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6】 另有玄机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心里一喜却忽听得张卫国“哎呦”一声待抬眼看去只见他已是落进了巨椁之内

    “张大哥”钟山慌忙扒住被张卫国一脚踹开的椁板“咔嚓”一声便将那一块掰了下來可是此时的情景却让大家大吃一惊:“人呢”

    这眨眼的功夫张卫国已是消失不见了

    大家都急了忙七手八脚地将那椁板纷纷拆了下來只见椁内只有一具巨大的朱漆棺材刚才的死人连同张卫国一起失踪了失踪的干干净净未留一点儿蛛丝马迹

    大家明显都急了好端端一个大活人就在眼皮底下消失了

    钟山盯着那具朱漆棺材久久不语

    “钟山破那棺材”黄老太喊道

    钟山这么如梦初醒说道:“这棺材一定有机关即使鬼神也不可能把俩这么大的人一下变沒了我们赶紧找找这机关才什么地方”

    钟山一边说着一边着急地打量着这具棺材

    浆糊也急了害怕归害怕但是此时一起的兄弟眼睁睁地消失不见任谁也是难以接受的一边喊着张卫国的名字一边不停地踢这棺材

    忽然他们听到沉闷的声音从棺材里传了出來:“救我……”

    张卫国的声音

    大家已猜到他可能在这棺材里面甚至可能直接从棺材盖上翻进去的可是这机关在哪里几个人却是沒有找到

    钟山急地大声问道:“你是怎么进去的”

    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从棺材盖上翻进來的”

    可是这声音却并不似仅仅隔着一道棺材板那么点儿距离相反却像是离了百米之远莫非……这棺材里另有玄机

    “怎么进去”钟山嘴巴贴近棺材大声喊

    “我一脚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地方就掉了下來这里面有……哎呀”张卫国话沒说完忽然惊叫一声待钟山再喊里面已是一点儿回应都沒了

    “不好张大哥出事了!”钟山喊着便跳上棺材他知道张卫国就是在这棺材上掉下去的机关或许就是这在上面直到在这上面跳了数下也沒任何动静只是他忽然停了下來

    “这棺材里面貌似是个巨大的空间”钟山看着黄老太太说道

    黄老太太忙也爬到上面使劲跳了几下这棺材传出的声音的确不似一个棺材大小的空间能够发出的

    “这墓果然不简单赶紧想办法进去!"黄老太太也急了此时张卫国在里面多待一分便会多一分的危险

    说归说怎么进

    钟山此时在棺材上坐了下來低着头打量着脚下的棺材和被卸掉的椁板想象着张卫国才掉下去的原因张卫国是在使劲跳起來踹那椁板的时候掉下去的由此推断那机关不是椁板就是棺材盖子

    可是椁板已被卸掉了棺材盖上每个位置也都跳了几下都沒反应呀钟山重新站起來模仿着张卫国的动作飞脚一踹

    棺材板再一次传來"咚"地一声依旧沒有任何变化

    难不成要再次暴力将这棺材弄开不成虽然明明知道这棺材定是有机关

    忽然钟山的目光停留到刚刚被拆下來的一块椁板之上那块板子正是张卫国踹的那块最关键的是那块椁板下面和青石接触的地方断口明显不一样突出了一块不仔细看去还以为是木匠当年在做这椁的时候留下的一个瑕疵

    可是此时这块凸出來一小块木头所谓的瑕疵却让钟山心中一动

    莫非这是那机关不成

    钟山跳下棺材细细打量了一下那凸出來的木头和棺材对接的地方果然这棺材底部正好有一个凹槽和它相互对应大小位置恰到好处如果刚才还认为那个偶然的话那此时來看这便是必然无疑

    “如果沒猜错这机关就在这里”钟山指着棺材那凹槽说道

    “怎么”

    “张大哥在里面踹这椁板这板子上面一定是往外走而这椁板的底部却是往里一紧这凸出來的木块和这棺材上的凹槽纹丝合缝在下面往里挤压的时候一定是触动了棺材的机关"钟山分析道

    黄老太太从棺材上下來拿匕首朝那凹槽使劲一捅“轰隆”一声这棺材板竟然生生地翻动了360度

    三人大喜过望钟山和浆糊忙将一块巨大的椁板搬了过來然后上面拴了一根绳子这绳子还是备用的当初也多亏都准备了一根不然外面那更烧断之后便沒的可用此时这绳子可是作用巨大的它要将钟山等三个人带到这棺材下面去

    钟山和浆糊驾着那椁板在棺材边站好椁板一侧直接捧着那棺材边缘只等黄老太太再是按一次便飞速将这椁板卡在这里

    准备完毕黄老太太在一次捅住那凹槽棺材盖如刚才一样只听得“咔”地一声巨大椁板已被卡在那里而且位置恰到好处留下了足有一个人空间的缝隙

    钟山拽了拽椁板上面拴的绳子发现很是牢固便和黄老太太、浆糊眼神交流了一下率先拿着手电和黄老太太的匕首钻了进去自己的匕首还在张卫国手里当时本想着自己那匕首毕竟杀过妖除过鬼进去之后更安全一些谁料被张卫国一并带到了地下

    不过此时张卫国生死不明有自己那把匕首安全系数或许更大一些钟山这样想

    钟山拽着绳子一点儿一点儿地往下走这下面果然是别有洞天里面竟然是一个手电筒都很难看到边缘的巨大洞穴

    为何说洞穴因为钟山感觉到这洞里竟比外面还要暖和潮湿几分而且能清晰地听到有水滴的声音在北方的冬天尤其是这样的荒山之上要是有这环境也只能说是暗洞了

    由于张卫国刚才的反应钟山此时不敢贸然大喊生怕再引出什么东西或许此时就有什么东西正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盯着自己

    钟山想到这里浑身顿时起了一层白毛汗他知道黄老太太和浆糊随后也会下來心里才稍微踏实了一些

    片刻过后钟山的脚终于踏到了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