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8】 破阵下山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将那石头搬到黄老太太身边,且看她如何处理。

    黄老太太却只是示意他放到一边,便不再理睬,更是碰都没碰。

    钟山疑惑地问道:“黄姑,石头给你搬过来来了,你……”

    黄老太太仍然不说话,而是继续扫视着这片坟地。或许是由于刚才搬动那石头伤了阵法的缘故,坟间忽然起风,风虽不大,却各个打着旋,把地上的杂草卷起很高。

    此时钟山定睛去看,才发现刚才那几股旋风起来的地方各自下面堆着一堆碎草,形成一个个的小草堆,唯独有一个地方,非但没有草堆,地上却有一个凹坑。

    黄老太太呵呵一笑,指着那个凹坑说道:“喏,这么不就知道该把石头安放在什么地方了?”

    钟山一脸崇拜地看着黄老太太:“黄姑,您真是神人呀!”

    “你小子少拍我老太太的马屁。是不是想学这?”黄老太太早猜透了钟山的心思。

    钟山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这套东西还是从你钟家学的,你却来向我学?当年,我可是磨了你爷爷好多天才教给我的,他告诉我,这东西要靠悟性,能学则学,不能学就不要勉强自己去接触,古今以来,多少研究奇门遁甲的人都是疯癫了终。这东西以后再学也不迟,等你心性纯净,心底再无杂事的时候,才适合学这。”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听到她这手段居然是跟自己家学的,不由得惊讶异常,当听到无数的人因为学这疯癫,想想自己现在的内心,还是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黄姑,我们现在还需要做什么?”钟山抬头看看天,此时太阳已挂当午,时间已是晌午。

    “主要目地就是来看看坟地,提前观察一下,省的出什么不必要的岔子。”黄老太太边说,边往外走。

    钟山便躲着那几股旋风,走到那风下有凹坑的地方,将石头放了上去,顿时,邪风立停,一点风丝都没有,显得很是安静。

    钟山心道,这好东西以后一定要学到手,还得好好利用才是,父亲曾教过自己,可是自己嫌麻烦,光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口诀便是让自己头疼不已,经常逃出去玩。此时他才意识到那东西就有如此神奇魔力,不由得又是羡慕又是悔恨。

    钟山追上黄老太太,二人一前一后沿着小路下山。

    走了一会儿,钟山忽然又想起一个问题:“黄姑,我去过你家院子里那个地道,在那地道里我看到墙上有一副画像,是不是那个李天官呀?”

    “是的呀。那是我父亲那个时候就挂在那里的,我到这村里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给掸一下灰,只是我老了,这爬上爬下实在耗费体力。”黄老太太在前面头也没回,接着钟山的话答道。

    “可是……”钟山欲言又止。

    钟山料想自己把那幅画像摘走的事,黄老太太并不知道,虽然在一起待了两天了。她更不知道那画像后面暗阁里藏着的那半只羊皮卷也被自己拿到手里。

    “可是什么?”黄老太太停止脚步,转过身问道。

    钟山挠挠头,说道:“那幅画被我给摘下来了……”钟山说道。

    “哦?那你没把那幅画像弄坏吧?”黄老太太倒是显得很是镇定,或许是出于对钟家人的信任,她没有显得着急。

    “这怎么可能呢,还放在张卫国家里呢,只是这两天一忙,也忘了跟您说这个事儿,您不怪我吧?”钟山忙答道。

    “不会怪你的。回头你还给我就是的。”黄老太太淡淡地说道,转过身,继续下山。

    钟山心道,看黄姑这反应,似乎她并不知道那画像后面的玄机,那自己到底该不该把那羊皮的事儿告诉她呢?下山一路,钟山都在纠结着这个事情,他非常想知道那羊皮上到底写的是什么内容,可是毕竟才和她接触没几天,虽然她说自己父亲有多熟悉,而且似乎并没恶意,但是冒然把那种重要的东西给她看,万一有什么差池,后果不堪设想,况且她能力如此之高,自己怕不是她的对手,万一自己看错了人,到时候肠子悔青也没人同情你的。

    思前想后,不给她看的决定占了上风。但是,只怪自己当时太过大意,打开这羊皮的时候,张卫国可是在场的,如果张卫国说出去,那岂不是更显得自己有所隐瞒?到那时候,自己则显得里外不是人了。

    不过,料想张卫国此时也没心思说这个,即使要说,也得是等他父亲的丧事结束之后了,暂且先看看黄老太太的表现再做决定。

    钟山想着,伸手探进怀里,重新摸了摸那两张已放在一起的羊皮。

    下了山,二人边聊边进了村子,回到张卫国家里。

    浆糊正坐在院子里摆弄着那把铁锨,用个石头子正努力挂着铁锨板上的泥土,发出刺耳的“吱吱”的声音,铁锨却被他擦的锃亮。

    张卫国正在做饭,见二人回来了,忙跑了出来。

    “大仙,兄弟,怎么样?”张卫国焦急地问。

    “没事了,今夜亥时给你父亲出殡。”黄老太太说道。

    “亥时是什么时候?”浆糊一旁挠着头问。张卫国眼里也是迷茫一片,显然,他也并不知道这个亥时指的是什么时间。

    “亥时就是晚上九点到十一点。”钟山补充道。

    “直接说九点到十一点不就得了嘛,还整的文绉绉的,害我听不懂。”浆糊嘟囔着。惹的钟山和黄老太太实在无语,很是无奈。

    张卫国本是老实巴交之人,钟山他们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钟山话说完,便见张卫国回头看了看屋里还停在灵床上的父亲,抹了一把眼泪。钟山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不由得也是鼻子一酸。

    黄老太太进了屋里,众人随后。

    黄老太太指着炕上已经粘好的纸棺材和盔甲纸人说道:“今夜就用这棺材,戌时入殓,亥时出殡。这些官兵便是给你父亲保驾的。”

    “这个……这个行吗?”张卫国虽知道黄老太太是个半仙,可是刚才的话,未免也太过夸张了,自然半信半疑。

    “怎么不行?还有这些东西呢!”黄老太太边说,便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