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9】 木匠入殓

作品:《灵魂当铺

    只见黄老太太拿出来的正是那几个木偶,微有不同的是,这些木偶此时身上都被贴上了白纸,失去了之前的底木纹本色,在纸棺材和一堆纸人里,显得更加诡异。

    这些物件的用途,钟山已猜测的差不多。不过张卫国和浆糊二人,却是看得目瞪口呆。

    “今夜,这就是我们的主力。”黄老太太说道。

    张卫国听了一阵头皮发麻,脑子里想着一群纸人、木偶前呼后拥的样子,实在恐怖。

    浆糊头脑简单,倒是没有脑补,伸手拿起炕上的一个纸人,“这怎么做主力啊?”

    “晚上你就就知道了,先吃饭,先吃饭。”钟山从浆糊手里夺过那个纸人,催道。

    几个人吃饭,席间又聊了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

    到了下午,几个人分工,把东西都准备齐整,张卫国在黄老太太的指导下,给父亲擦干净身体,然后换上寿衣,这是张木匠几年前就已给自己准备好了的。

    繁琐碎事,几个人倒是也没闲着,一直忙到日落西山才闲了下来。黄老太太嘱咐大家现在先好好休息一下,晚上都打起百倍的精神。

    各自躺在自己的屋里,浆糊的呼噜再一次起来,对于这么一个沾枕头就着的人,钟山倒更是有些羡慕,因为此时自己虽然疲惫,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反复地在脑子里想着今晚可能发生的事情。

    张卫国自然也是如此,疲惫、悲伤、孤独,各种情愫交织在一起,扰的他心烦意乱。

    不知过了多久,大家才稍稍迷糊着。

    钟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到自己只身一个人,走在天官墓地了,远远地听着有人叫着钟山的名字。钟山心里纳闷,心道这里能有谁认识自己呀?想着,便往前走,渐渐看到墓碑旁边闪出一个人影,却看不清脸,更为奇怪的是,那人居然穿了一件现代的衣服。这墓里的人不是明朝人吗?怎么会有这衣服?钟山不禁纳闷。

    钟山很是疑惑,再往前走,忽听得身后传来黄老太太的声音:钟山,钟山!而前面那个影子也是一直喊着自己的名字。钟山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前走了。听着黄老太太不停地喊着自己的名字,钟山想回应她,但是嗓子里却是一点点声音都发不出来。钟山心急如焚,使出全身的力气,终于答应了一声,那声音是那样的凄厉,听着自己毛骨悚然。

    钟山“腾”地一下,从炕上坐了起来。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此时外面夜幕已经降临,整个村子显得异常安静。黄老太太站在自己面前。

    “都起来了,到了我们该忙的时候了。”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揉了揉眼睛,使劲搓了搓脸,让自己赶紧从梦境中走出来。然后掀开被子,将张卫国和浆糊喊了起来。

    几个人都知道时间到了,下一步便是要给张木匠出殡了。这诡异的出殡,别说浆糊和张卫国,即使钟山也是头一次见,心里既期待,又有些担心。

    钟山等人将所有出殡东西按照顺序一一摆放在院子里。黄老太太一旁指挥,纸车马人一应俱全,然后又将那些剪好的盔甲纸人放于四周。钟山看着满院子的纸车纸马纸人,心里暗叹:这也着实成了规模,并不比一般人家办事逊色呀,如果这些东西到了下面真的为张木匠所用,那他岂不是过上了王公贵胄的生活?也多亏了今夜无风,不然这些东西岂不是被刮的七零八乱,东倒西歪的?

    安排落定,黄老太太便去一旁净了手,擦拭干净后,先围着院子快速转了一圈,边走,嘴里边振振有词。所经之处,那些身披盔甲的纸人顿时一个个立了起来,身上的那盔甲的金光也开始有些夺目。

    众人都惊的目瞪口呆,钟山心道,黄老太太的道法果是厉害,这和那彭道来撒豆成兵有何区别呀?都是奇门遁甲大成之人。

    浆糊惊讶地盯着地上那些站起来的纸人,拳头放在嘴上毫无知觉地咬着:“我的娘唉,这咋和变戏法一样呢?!”

    张卫国两腿微微打着哆嗦,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

    黄老太太围着院子转了一圈之后,他亲手裁剪的那些纸人都被注入了生命一样,虽然还是纸人模样,却列队整齐,身上盔甲闪亮,气势十足。

    黄老太太又走到那具纸棺材旁边,手抚着纸棺材板,闭眼念叨了一会儿,那棺材却忽似吃了化肥增长剂一般,眨眼的功夫竟比刚才长了一倍左右。钟山开始见这棺材的时候,曾经还有疑问,那么小的棺材如何装人,莫非只是装衣冠一类的?此时见到棺材变大,方才明白过来。不过疑问依旧:这里面能放人吗?人进去躺着,一抬岂不是就把它的底给压透了?

    “你俩过来帮忙,把棺材底下铺好。”黄老太七枚铜钱按照北斗方位于棺底放好之后,便拿着一床薄薄的红布单子交给钟山。

    钟山记得父亲去世的时候,棺底也是如此,只不过又放了许多的棉花,算是起固定之用吧。铺好之后正欲抱床被子的时候,被黄老太太拦住了,用这便可,边说,边用簸箕端了一簸箕锯末过来。张木匠家这东西倒是绝对不缺。

    只见黄老太太将锯末均匀地铺在棺材地上,然后嘱咐钟山和浆糊将张木匠的尸体抬了出来。

    钟山抬着尸体肩膀这边,眼睛却看着黄老太太:“真的没事?”

    “没事,放心好了。”黄老太太一手提着长明灯,一边说道。

    “没事那我可就放了。”钟山还未说话,浆糊倒是接了茬。只见他还未说完,便将尸体重重地放了进去,只听的“咕咚”一声。钟山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放还怕把棺材砸坏呢,何况浆糊这番蛮劲儿,低头看去,棺材却是完好无损,这才放心,然后将自己这头轻轻放了进去。

    张卫国此时不用做别的,只要尽他做儿子的本分就可以了,所以他跪在棺材前面痛哭流涕。

    黄老太太捏着张木匠的嘴巴,再一次检查了一下嘴里是否有“含口”,手里是否拿着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