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3】 白蛇渡劫

作品:《灵魂当铺

    浆糊和张卫国见状连忙过去将钟山扶住他才沒有跌落下來

    “怎么回事”黄老太太急问

    “这里面有双通红的眼睛在瞪着我”钟山喘着粗气抚着胸口说道“我这手电光刚进去还沒看清楚就看到这椁盖里面有一双通红的眼睛”

    刚才那情景只有钟山知道是有多么的瘆人以至于说完后他还是心有余悸

    “管他三七二十四我们先把这棺材给弄开再说我倒要看看这里面是人是鬼”浆糊义正言辞的说道

    钟山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幽幽地说道:“是三七二十一……”

    “管他二十一还是二十四反正他这么吓唬人可不行对吧钟叔”

    “对对对……”这倒是说到了钟山的心里去了既然发现里面有东西与其被动还不如主动一些的好反正怎么也是躲不过去的这棺材必须要打开

    “不过浆糊你能安分些吗?别这么咋咋呼呼的”钟山接着说

    “好的”别看浆糊嘴上说的好听那也不过是给自己壮胆子罢了经过了前几次的危险虽然实战经验多了许多但貌似怕死了其实更确切地讲应该是珍惜生命

    话是说完了可是四个人却并沒有谁先往前靠的意思这用蛮力的事儿自然不能指望黄老太太可是钟山、浆糊、张卫国这三个壮小伙子却是谁也不往前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要说不害怕是假的天下哪有什么不怕死的人有时候只是信念或痛苦大于了生死所以便看得淡了罢了

    钟山知道这得自己带头他不往前靠的原因其实最主要的并不是恐惧而是在想着一个万全之策要知道如果还像刚才那样使蛮力的话那棺材里的东西若是突然袭击三个人可定有一个人很难來得及逃离的

    黄老太太见三个人都不说话站出來说道:“以我之见先往里面丢两道雷符再说管他是人是鬼统统轰两下密封这么好的棺材我就不信里面是人”

    钟山点头

    可是这雷符他并不会画只是见过那还是他小的时候镇里的铁匠绰号李大锤的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风急火燎地赶到当铺里找到父亲说自己家里似乎不对劲进了脏东西雷电一直绕着他家的屋顶转悠他就抬头看去只见家里的房梁之上盘着一条手腕粗的白蛇吐着黑红的信子

    父亲听罢心里已开始有数便收拾了一下东西画了几道灵符便跟着李大锤跑向他家钟山好奇随后将门一合也跟着跑了去

    到了李大锤家他的老婆孩子都在卧室里躲着孩子哇哇哭个不停而李大锤的媳妇则紧紧地抱着孩子兀自浑身打着哆嗦而那条白蛇此时还盘在那房梁之上只是身体靠近里屋和李大锤的媳妇离的不远由于北方老平房夏日不带门帘所以都能从里屋看到外面的

    钟山的父亲钟如海说道:“这是渡劫呀"

    那白蛇似是意识到危险身体将那房梁盘得更紧嘴巴一直张着冲着钟如海吐着信子

    按理來讲如果这李大锤家沒有人丁这是座废宅子的话也就简单多了可此时外面正是风急雨骤电闪雷鸣而这李大锤家的孩子不过三四个月李大锤哪里舍得抱出去这是因为这个外面那炸雷也拿这白蛇一时沒办法

    钟如海看得明白知道这白蛇故意选了他家这样能渡劫的几率更大一些

    说起渡劫这里要简单讲一讲渡劫一般都是动物修仙过程中经历的一般带灵性的东西修炼年代久了都有可能成仙但是难度却是非常之高比如黄皮子、狐狸、刺猬、蛇等当然偶尔也有别的动物比如野鸡野猪什么的但是那个就是少之又少了

    动物修仙先要经历从动物修成人形然后再从人形修仙得道短则两三百年多则上千年和悟性有很大关系如果一心行善不为非作歹也许是可以不用渡劫的但是有更多的动物在修行的过程中采用了非常手段所以修仙的时候上天自然要严格把关若是渡得过去那便是天意使然了

    此时这白蛇虽不敢肯定在修行过程中有无做了为非作歹之事但是有两点可以肯定一是上天似乎并不乐意让它得道这也难怪从它选择了这有弱小婴孩的一家躲避劫难便能看得出私心尚存而且此时身体还靠近里屋更是让外面的天雷束手无策第二个可以肯定的便是它的道行一定还不够

    为什么这么说真正有道行的很少有用这样的方法的而是幻成人形彬彬有礼让这家主人乐意主动邀请自己进屋里的这样的事多了去在以前民间也是不胜枚举就不一一列举了这样的话反倒是渡劫容易成功的这样的事我们放在下卷详细去讲

    再说钟山的父亲钟如海见这白蛇发现了自己却是一点躲避的意思也沒有不禁有些动怒厉声喝道:“天道惶惶宇宙苍苍修行得道万人向往不论你是何物要想得道必须要接受上天的锤炼你却躲在这里挟持弱女幼婴是修道之人所为若心存善念心还向道便早早地离去若不听从我必助天灭之”

    钟如海这话刚说完那白蛇竟然发出了声音只是那声音非常沉闷像人声却又不似只能隐隐听出那蛇似乎在冷笑一般

    钟如海听罢那蛇的话不禁勃然大怒外面的天雷动不了你那是担心毁坏了这房子还得和中霤神好好商量我可不必说罢便将那临出门时候画的符掏了出來拇指和中指夹捏口中咒语念动起來

    只听得外面那天雷滚滚炸雷不断尽然渐渐转移到院子之中在门口盘旋钟如海将那灵符“忽”地一声朝房梁上一丢那白蛇还未來得及躲闪只见外面一道亮光倏地一声直直地追着这灵符过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