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2】 穹顶如天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一开口钟山头皮顿时发麻了起來浆糊离椁那么远定不是他敲的了不是他那又会是谁

    “谁”钟山大喊一声“少装神弄鬼给我滚出來”

    众人被钟山这忽地一声喊纷纷吓得打了一个哆嗦都意识到出了事情都已不再盯看那穹顶而是都往钟山身边一靠四个人聚在了一起

    几个人举起手电纷纷朝四周望去并无任何异常

    “该不是从门里进來人了吧”浆糊故作神秘地说道

    “不会那血蟾在那烧得那旺谁能过得來……莫非是从那盗洞里进來的”钟山刚要否定忽然想起那个盗洞还有开着的这个墓门心想这里面本來有人提前进來了我们在那边说话那么大声听到声音后他躲起來也有可能可是要想躲会躲到哪里呢从现在的发现來讲貌似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躲到那盗洞里面一个便是躲到这巨大的椁内

    可是那盗洞刚才他们可是看过的土都已经很干不似有人刚刚在里面通过的样子而且里面沒有一点儿声音如果有人最起码应该有土会落下而藏到这巨椁里面吧这一人高的巨椁先别说是自己进去的但是这巨大的盖子貌似一个人也弄不动呀即使进去了那这盖子还能盖的如此严丝合缝

    想着钟山撞着胆子往前迈了几步到了那巨椁前面拿出匕首在那过椁缝里一划很结实匕首插进去很难划动由此可知要想一个人完美地钻进椁内不借助外力的话也是很难完成的

    莫非这椁还另有机关

    浆糊刚才的一句话和浆糊刚才的敲椁的举动让钟山不由自主地开始朝这声音是人为造成的这个角度去考虑了

    黄老太太见钟山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帮我看看外面可否有进这里面的机关”钟山压低了声音然后指了指那椁

    众人便举着手电看去刚要寻找忽听得这棺材里又传开咚咚的撞击这椁的声音声音变的清晰而且更加急促

    钟山看了看张卫国此时他突然想起了那晚入殓他媳妇的时候遇到他前妻养的那只黑猫的事猫魂进了他媳妇的尸体活活引起尸变开始的时候和现在的情况十分相似那晚还是自己和浆糊两人冒着巨大的危险才将其杀死此时若再出來一只那真是不知道结果是喜是悲了

    每个人纷纷掏出防身工具瞪着眼瞅着这巨椁只听得里面似有吱吱呜呜之声但那也只是短暂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接着又恢复了如初的安静似乎一切都沒发生过一样

    钟山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他甚至不知道刚才发生的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了结果自己疼地龇牙咧嘴地“哎哟”了一声

    清醒过來钟山忽然意识到里面传來的那声音似乎真是人声儿

    “里面有人”

    “里面有人”

    钟山和黄老太太几乎异口同声地喊了出來接着钟山喊道赶紧找机关这里一定有能让人进去的机关”说着便举着手电筒四处张望甚至他在祖父墓里用到的那一套东西也都试过了还是一无所获

    好大一会儿四个人忙的满头大汗都纷纷摇头浆糊这个时候脸色开始有些刷白:“钟叔要是沒机关是不是就说明里面那东西不是人了”

    浆糊这话让本來焦急的气氛忽然重添了几分恐怖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说话

    短暂的安静之后钟山说道:“不论是人是鬼今天我们也要将它打开事已到这个地步我们只能进不能退了即使找不到机关硬开我们也得给它弄开”

    “嗯大家把防身的家伙准备好了”黄老太说完掏出几道符每个人一张“贴到脖子里”

    这符钟山自然认识这是防僵尸的要知道僵尸是最喜欢咬人脖子的这符一旦贴上之后僵尸便会畏惧不敢去碰

    准备完毕钟山四人便要开翘这巨大的棺椁钟山将匕首使劲插进那个缝隙然后张卫国和浆糊也得拿了短锨开始翘那椁盖可是这椁实在高大钟山一般高以至于他们很难使上力气本來用镐才合适可是在挖那封墓石的时候都丢在了外面谁会想到这个时候还能用到带在身上都是累赘要怪只能怪自己这四个人沒有一个专业的罢了

    也多亏了黄老太太他倒是通过朋友弄了几件盗墓的精致工具但是面对这么庞大的棺椁起的作用也是有限但是总比那些匕首呀、铲呀强多了

    四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巨椁盖给打开一个缝隙使劲从一侧推翘椁板终于移动了一个小小的位置只闻得一股血腥味顿时扑鼻而來

    四人大骇这几百年的老棺材里还有血味钟山手想扒上去奈何那缝隙极小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加之刚才手用力过度此时是酸胀直打颤根本坚持不住匆匆看了一眼便跳了下來

    钟山想让浆糊再看一看看到都在张着大嘴喘着粗气还是忍住沒说但是好奇心却是越來越重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钟山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时间离半夜越來越近了我们得抓紧时间”黄老太太气喘吁吁地说道语气很是焦急

    “來咱们再努力把这盖子往那边翘过去”钟山说道

    张卫国和浆糊又拿着工具三个人齐喊“一、二、三”脸上青筋暴涨脸憋的通红终于又将那椁盖移过去了几公分

    “张大哥浆糊你俩把我托到这上面去”钟山紧了紧腰带说道然后嘴里叼着匕首一手握着手电

    张卫国便蹲了下來钟山踩到他的肩上浆糊手扶着他一送钟山便已经调到了巨椁的盖子上面

    钟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单膝跪在椁盖之上打开手电开始朝里面看去

    “我操”钟山忍不住大喊了一声身体往后一仰差点儿从那上面跌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