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49】 三人之战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由于刚才伪装善意的缘故,匕首被自己插进腰带里。此时虽见柒焱欲要扑上来,却不敢贸然去碰那腰间的匕首,生怕激怒的更加明显,只好和浆糊一样,搓着掌心。

    见钟山和浆糊此时这般怪异行为,柒焱倒是疑惑了一下,实在不明白他来玩的什么把戏,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充满了贪婪,新鲜血液的味道开始刺激着他的嗅觉,虽然他知道对面这俩人是活人,不可以直接扑上去吸血,但是,更加坚定了他要快速杀死钟山和浆糊的决心。即使钟山二人的血为纯阳之物,人死了,便也就失去了阳性。

    柒焱舔着嘴唇,贪婪之色不可掩盖。脚下开始慢慢挪动步子,似是要抓老鼠的猫一样,渐渐地贴近猎物。

    钟山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低声对浆糊说道:“他冲过来,你就往南边闪,绕到他的身后就把血甩他身上。记着,一定要稳、准、狠。”

    浆糊轻“嗯”了一声,然后一腿前,一腿后,已是弓步姿势,准备好了开跑。

    柒焱见浆糊这般大动作,知道他要逃走,便“嗷”地大叫一声,朝他们扑了过来。

    钟山明知危险在前,却并不能躲开,只有离得近了,那血才能甩到柒焱身上。眼看柒焱离的越来越近,钟山忙扬起手甩了出去。却被柒焱身体一侧,竟然躲开了。钟山心里咯噔一下,忙抽出匕首。此时,柒焱已是转了方向,并未朝自己扑来,而是径直冲着浆糊去了。

    浆糊向来很听钟山的话,视他的话为命令一般。本就准备绕过去从后面突袭的,可是见到这柒焱径直朝自己扑来,心里顿时慌了神,竟呆呆地不知所措。

    “躲开!”钟山大喊道。

    浆糊似是如梦初醒,还朝钟山这边看来,此时,柒焱的双手已到了浆糊的跟前,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他胸前的羊皮袄,就要伸进爪子,刺破他的胸膛。

    钟山眼睛一闭,“哎呀”一声,心道完了,浆糊这小命怕是不保。却是着浆糊憋着气喊着“钟叔!”

    柒焱此时那只要刺穿浆糊胸膛的手正在一次又一次地往浆糊身上扎,浆糊虽然每次都是疼的嗷嗷直叫,但是并不见什么血液流出。钟山顿时明白,多亏了这件羊皮袄了!因为他们穿的都是多年的老羊皮,不仅是异常保暖,更是非常结实,不是力匕首等尖刺利器很难刺穿的。这柒焱虽是妖道,但毕竟还属于人类,自然爪子没有鬼祟般那样锋利。至于为何不扭断浆糊的脖子,此时哪有时间考虑。

    但见浆糊,此时双脚竟然有些悬地,明显重心不稳,只有脚尖着地。也多亏了浆糊身形高大一些,如果再矮点,或者柒焱身体更高一些,那浆糊很可能就断气了。浆糊两只手毫无章法在身体两边晃晃悠悠。

    这恰恰是浆糊的优势所在。此时的浆糊只要伸手,便能将掌心的血抹到柒焱的脸上。绝佳的机会!

    “把血抹他脸上!”钟山忙喊道,说完,便挺着匕首飞快地跑到了柒焱身后。

    浆糊顿时明白,伸开拳头就朝柒焱脸上抹去。

    毕竟姜是老的辣,自己的忌讳加之钟山的这一声喊,他知道此时被自己掐着脖子的这个人接下来要往自己脸上抹血。虽然不知道对自己有多大的伤害,但是这可不是好事,便赶紧丢下浆糊往身后一躲,正好,不偏不倚,钟山的匕首深深扎进了柒焱的后腰。

    柒焱疼地“嗷”地一声,叫声凄厉。另一个山腰的黄老太太和白子善也都是吓了一跳,纷纷停住脚步,朝这边看来。

    原来钟山成功拖延了柒焱之后,白子善一边那和股已不算强烈的旋风战斗着,黄老太太则赶紧施法驱动了木偶和金盔纸人。刚才柒焱眼睛开始泛红的时候,那边的旋风便已是彻底消失了,白子善一边兴奋地夸赞着钟山,一边叮嘱众兄弟们加倍的小心。

    柒焱捂住腰,回头往后一看。钟山自然不会等他回头抓住自己,扎进去后,便飞快地将匕首拔出来,躲出了几步开外。此时,浆糊那血淋呼啦的双手也就势抹到了柒焱脸上。

    柒焱再顾不得捂住腰间,两只手顿时捂住脸,疼的嗷嗷直叫。浆糊趁势也是跑了出去。

    只见,月光之下,柒焱脸上升腾起阵阵白雾,隐约能听到“刺啦”作响之声。钟山心道,这阳血果然霸道,同时也暗自兴庆只见的揣测是正确的。

    柒焱嚎叫了几声,两只爪子开始从脸上慢慢挪开,此情此景,却把钟山着实吓了一跳。

    只见柒焱的脸上,本是光滑平整的,但是此时看去,却有些巨大的突出黑影,到像是长出皮肤的肉瘤,或者往外翻张着的皮肉。

    钟山咽了一口唾沫。虽然看不清柒焱的模样,但是此时这影子已被钟山在大脑里快速了脑补了好几遍,而且随之而来的,那副腐臭的味道更加浓重。

    “哈哈哈……老子小看你们了,竟然对我玩阴招!”柒焱冷笑道。

    “柒焱,你做尽坏事,丧尽天良,天不诛你我诛你!”钟山强鼓着勇气,说道。但是,他内心如小鹿一般,砰砰直跳。事到如今,不论自己如何,一定要把他除掉了,不然可是后患无穷。

    “好!那就诛我来吧!”柒焱一边喊着,一边抖了一下身后的披风。那上面已是沾染了他腐臭的血液。随之,一股黑云顿时从他们头顶凝聚开来,渐渐那云端开始形成一股旋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钟山心道,坏事了!黄老太太那边是解围了,自己这边却是在劫难逃!

    钟山自然不能让这股旋风强大起来,他可是见识到了它的威力。于是,大喊一声:“浆糊,和他拼了!”便挺起匕首再次刺了过去。浆糊听罢,也同时冲了过去。

    此时,柒焱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催生那黑旋风之上,一时反应力竟是有些缓慢。浆糊见自己的那个方法很是奏效,此时便如法炮制,继续两手朝柒焱脸上糊了过去。

    当钟山的匕首再一次到了柒焱身边的时候,只见他忽然一伸手,竟将那匕首牢牢地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