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0】 圆形陵寝

作品:《灵魂当铺

    若是有心脏病的人估计在这一会儿的功夫得犯了好几回了这突如其來的声音让大家猝不及防

    “你们稍等一下我过去看看”钟山低声说道

    “一起进前后还能有个照应黄老太太说

    钟山犹豫了一下沒有拒绝四个人两人一组各贴着自己一侧墓墙朝那石门走去

    那声音响过之后再无其他声音四个人此时都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之声的钟山直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一鼓一鼓的

    终于走近了墓门钟山举起手电朝里面照了进去由于离的相对较近所以里面的东西倒是能模模糊糊看个大概出來了

    那里面似是一个圆形结构空间貌似并不是非常大但和这墓道相比自然宽敞的多地方为青色石板铺就只看到内室中间有个巨大的棺椁手电光照射过去光束中还有尘土飞扬要想再看别的方向便只能进去才能以观全貌了

    手电收回來钟山将光重新打在这道石门之上石门是两块完整的青石雕琢而成虽石头很是普通工艺却挺讲究这上面是雕花刻鸟好不热闹只是中间却很不协调地刻着一个阴阳鱼的图案那图案中两只阴阳鱼阳鱼凸了出來阴鱼凹了进去恰是符合道家阴阳之说阴阳图周围是一组八卦自然就是那所谓的乾、坤、艮、震、巽、离、坎、兑每个道家之人对这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也未见什么异常

    按理來讲这墓门之上一般不是刻画了墓主人一声的丰功伟绩便是一些随主人爱好的东西亦或者厉害的人物墓门之上设了机关如民国时期大军阀孙殿英盗东陵的时候慈禧他们的墓门机关很是厉害竟用了六天时间才给打开还有更厉害更具有传奇色彩的便是埃及法老的墓门了那里带有诅咒只要谁打开便会被诅咒缠身

    当然了谁也沒去过埃及更沒打开过那法老的墓地钟山他们自然不知道那是真是假但是这墓门上设置机关却是中国老祖宗们的拿手把戏

    钟山盯着这墓门看着那俩阴阳鱼然后说道:“这或许就是控制这道石门开关的机关了吧”

    他曾经在祖父墓里也见过这样的石门那上面便是有些花纹虽然和这不同但是同时代的很多防盗技术却是相通的举一反三便自然想到了这里

    黄老太太沒有说话而是认真地看着这石门之上的八卦图案这八卦虽是只有八个卦象说的更简单一些其实不过是阴爻和阳爻两部分的不同组合而成

    《易经》里说太极生阴阳阴阳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而《道德经》里也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虽然表述有所不同但是意思却很是一致《道德经》里的道便是太极

    本书不是讲传统道学不在此详做表述我们权且简单了解一下罢了

    这八卦再进一步演化便成六十四卦世间万物皆是脱不开这六十四个卦象所示八卦的顺序不一样预示的事情也是不一样的

    眼前墓门之上这八卦的位置让黄老太太看去有些奇怪细细看去吧却又发现不了什么

    观察了片刻黄老太太也沒悟出个什么道理即便如此她想也应该和这天官墓整体之局是分不开的必定也是遵循了阴阳平衡的道理不由得想这设计墓穴之人高明之处

    从这墓门之上看不出什么门道钟山和黄老太太便各自带着浆糊和张卫国从两侧贴着门进了里面

    从外面看只能看个小空间的大概此时进來之后才发现这内室真是不一般果然为圆形结构

    这样的墓室很是少见中国传统的建筑都讲究方正之说不论阳宅阴墓皆是如此而这墓内确是圆形不由得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四个人背靠着背各自观察着不同的方向由于刚才那声音就是从这屋里传出所有人自然是倍加小心可是四处看去却发现除了中间这巨大的棺椁之外周围墓壁之下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盏闪着铜光的精致油灯灯高半米左右各自靠墙矗立

    那刚才那个声音是从哪里开的还是那么大的声响似是重物落地一般可是这地方也沒有什么东西呀

    莫非……钟山看着一旁巨大的棺椁对黄老太太说:“莫非刚才那声音是从这里传出來的”

    话音刚落众人皆是一阵心惊身上冒出一层白毛汗这好好的几百年的棺椁平白无故地发出声音用脚趾头去想也能想到定是沒有什么好事

    四个人不敢分开一起走到墓壁下面看那油灯是否还能点燃古代的墓室之内这种东西倒是常见虽沒有这般精致这油灯铜碗里竟然有盛着满满的一碗黑油膏黢黑和小拇指粗的油捻子各自竖着倒像是从沒用过一般

    “莫非那盗墓贼进來之后沒有点燃这灯”钟山心道

    黄老太太犹豫了一下火把靠近那铜灯油捻引燃整个墓室顿时亮了一些

    这盏灯点燃之后黄老太太并不着急再去将其他的灯点燃而是站在那里观察了片刻生怕再有什么异常发生片刻之后墓室依旧就点燃了第二盏、第三盏……

    整个墓室之内愈发亮堂起來只是不知道这铜灯里那黑油膏是什么成分兀自冒着一股黑烟带有刺鼻的气味

    黄老太太说道:“这味道实在是呛人一会儿需要的话再点吧”

    钟山点头

    墓内之内亮了许多几个人甚至不用打开手电就基本能看清对方的模样的几个人此时又重新回到那巨大的棺椁前面细细打量起來

    浆糊一旁嘟囔着嘴似是很不乐意

    钟山见状问道:“干嘛呢撅着这长的嘴都能拴起一生产队的驴了”

    “还说呢说好的这墓内一定有宝贝可是咱们进來你看除了一口大棺材哪有什么宝贝”浆糊埋怨道

    “我说你什么时候脑子里净是这些玩意儿了给我好好呆着”钟山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