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56】 疑团重重

作品:《灵魂当铺

    “就是皮毛呀羊皮、羊皮嘛自然是又是皮又有毛”钟山笑着说道

    “你一阵阵和钟如海一个德行隔三差五不打几次就皮痒是吧”黄老太太听出钟山开玩笑便笑骂道

    “不过说真的黄姑我除了那张羊皮别的还真沒看出什么來看那上面的文字吧不像是近现代的几千年以來书法经历变化不外乎真草隶篆但是这上面的字却是皆不属于但是这羊皮却并不似年代特别久远的况且这皮子熟的很好质地很软如果保存不好的话早就硬如铠甲了”钟山将自己那羊皮的认识说了出來

    “我们看法一致”黄老太太说道“还有别的发现吗”

    “别的发现……”钟山脑子飞速转动纠结着要不要自己那块羊皮來由告诉她但是转念一想即使自己不说她也可能会问还不如坦诚一些更好想到这里钟山继续说道:“别的发现倒是挺邪乎的就是我这半块皮子是从我爷爷的坟里找到的”

    “什么你刨了你爷爷的坟?”黄老太太瞪大了眼睛

    “您想哪里去了我是那么忤逆不孝的人吗”钟山忙纠正着然后把怎么进了祖父坟地在里面有什么发现等等一系列情况说了一遍

    黄老太太听完陷入沉思良久才说道:“你爷爷也被人施了蛊不然这好好的北方哪來的那些邪乎玩意儿咱们和他们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不打交道的”

    “是呀那些蛊虫很是厉害就和咱们初遇的时候那些尸鳖相似当时我和那猴子还差点儿在墓里丢了性命”钟山想起那事仍是历历在目心悸不已

    “可是以你爷爷那小老头死后怎么会给自己设置那么复杂的墓呢竟然还有什么铁棺猴子等等他想说明什么你爸钟如海从沒和你提过”黄老太太喃喃地说道

    “沒有提过从小到大只字未提”

    “照你这么说來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倒是想去老头的墓地转上一圈拜访拜访故人了”黄老太太若有所思

    钟山自然无话可说人家要拜访故友还是自己的亲人自己自然是不能阻止总不能说“您不能去呀”但是内心却并不乐意最起码现在不乐意因为她要是去的话很有可能便是拉着自己回去但是自己现在已是恨不得快点儿把天官墓的疑团解开然后插翅飞到北京去

    黄老太太见钟山不语问道:“你父亲给你留下的那两个号码和地图你可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哦我已查出來了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江西那边北京这边我已联系上了此行便是要去北京的沒料想半路上遇到这么多的事情另一个号到现在还沒联系上或许那边早就不用这个号了也有可能”钟山说

    “不会的你父亲留下这两个号码关系定非一般既然和北京已联系上那便要抓紧时间尽快一些不知道你父亲给你的那张地图是否是妖鬼分布图”黄老太太毕竟看过这地图很是直观大体能猜个差不多

    “开始我并不知道只是遇到几件事情之后才发现我遇到这些危险的地方竟然在这地图上都有标注所以我认为您的说法是正确的不过黄姑听您这话是不是知道那两组号码”

    “果然很聪明这两组号码也是代表着两个家族同样你父亲也有一个号码代表着你们钟家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因为这号虽然各自拥有但是却未曾联系而且他们也都约好不出什么大情况是不互相联系的”黄老太说道

    “太好了果然您能知道一些信息这样帮了我大忙省了很多事儿”钟山兴奋地说

    “不过这两家我却是沒这么打交道这消息也是听你父亲告诉我的我只是奇怪他为什么沒有告诉你呢”黄老太太问道

    “我也不知道直到他临死前他才告诉我可能是他自己发现了什么秘密想在有生之年自己去将这些事情解决吧不让我参与”钟山轻叹一声慢慢说道

    “好了既然责任已经被你扛起來了那就好好履行你家族的使命吧钟家可是个厉害角色黄姑提醒你切莫妄自菲薄你自身的潜力非常大但是这需要你自己去挖掘去提高”黄老太太语重心长地说道

    钟山点点头

    “你祖父和你父亲的墓我定会去看看的一是看望下老友另一方面我也要看看那老头子的墓为何有此玄机”黄老太太说道其实她内心还有一个目的便是去了解一下浆糊的家世当然这一点她并不会说出來

    “可是……黄姑我暂时是不能陪您去的”钟山心想在她沒提出让自己作陪之前还是先说出來的话省得到时候她要求了自己再拒绝那样很是尴尬

    “当然不用你去你可是有使命在身我一个老太太怎么能成了你的拖累”黄老太太笑着说

    钟山尴尬一笑想起來家里的李玉婵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前几日睡觉还梦到过她梦到二人在当铺里烤着火喝着热茶聊的很是开心那一晚上他睡的是那么香甜直到醒來还意犹未尽还有小鬼林墨那个精灵、可爱的小姑娘

    “您去了也好去了就不要离开了就在我家我们给您养老到时候您还可以有事沒事的给我们讲讲您年轻时候的事儿”钟山乐乐呵呵地说

    “哈哈哈……你小子说话真是中听和你父亲一样很会哄人不过也好这天官墓到了现在估计已被歹人破坏村里人也就剩下了这么一个我也沒有留下守护的必要了待完事之后我倒是愿意去陪着那俩老头子说说话去”黄老太笑道忽然又问:“咦你说我们难道你钟家还有第二个人”

    “嘿嘿那个……我还有个对象嘛叫李玉婵现在一个人帮我守着当铺呢”钟山不要好意思地挠挠头

    “不错不错……”黄老太太话音未落却见浆糊慌里慌张地从屋里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