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7】 滴血死尸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举着手电朝四周看去

    整个洞穴异常的大光柱打到上面已看不清什么样子隐隐能看到怪石嶙峋看不出人工凿刻的痕迹这也难怪这李之道虽是位高权重但是还不至于到了开凿这么大墓穴的一个地步耳畔边只是传來水滴砸到石头上的声音“滴滴答答”

    “张大哥张大哥”钟山喊了两声声音在这洞穴之内回荡却并无张卫国的声音

    钟山见并无其他的异响便朝上喊道:“下來吧”

    然后继续往一旁走了几步又看了看此时黄老太太和浆糊都沒有下來他心里虽然着急张卫国的下落却不敢贸然前行这洞穴里必然有奇诡之事不然张卫国就不会有刚才那凄厉的呼声更不会离开脚下这个位置

    “咦那个死尸呢”想到这里钟山忽然也想起了那个死尸若说张卫国是个活人若跌落下來沒有摔坏他可以到处跑那个死尸总是不能的那么大的一个死人最起码得百几十斤竟生生地拖走了说明这洞里的东西定是有一些力气的换言之那东西的体型应该不小

    钟山抬头看了一下黄老太太和浆糊相继沿着绳子往下滑了下來黄老太太先落地浆糊也跟着下來了

    “大家小心这里面很诡异”钟山低声说道

    黄老太太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些但是体力有些不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黄姑你先休息一下浆糊你在这守护着我到那边去看看”钟山说着便迈步朝有水声的地方走了过去

    黄老太太应喏

    钟山看了看头顶來确认一下自己的方位发现那水声所在正是上面通向墓道口的地方那这水声便是从上面渗下來的了

    钟山依旧按照外面计步的方法來判断着距离同时耳朵静静地听着周围此时钟山的心里异常紧张此时已不是有沒有危险的问題而是明知道有危险却不知道危险从何而來什么时候來或许这一秒还是安静如初下一秒便可能腥风血雨

    手电筒在两侧扫视着忽然一个黑影倏地一下从前面闪过

    “谁”钟山心里咯噔一下大声喝道

    那黑影一闪而过甚至都來不及看清穿的什么衣服更别说是男是女什么模样

    钟山往后退去飞快地走到黄老太太和浆糊身边此时黄老太太已站了起來三个人背靠背各自拿着手电照向不同的角落黄老太由于不能带着火把下來所以也已弄灭提前丢了下來

    异常安静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之声

    忽然浆糊也大喊了一声:“在那里”浆糊喊着便朝那边跑去跑动的时候手电灯光一晃一晃而在远处果然有一个黑影站在那个地方一动不动

    钟山和黄老太太也随后一起朝那奔去

    近了更近了

    “这……”钟山不禁放慢了脚步他看到那个黑影的确是一个人但是那个人貌似并不是站立在那而是……被吊着看衣着和刚才在巨椁内看到的那个面朝下的死人一个模样而此时他依然是背着自己看不到模样

    黄老太太发现了钟山异常在他身边停住脚步

    此时的浆糊已然是跑在最前面正站在离那死人几步开外的地方“我操吓我一跳钟叔这是个死人”浆糊回头朝钟山喊道

    钟山和黄老太太一边朝那走去一边说道:“这个死人就是刚才在上面的那个”

    “哦”黄老太太走近那吊着的尸体细细地开始打量

    这尸体正如钟山所见身上的血还沒有淌尽依旧有血沿着裤脚低落到地上

    一时间众多问題开始冒了出來:看这血迹这人定是刚死不久可他是怎么进入这么密封的巨椁的他和张卫国一起从上面掉落下來可是张卫国已是消失不见而这尸体却好端端地被吊在这个地方又是被谁吊的这洞穴里到底是谁?

    钟山凝神聚气朝四周再一次认真看了一眼却沒发现任何诡异的东西不禁纳闷莫非这洞里的东西是人亦或者更厉害的东西已然超过自己的探觉能力

    钟山把疑问对黄老太太和浆糊说完二人也都朝四周看去片刻之后也是摇头

    “当心或许刚才我发现的那个移动的黑影就在我们身边”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沒有说话开始朝浆糊那边走去他要走到这尸体正面以观真容

    尸体此时头和四肢都耷拉着

    钟山走到尸体下面手电筒朝尸体头上照去尸体脸色铁青之色眼睛圆圆地瞪着和钟山四目相视嘴巴夸张地张开再往下看胸口一个比拳头还大的黑洞似是被钝器直接扎进去的样子并且直接扎透前面进去后面出來的只是由于后面衣服挡着的缘故才沒有完全透过來但是后背上那一团已将后背浸湿的血迹说明了这一切

    “这是受了多大的恐惧”钟山忍不住说道

    “这更说明这里危险不一般抓紧时间找卫国”黄老太太说

    这死尸样子着实将浆糊吓了一跳他情绪开始有些控制不住发着颤音断断续续地说道:“钟……钟叔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呀”

    “找”钟山说

    三个人开始慢慢地沿着一个方向寻找忽然钟山脚下感觉别硌了一下低头一看竟是自己的那把匕首只见上面沾染了一些新鲜血迹匕首一旁有些许似是打斗的痕迹或者说是挣扎

    钟山低下身去将匕首慢慢地捡起來身体还未完全抬起來的时候忽然他停住了

    “怎么了”浆糊和黄老太太异口同声地问

    “嘘有人”钟山低声道

    或许是角度的缘故他弯下腰的这个角度借着灯光正好看到远处角落里有个人影半蹲在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