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67】 受困墓道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你和张大哥的火把丢过去丢到那血蟾身上给我瞅准了丢我负责脚下当我点着之后我们要快速地往后撤以防火沾到自己身上”钟山盯着已经马上到了脚下的尸鳖群

    “好”

    “一、二、三丢”

    “腾”地一声血蟾身上和钟山他们脚下的火几乎同时燃烧起來血蟾那边的火焰开始朝这边蔓延而脚下的火开始朝血蟾那边蔓延顿时整个墓道里火光冲天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火廊

    尸鳖群被堵在里面由于爬行过程中身体和爪子都沾了油此时一遇火根本躲避不了身上顿时成了一个个小火球在这火廊里东磕西碰不消一会儿整个走廊里便弥漫着一股刺鼻还夹带有些许烤肉的味道

    浆糊拍了拍手大声喊了一声:“消灭敌军我们前进”

    众人也便跟着转身朝里面走去

    “黄姑我自己感觉有点儿奇怪呢”钟山忽然若有所思的说道

    “什么事”

    “不是说越是贵人的墓里越是机关重重吗走到这里也有这么远的距离了怎么咱们还沒遇到”钟山说着把手电拿了出來但是由于后面火光很大映得整个墓廊很亮所以暂时还不用打开

    “这说不好按说应该有的大家都当心一点儿不要走的太快了尽量贴着两侧墙根走”黄老太太被钟山的话点醒忙说道

    大家都放慢了脚步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袭來因为那火燃烧的缘故将墓道里的氧气突然消耗掉了许多大家一时难以接受不免感觉胸闷

    “我看我们还是等一下吧等外面的空气再进來一下外面再走不然越往里面越是沒有空气我们还不得生生给憋死呀”钟山道看了看黄老太太手里的火把上面的火焰明显小了一些

    反正此时的尸鳖已被烧死后面沒有了危险索性暂停一下也好众人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回头看着那还在燃烧的尸鳖群和那燃烧正旺的血蟾的尸体此时的火焰似是长了眼睛一般朝通往外面的洞口钻去这道理很简单火需要氧气燃烧那边的氧气自然比里面要充足的多

    钟山忽然一拍大腿:“不好咱们的绳子!"

    他们进來的时候是靠那麻绳顺进來的此时那火焰一燃绳子顿时也着了起來不消片刻便已被烧成灰烬掉落地上

    “咋办啊咱们一会儿怎么出去”浆糊急了

    “不是还有这根铁链子吗”张卫国踢了一下脚底的一根粗粗的铁链这铁链正是牵着最外面那封墓青石的中间又将血蟾拴住使其不可前不能退纯粹一个巨大的挡门神此时这铁链由于被燃烧的缘故已是很烫沒人敢下手去碰

    “你傻啊这铁链子这么烫谁敢去碰”浆糊插嘴道

    钟山不禁苦笑“行了等完事出來的时候再想办法吧车到山前必有路”

    尸鳖由于个头小很快便被烧成齑粉只是那血蟾体型实在太大又浑身都是油脂一直燃烧个不停最关键的是它正好堵住这个墓道口导致外面的空气进不來经过它的时候都被消耗干净了

    钟山对黄老太太说:“黄姑我看这也不是个办法你看这血蟾浑身都是油还不知道烧到什么时候呢这可怎么办它身上的火不灭咱们这空气进不來也不敢往里走呀”

    “是个棘手的问題”黄老太太捏着眉间似是在思索着办法

    “要是咱们过去将那血蟾分解了然后让它烧的快一些就好了”钟山掏出匕首说道可是说归说这短短的匕首哪里能碰到浑身都是火的血蟾身体

    四个人现在真是进退两难进吧不敢贸然进去暂且不论遇到什么危险沒了空气憋也得憋死退吧那燃烧着的血蟾等着退路即使过去了绳子也被烧断那铁链子此时被烧的通红谁敢去碰

    钟山一阵沮丧索性一屁股坐到一侧“还是等等吧大家都赶紧做下吧我感觉这墓道里越來越呛坐下会好一点儿待休息够了还不行的话咱们就出去能活几个是几个”着火时候自救的常识便是人尽量要蹲下

    其余三个人也纷纷坐了下來谁料刚刚坐下浆糊便“嗷”地一声跳了起來钟山等人也是吓了一跳纷纷问道:“怎么了”

    “我操有东西我摸到了一个毛绒绒的东西”浆糊脸色刷白本來就已很紧张刚才手突然触碰到一个比软软的毛绒绒的东西顿时更加害怕

    众人忙定睛朝那脚下看去只见墙角之下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若不是仔细看还真是很难发现再往前去只见一只比猫小不了多少的大老鼠正往里面逃去

    “老鼠他娘的我最怕什么就來什么老子和你拼了”浆糊骂着就追了过去

    别看浆糊这五大三粗的样子但是他胆子也不是完全的大他就怕两样东西一个是蛇一个便是老鼠刚才被这老鼠吓了一跳此时看到之后也顾不得了害怕追过去就要一跳踢死

    谁料那只大老鼠似乎并不着急边跑还边回头看看他浆糊更急彻底被激怒了朝那老鼠继续追去钟山等人在后面喊浆糊似是未闻一般只顾得自己追赶老鼠去了

    刚才大家已有顾虑担心这墓道里暗藏机关老鼠跑掉事小若浆糊因此中了机关岂不是得不偿失于是也纷纷追了过去离那燃烧着的血蟾越远这墓道里的光线开始逐渐暗淡下來光在背后照來他们前面拖着三个巨大的、长长的黑影似是由那影子牵引着他们跑一样

    忽然间只听的“噗通”一声浆糊的惨叫之声突然响起“哎呀”

    钟山等人竟吓得刹住了脚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别愣着呀快看看浆糊怎么回事”黄老太太先是回过神來忙继续朝那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