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2】 午夜出殡

作品:《灵魂当铺

    黄老太太话虽然并不是很大,却似平地起雷一般,钟山等人都把目光投降那具纸棺。

    话音刚落,那四个木偶竟然将那纸棺抬了起来,动作出奇的一致。

    下午黄老太太已把发丧的流程都说了一遍,所以钟山知道下一步做什么,早先一步走到纸棺旁边,捡起一块石头将棺材前的瓷碗打破,只听着“哗啦”一声,棺材擦着那破碎的瓷碗碎片,已开始往前走了一步。

    黄老太太此时就像是南方的赶尸道人一样,一手提引路灯,一手捏起一把纸钱,朝天一撒:“八千金甲听我令,今夜守护至三更,不可狐虫破丧阵,不叫邪鬼夜乱鸣,但听我黄老太一人声,安全护送张木匠灵。事罢我自报洪德,上达九天与祖听。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行!”

    话音落时,外围的金盔纸人哗啦一声,竟然齐齐转身,就如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将棺材围在中间,然后竟然迈步出了院子。张卫国打幡于棺材前走着,钟山和浆糊二人于一侧跟着,但是也被那金盔纸人围着。一行人出了院子,出村,朝西山浩浩荡荡地走去。

    几个人刚一出院子,阴风顿时灌了过来,但是任这风如何罡猛,却始终不能近了棺材,只能围在周围肆虐。

    黄老太太很是镇定,继续在前面引路,浆糊提着个竹篮子,里面装满了纸钱,见她手里没有的时候,便会递过去。钟山渐渐开始靠后一下,他要随时观察着棺材后面发生的事情,以防不测。

    漆黑的夜,一具朱红的纸棺材,四个浑身贴满白纸的木偶抬着。周围一圈一尺高的金盔小人,浩浩荡荡。黄老太太手提一盏引路灯,旁边一个高大浆糊,一身白色孝衣的张卫国扛着巨大的纸幡,棺材后面谨慎小心的钟山。安静地从村北走着,没有任何一点声音。远远看去,说不尽的诡异、恐怖。

    途径戏台,众人都禁不住那边看了看。他们知道那里并不是一个干净的地方。此时戏台周围那些古老的苍松翠柏倒更像是一个个巨大的鬼影,随着那剧烈的阴风,不停晃动着枝桠,发出了尖锐地“吼吼”声音,更如巨鬼正俯身盯着脚下这队午夜出殡的安静的队伍。

    浆糊见此,忙往黄老太太身边靠了靠,离得更近。钟山断后,他隐隐感觉这场丧事定不会顺利,伸手将藏魂瓶和符箓都掏了出来,握在手里,一看到不对劲儿便要立刻动手。

    众人走的离戏台越来越近,各自的心更是纷纷提到了嗓子眼儿。

    黄老太太虽然并不是害怕那些鬼物,但是毕竟此时是非常时期,张木匠能早早顺利入土才是最大的事情,心里也是想着不要出什么差池,只要能顺利把张木匠的丧事安排完事,剩下便能痛快、毫无顾忌地去做接下来要做的事了,于是经过这里,脚下步伐也不禁加快了一些。

    或许是外面股阴风发现了钟山和黄太太的反应,顿时比刚才更加罡猛了一些,那些松柏杨树的树冠摇晃地更加厉害,就如摇旗呐喊为这股阴风助威一样。

    苍夜无月。

    忽然,周围一阵锣鼓齐鸣,众人忙停下脚步,四周看去,却见戏台之上突然亮起一片亮光,定睛望去,四盏发着幽幽暗黄光的纸灯笼,悬挂在戏台后面的石柱之上。

    真是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

    钟山从后面跑到黄老太太身边:“黄姑,来者不善呀。”

    “不用理它们,它们这是要迷惑我们吧?我们走我们的!”黄老太太想了想,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又朝戏台上看了看,只见几个浓妆艳抹的鬼戏子竟不知何时出现,在台上辗转腾挪,很是热闹,但是每次都会朝这边看来,虽是幽光看不清他们的眼神,但是钟山知道那眼神里透出出来的定不是好感。

    浆糊看着那几个鬼戏子,对钟山和黄老太太低声说道:“那几个人咋老是冲着我笑呀?”

    “宁听鬼哭,不闻鬼笑。走!”黄老太太突然说道。说罢,便把手里的引路灯朝上晃了晃,木偶便重新抬起棺材往西开始走去。整个纸人队伍整齐划一,似是训练有素的队伍一般。

    浆糊低声问道:“黄奶奶,咱们怎么不收拾了它们?”

    “慢慢你就知道了。”黄老太太此时似乎并不想多言,简单一句话应付道。

    浆糊对这个答案显然并不满意,回头看了看钟山,见他在后面警惕地看着四周。他想回到钟山身边,可是分配给自己的任务是帮着黄老太太提竹篮,递纸钱,自然是不能过去的。想到这里,浆糊异常的沮丧,心情很是郁闷,也不再看那戏台,只好低着头,跟着黄老太太。

    张卫国此时恐惧胜过了一切。他知道那晚上发生的事情,自己莫名其妙就被勾到了这里,多亏钟山他们发现的早,不然自己会是什么样子都没法说,或许此时此刻都没有人给父亲送殡了。此时那戏台上明目张胆地出现比那晚还要多的鬼戏子,他不知道接来下要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虽是忍不住朝那看,但是还是尽量克制着自己低头,不去看那边,竟然随着队伍走出了这么一段距离,把戏台开始落在后面,但是那声音却是一直响在耳边一般。

    走了不知多久,戏台上的锣鼓之声开始被抛在队伍后面,渐行渐远。黄老太太却是一点都不敢大意,仍然紧着步子。钟山感觉后面戏台那般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顿时又寂静如初,好像是一出戏刚刚结束一般的安静。忙回头看去,却见那戏台上的灯光早已消失,整个村落又恢复到往日黑夜般的死寂。

    钟山疑惑地停住脚步,忍不住朝戏台那看了几眼,正思忖间,队伍后面的金盔纸已是跟上了自己,发出“刷刷”的齐声迈步的声音,再看那纸人脸上,被黄老太太画的眉毛五官,均是毫无表情,有的纸人因为眉毛眼睛画的并不是一般粗细、大小,细细看去,诡异中却又夹杂着些许喜感。

    此时,外周的邪风依旧刮得猛烈,正在此时,队伍忽然停止了。

    “黄姑,怎么停了?”钟山快步来到队伍前面。

    “喏。”黄老太太朝前面一指,“看来今天是我们算错日子了。”

    钟山朝黄老太太手指的方向看去,心里不由得一惊。

    “阴兵过路!”钟山忍不住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