死,武将可不怕,有几个武将竟然将自己的家丁安排到这天官村为其守墓,甚至要求石匠将自己的塑像雕刻于墓前神道两侧,世代为其守护。”

    “李之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死后决定不葬回老家的?这李之道真是可怜,可悲,不过他也算是个得人心的人物了,死后有这么多人帮其料理后事,这比很多落井下石的不知要强上多少倍。”钟山听罢,唏嘘道。

    “是啊。甚至专门给他请了道法高深的道士,设下了这个守墓村,让所有人都世代守墓。”黄老太太叹了口气,答道。

    “可是,李之道和您的家世有什么联系呢?”钟山听到这里不禁问道。

    “因为……我刚才提到的那个饭店老板的闺女,我就是她的后人。”黄老太太慢慢地说道。

    “啊?”钟山一惊。惊讶的不光是这个消息,而是他内心的推测。

    李之道才离开家几个月,坊间便传出他遇歹人的消息,而且传的有模有样,谁会出这损招?想必定是和他家有仇之人,但是一个做豆腐的人,能有什么仇人,只能说是同行竞争对手或者另有利益可图之人。时间不久,就有富家子弟前去提亲,莫非是那富家公子贪慕小姐美色,然后指使人设得这么一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