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1】 纸棺木偶

作品:《灵魂当铺

    张卫国听罢,紧咬牙关,努力看清脚下。刚一抬脚,便被风吹个趔趄,差一点儿从八仙桌上摔了下来。

    钟山见状忙跑到另一侧,以防他跌下来。

    张卫国试图重新站稳,然后侧目看了看一旁的钟山,又看向黄老太太和浆糊。

    黄老太太喊道:“它们都是纸老虎,不用怕它们,站稳踏过去!”语气坚定,充满不可抗拒的力量。

    浆糊瞪着眼,攥着拳头,一动不动,眼里也满是焦急。

    钟山心道:不能用藏魂瓶收了它们,那用来吓唬它们总该不会有问题的。想罢,还是把瓶子掏了出来,底朝下,口顶天,嘴唇微动,却并无声音。黄老太太刚要阻止钟山,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便也不阻止。

    果然,钟山这方法起了效果。风忽然小了很多,张卫国身上的阻力顿时消失,忙从这木桥上踏了过去。然后从桌子边被钟山扶了下来。

    众人这下心里松了一口气。张卫国背着草人重新进了院子,只感觉后面的刚才暂停的风又重新呼呼地追在后面,似乎比刚才还厉害。钟山知道,刚才自己掏出瓶子,还是把它们威吓了一下,待反应过来,他只是做做样子的时候,张卫国已经过了桥。

    张卫国没过桥的时候,感觉那草人是有重量的,此时过了桥,顿时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进了院子,将草人背到院子中间的纸扎车马一侧,打开纸扎马车,将草人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然后轻轻地说道:“爸,有车有马,有服侍你的下人,还有盔甲兵来护送您,您要走好……”话未说完,他便泣不成声。他知道,下一个环节是什么。

    黄老太太嘱咐将这两天棺材前放置的贡品,夹生饭也都放进装那草人的纸扎轿子车里。这是所谓带到路上吃的和打点所用,这和死者手里握着馒头一个道理。当然,车里元宝银锭也自然是不在少数。

    收拾停当,钟山和浆糊便把纸扎车马小人架到门口朝西的方向,放火点燃。火光耀眼,将整个村子上空映的通红。只听的火燃烧草人和车马发出里“噼噼啪啪”的声音。

    常理来讲,入殓出殡这样的事,必须有鼓乐手一旁吹吹打打,人活一世,总是会哭着来,不论他在世间能活多久,总要让他乐着走。但是,此时除了张卫国声音并不算大的哭声和院子外面的风声,再无任何一点声音,安静的可怕。

    车马纸人烧尽,纸灰扶摇直上,然后纷纷朝西飞去。

    黄老太太朝天看了看,心里这才踏实。正欲嘱咐钟山他们进行一下项的时候,浆糊突然喊了一声。

    “快看,那股风!”浆糊仰着脖子,手指着天空说道。

    其他人被浆糊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纷纷抬头看去。墨黑的夜空之中,又有一股龙卷风,裹挟着那些纸灰开始在院子上空打转,而且风尾逐渐往下开始探去,正试图伸进院子里,一些还没烧尽,带着火苗的纸扎被顺势卷了上去,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十来米高的过龙卷,很是壮观。

    “他娘的,没完没了了?!”钟山骂道。他知道,这风和刚才那股阴风定是一丘之貉,也是阻止张木匠出殡的,所以心里也是暗自着急,竟不由得骂出声儿来。

    黄老太太却是十分镇定,只见她信手从一侧提起两个金盔纸人,朝天一抛,那股过龙卷顺势将这两个金盔纸人卷了进去。然后便再也不得狂妄了。

    只见得纸人进了这风卷腹中,似是入了蛇的肚里一般。黄老太太拈指念诀,那两个金盔纸人便开始在这腹部折腾开来,东捣西撞,片刻之后,这风居然朝远处逃了去。

    纸人落地,身上已被卷到空中的火苗烧的七零八落,面目全非了。黄老太太并未再将其放回远处,而是叠得齐整,揣进怀里。然后,从棺材一侧将张卫国给他的那些已被浑身裹了白纸的木偶摆放齐整,然后直接将一张黄符点燃,在四个木偶头上一边念动咒语,一边各自绕了一圈。

    钟山和浆糊一旁看着。浆糊从一开始,眼睛就已经睁得老大,各种的匪夷所思一遍又一遍地冲击着他的感官。

    浆糊抹了一下脸,然后悄悄地对钟山说道:“黄奶奶这又是干嘛呢?”

    “你看就是了。”钟山头偏了偏,低声答道。

    此时,只见黄老太太又掏出四张灵符,纷纷贴到木偶身上,然后忽然高喊一声:“起!”

    那四个木偶竟然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倒是由于本是木头关节,就如刚会走路的小孩一样,站立不稳。

    木偶刚站起来的时候,浆糊本来还很惊讶。此时看到那几个木偶,站起来竟然是跌跌撞撞,不由得笑出声来。

    钟山拿眼瞥着浆糊,眼神里满是怨色。“笑什么呢?”

    浆糊已笑得前仰后合,拍着大腿。“咯咯咯咯……钟叔,你不感觉那小木偶太好玩了吗?哈哈哈哈……”

    钟山朝浆糊屁股狠踢了一脚,“给我闭嘴!”

    浆糊回头看着钟山,边揉着屁股,一脸委屈地嘟囔着:“本来好笑嘛,踢我干嘛……”但是,他也只能这样低声埋怨一下罢了。便手捂着嘴巴,眼睛挤成了两条缝儿。

    钟山知道这小子还是止不住笑,既然不出声那暂时先不理他了,便把头转向那四个木偶。

    黄老太太见这木偶这般样子,似乎并不着急,而是静静地站着,就像是大人看着自己的孩子,跌撞着起来,然后慢慢站稳,走路,奔跑。此时,这四个木偶就是她的孩子一般,她的眼神就在它们身上。

    “咦?站稳了呀?”浆糊终于止住了笑,因为那四个木偶竟然都已站得稳稳当当,手均放在棺材下面,似乎就等着黄老太太一声令下便要释放出无穷的力量。

    钟山此时已经完全知道黄老太太的心思,不由得对她既是羡慕,又是敬仰。

    “起棺!”黄老太太高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