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4】 归路迢迢

作品:《灵魂当铺

    “我操,刚把我嘴捂了半天,差点没憋死我,啥时候轮到你嚎了?”浆糊本来离的张卫国便很近,此时听到张卫国杀猪般嚎叫,刚才压制着的一肚子怨气顿时撒了出来,边骂着,就朝张卫国一脚踢去。

    钟山心里那个急,真是一乱不够再添一乱,制止已是来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张卫国被踹了个仰面朝天,扛着的丧幡也被丢到了一侧,也多亏离棺材稍远,不然撞到上面,还真不知道那纸棺材能不能承受住这么大的冲击的。

    张卫国被浆糊那一脚踢得居然不再嚎叫,浆糊却仍是不依不饶,要不是钟山快速将他抱住,他定会还有第二脚第三脚补上去。

    “你疯了!?”钟山压低声音,却是百般着急地冲着浆糊喊道。

    “钟叔,你别管我,这小子……”浆糊还想犟嘴,却感觉脸上“啪”地一声,顿时火辣辣地疼开,那感觉顿时从脸上快速蔓延到整个头顶。

    浆糊知道此时钟山两只胳膊都抱着自己,平时也就他敢打自己,此时却有另外的巴掌,顿时刚才那股火辣劲头冲破大脑,扯开嗓子就骂:“他娘的谁打老子?!”

    “你他娘的能闭嘴不?”钟山这回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嗓门明显提高了很多。因为,他知道压低嗓子已经没用,他看着那队阴兵刚才还仅仅是停下来,此时却是纷纷转过身,朝这边盯着。

    黄老太太气地浑身直打哆嗦,一时说不上话来。刚才的那一巴掌便是她打的。

    阴兵队伍里走出来一个头戴大沿帽貌似军官的人,踏着碎石,朝他们一行人走了过来。

    黄老太太正欲说话,那军官却并没有看她,而是径直朝浆糊走来。浆糊此时似是看什么东西入了迷一样,竟然直勾勾地盯着,不言不躲。

    钟山忽然意识到,浆糊定也是受了什么刺激,不然不至于刚才那般激动,虽然平日里就够愣头愣脑的,但是性情变地如此突然,却不是浆糊能做出来的,加之张卫国也是不受控制,钟山断定,定是这队阴兵带来的气场影响了他们二人。

    果然,接下来发生的感受证明了钟山的这一推断。那阴兵军官离他们越近,钟山感觉自己身上顿时也产生了一股无名的压抑,憋在心里非常难受,恨不得立刻释放出来。他知道,这是这群阴兵身上特有的战士的戾气。钟山和黄老太太能克制住这股情绪,但是浆糊和张卫国却是不能,所以他们二人才会性情突然大变。

    但是,这股戾气的影响却并不是长久的,只要释放出来,立刻就能缓解很多,所以张卫国和浆糊此时的情绪倒是比刚才强了许多,安静地盯着那个阴兵军官。

    近了,更近了。那军官走到离他们只有两米的距离。黄老太太手里的引路灯的光,映照在他的脸上,几个人看得很是清楚:脸上棱角分明,脸色幽青,一双剑眉,鼻子高挺,左脸一道长长的疤痕虽不协调,却没有让军官失色,反倒是多了几分刚毅,只是那双眼睛却不透明,而是泛着灰白的颜色。

    钟山看了看黄老太,她却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自己按捺不住,犹豫了片刻,便率先开了口;“请问……”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军官还未等钟山说完,便操着一口湖北腔问道。

    “出殡。”黄老太太接话。

    “为何晚上出殡?”军官继续问。

    “因为死者本是安分老实之人,却被诅咒所累,死后竟无棺无木,更无抬棺送葬之人,所以只能晚上出殡,让他走个光彩。”黄老太太竟是十分地镇定。

    军官听罢,不再问话,而是径直朝棺材和周围那些金盔纸人看去。

    “你是道门中人?”那军官忽然问道。

    “正是。我知道各位的身份,我们选择这个时候出殡也是情不得已,只是为了满足一个孝顺儿子对逝去父亲的一个心意而已,无意冒犯,还望谅解。”黄老太太言之有节,不温不火。

    军官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刚才那股阴风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这天官墓的邪祟在作怪,它们一直想阻止我们将死者入土,用尽办法,我们给死者买不到棺材,便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是他们捣的鬼。所以我才做法请了金盔勇士前来护法,才不至于让它们得逞。不过也多亏了你们的军队,你们不来,它们还在肆虐,你们一出现,他们顿时消失了,看来还是军威浩荡呀。”黄老太太如实回答,末尾还不忘夸上两句。实际上,她的心里已经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如果让这队阴兵护送着张木匠入土,那才是绝好不过的事。那股邪风也断然不会再出现。

    “你这老太太道法还挺高的嘛。那你有没有办法将我们送回家?”那军官问道。

    “回家?”黄老太太和钟山对视了一下,不解其意。

    “是啊,我们是当年解放东三省的林帅四野的部队,我更是他的老乡,随其一起出身入死,却在解放四平的战役中,我们一众兄弟纷纷献身了。一直过了这三十多年,我们兄弟才发现原来早已不在人世,由于很多人,包括我在内的兄弟们是南方人,正所谓叶落归根,我们也想回家,便聚集到一起,往家的方向赶。可是,你们道家之人最能理解,我们行路必是夜行,而且只能选择极阴之地才可以。选择从这里通过,也正是看上了这里适合我们通过了。可是,我们知道,越往南走,人口越多,极阴之地越是难找,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到家乡……”那军官说到这里,竟然有些叹息,情绪开始低落。

    这军官这一番话,可谓是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钟山看向那队阴兵,此时他们均转身看着自己这边,眼神里或许是充满对家的期盼。那种渴望,顿时让钟山心里一酸。正是这样的一群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少年,几十年前便现在稳定的生活洒血献身,此时身死,魂魄想归家却都不能。

    钟山看了看黄老太太,然后对那军官说道:“我可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