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50】 柒焱之死

作品:《灵魂当铺

    柒焱一直手抓住匕首另一只手就要朝钟山抓來

    可不能让他碰到这成天嗜血吃死尸的妖道定是毒气满身要是被他碰到还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浆糊的两只手再一次拍到柒焱的脸上伴随着“呲啦”之声就如烧的通红的铁放进冷水声音和白雾再一次起來谁料这回柒焱并未和刚才那次反应一样大仅仅是浑身一阵哆嗦却沒有对浆糊怎么样而是继续一手抓住匕首另一只手朝钟山抓了去

    钟山明白了这是要彻底要自己命的节奏逮着自己杀呢对付这样的妖道还不知道灵符是否管用藏魂瓶定是起不到效果的于是一边躲闪一边伸手进怀就要掏灵符

    钟山心想既然你是邪物这灵符为至阳之物总归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吧

    说时迟那时快灵符一出钟山瞅准机会啪嗒一声便已粘于柒焱胸前柒焱只是颤抖了一下趁此机会一把将钟山抓个正准爪子紧紧扣在了他的肩膀上

    顿时一阵钻心的疼从钟山的肩膀上衍射开來心脏、脖颈、手臂一阵疼一阵麻钟山似乎已被锁住一样动弹不得此时真的后悔刚才为何沒舍得把那匕首顺势丢掉

    浆糊从后面将柒焱打了好几次可是手心的血总不会一直都流的毕竟破的只是外皮不是大血管自己打的累得手都抬不起來了柒焱头连回都不回不过此时那股给旋风却是有些加强的趋势

    “操你奶奶的咋还不怕打了”浆糊边骂边喘着粗气

    “用……用你的血……快……糊他的……眼”钟山疼得龇牙咧嘴只能断断续续说出这话

    话音未落柒焱已把握住的匕首夺过來丢到了远处钟山疼得这般厉害已是无力再抓紧

    死亡的感觉离钟山越來越近

    浆糊听罢钟山的话见钟山焦急地看着自己的手心已经比擦的还要干净带着一股刺鼻得的臭味那是蹭柒焱脸上的味道

    浆糊见掌心不再流血原地快速走了几步见一旁有尖利石头心下一横:“我操你娘的老杂毛……哎呀”只见浆糊咬着牙将那石头最尖利的一面砸到手心里

    浆糊站起來将那石头往旁边潇洒地一丢“老子这回血可够多给你享受个够來吧”说着便朝柒焱扑了过來两只手掌心一抹顿时血淋淋暖乎乎由于柒焱此时不把浆糊当回事一心要把钟山除之而后快倒是放松了后面的警惕待听到浆糊喊话的时候已是避之不及浆糊就如躲猫猫一般两只手从后面直接紧紧盖住了柒焱的眼睛

    “啊”

    响彻山间袭破夜空的凄厉叫声从柒焱嘴里传了出來

    钟山只感觉肩膀顿时一阵过电般的麻木他隐约感觉到那是柒焱又加重了力气低头微看自己的羊皮袄已被柒焱那指甲渐渐刺透进去

    钟山疼得大脑已是很难理智地思考问題此时只有倾尽全力方想到此却忽然感觉握着匕首的左手忽然送了一下原來刚才浆糊将那掌心阳血直接抹进了柒焱的眼睛

    此时的柒焱双目顿时火辣辣疼只得腾出一手去捂眼却又不想放过钟山于是便把那攥紧匕首的手松了开來而抓住钟山肩膀的手由于疼痛抓得更紧了些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多亏了柒焱抓住的是他另一只肩膀不然以那个力度换了另外一只手钟山恐怕已是握都握不住匕首了

    因为钟山比柒焱高了几公分别小看这几公分刀子进了肚子里几公分便决定了要命和不要命钟山匕首直接刺进柒焱腹部见柒焱仍不撒手貌似沒有放开自己的意思于是忍着剧痛“刷刷刷”连刺了几刀胸腔腹腔皆是被刺的血流如注就如同破了的水管一般

    柒焱终于忍不住剧痛抓住钟山肩膀使劲一甩钟山身体凌空被丢了几米开外只感觉那只肩膀先是剧痛紧接着是一点知觉都沒有了但是理智却渐渐回來了就势在地上滚了几番算是卸了一下被摔的力道不然这地上石头居多自己还不被摔个腿断胳膊折

    正是由于刚才用力的缘故柒焱肚子上的伤口忽然崩裂一股子腥臭液体哗啦倒了出來在腹部滴溜当啷着钟山定睛瞧去知道那是柒焱的肠子被自己掏了出來顿时一阵反胃恶心异常

    柒焱眼睛此时已经看不清东西刚才还泛着的红光早已消隐步履也已不稳身形两边晃悠着嘴里发出了“呵呵”的声音似是嗓子里含着水发出声來一般

    浆糊见状忙跑到钟山身边将他扶起二人盯着柒焱目光片刻未曾离开

    但是柒焱一只手使劲揉着眼睛一只手捧着肚子里掉出來的肠子头顶的黑云扔在翻滚倒却有渐渐消退的趋势那股旋风已如夏日里路边随意起的小风威力小到也就能卷起几株枯草碎纸全然失去了威胁即使这样那风还在以可见的速度消退

    柒焱抬头大喝了一声歇斯底里抬起双手似乎要将那黑云重聚却由于刚才手架着肠子此时手忽然一松那肠子竟然“哗啦”一声往下一坠扯得柒焱身体不由自主往前一倾硬生生地跪到了地上嘴里顿时涌出一股血沫夹着的血腥味腐臭味

    柒焱抬起头咧开大嘴“嘿嘿”地笑了起來

    浆糊见状就要从钟山手里拿过匕首再去补上几刀:“要死快死还这么啰嗦”

    说归说倒是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杀人和杀僵尸可不一样看着人一点点的失去生命之前那个痛苦劲儿他内心就被人用手攥紧一般难受的要死

    浆糊被钟山一把拉住“他怕是活不了了”

    浆糊这才悻悻地回到钟山身边

    柒焱笑着笑着又吐出一口血沫“想不到呀想不到我柒焱一世英明本想长存于世却被这想法害的我得我更加早离真是个笑话呀真是个笑话这就是天道我竟然被两个无名小辈给暗算了我心不甘呐”柒焱这声音似是使出了百分百的力气歇斯底里喊出來的正因如此却是更加凄厉可是奇怪的是柒焱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竟然变成了一把老者的声音只是那声音里透着疲惫和虚弱

    “嗯”钟山忽然纳闷怎么男人声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