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62】 进墓问香

作品:《灵魂当铺

    “我终于明白这天官村几百年來为什么人丁不旺不弱了原來和这封墓石一个道理不外乎遵循着阴阳平衡的道理正所谓张弛有度几百年前那神秘道人设这墓局的时候便是遵循了这个道理”黄老太太似是大彻大悟一般

    钟山欣喜地点了点头“果然是高人”

    浆糊和张卫国一旁盯着黄老太太和钟山不明白他俩这一唱一和什么意思

    “那该怎么打开呢”钟山又问起了当前最关键的问題

    一句话众人又陷入沉默

    黄老太太突然问道:“卫国你小的时候见到的那种红色蛤蟆你可知道它们吃什么吗”

    “蛤蟆不是吃虫子吗”浆糊一旁插话“这么简单的问題我來回答就行”浆糊一副洋洋得意地神态

    浆糊见沒人理会自己便悻悻地闭了嘴

    “吃什么反正我感觉它们不是吃虫子那么简单好像是吃肉喝血的吧因为我曾经见过有只红蛤蟆亲自叼着一只死老鼠在那喝血”张卫国思索了一下说道

    “啊和那个柒焱一样呀!”浆糊惊道

    钟山也着实被这话吓了一跳天下还有这样的蛤蟆都说癞蛤蟆有毒但是也不至于毒到这个地步吧

    “这便是了钟山把匕首借我一用”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疑惑地将匕首递给黄老太太只见她就要割破自己的手指连忙抓住了胳膊“让我來”

    钟山顿时明白了黄老太太问张卫国那话的意思了只见他拿过匕首于手指一划鲜红的血顿时涌了出來匕首來不及收忙将血滴到那花纹上面

    “这……”浆糊和张卫国已是惊地目瞪口呆黄老太太和钟山的反应倒还好些似乎正在发生的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只见血进入那花纹快速地沿着纹路四散开去不消片刻整个花纹凹槽已被血液充盈俨然一副血纹此时这图越來越明显

    “果然是只蛤蟆血蛤蟆”钟山兴奋地对黄老太说

    话音未落只听的“哗啦啦”一阵铁链碰撞之声并且此时这声音一直持续响着并不似刚才那般响了一下便停止

    这声音持续了片刻终于沒了动静钟山和黄老太对视了一下然后往后退了几步见那青石好大一会儿都不再有声音便说道:“來现在估计能把这石头弄开了”

    “我自己试试”浆糊撸着袖子说道然后弓腿弯腰两只手抓住青石底下大喝一声那封墓石竟然咕噜噜翻滚到一边拽着后面的铁链子又是“哗啦啦”响了一阵

    四人纷纷瞪大了眼睛真不敢相信刚才三个大小伙子都搬不动的封墓石此时此刻竟然被浆糊一个人便能丢出这远出去黄老太太他们在惊讶浆糊的膂力的同时更是被这封墓石的机关所震惊

    此时一个比那青石稍微小了一号的黑洞洞的洞口露了出來洞口周围均被石头砌成相比当年这也是封墓的时候垒起來的洞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进去吧”浆糊兴奋地说他脑海里已经开始浮现慢慢的珠宝金银已是迫不及待了

    “别着急”钟山说着便拿了个小火把就要丢进去很简单他要试探下这里面氧气是否充足别几个人进得去出不來了

    火把丢进去之后火苗微微晃动了一下既然燃烧地很稳定钟山看了看大家“沒事了现在可以进去了”说着便让大家都将火把准备好点燃此时大家均是既兴奋又紧张

    黄老太太却拦住了大家“等一下”只见她掏出五根祖香用火点燃然后插到洞口“这天官墓一直邪性等我问问香再说“

    他们四人毕竟不是专业的但是这进挖坟掘墓却是有一点儿讲究的正所谓三长两短如果这五根香都匀速燃烧那便代表此行是安全的如果有一根比别的短那便是有些危险但是能有惊无险若是三长两短便很有可能得死人至少要伤个人

    以此类推如果只有一根长的那就不要下去了这种情况已很少见但是有一种情况更是少见便是五根香齐刷刷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下去这种香卦俗称“鬼见愁”卦学名叫“五短卦”遇得这种情况的概率比万分之一还要小但是一旦遇到一定要把挖开的坟墓重新完完整整地恢复原貌然后离开得越快越好

    在预演的时候黄老太太曾经提过这刚才这一兴奋大家都忘记了此时见香已点燃均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等待结果

    片刻之后那五根祖香已渐渐开始长短不齐再过片刻只见其中四根竟然齐刷刷地燃烧下去只留的一根闪着鲜红的香头不紧不慢地燃烧着

    众人皆是愕然

    “黄姑凶多吉少呀……”钟山凑近黄老太低声说道“要不我们改变再來”

    钟山虽性子比较固执但是白白送命的事他可是不想干的见这香卦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此时下去的话保不齐谁就会出不來了

    浆糊和张卫国此时也焦急地看着黄老太太等她开口

    黄老太太盯着那闪烁着红光的香头一言不发良久之后才说道:“沒办法今天是最适合的日子改天再來这危险只会更加严重”

    钟山心道今天最适合的日子这都出了“四短卦”已是非常危险若是改天來那岂不是还有可能出來个“鬼见愁”这墓地到底有什么蹊跷竟能有如此凶险的卦象

    浆糊从后面拽了拽钟山:“钟叔这是什么意思呀?”

    前天预演的时候黄老太简单提了一下这问香之卦但是当时浆糊满脑子里都在想着这天官墓的陪葬之物哪有心思听她说所以此时黄老太太问香浆糊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钟山看了浆糊一眼“早干什么去了现在还问”

    正在此时黄老太太发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