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9】 蛛丝吊尸

作品:《灵魂当铺

    张卫国此时根本就无法站立骨头像是软了一般整个人还处于一个昏迷瘫软的状态庆幸呼吸尚存虽然有些虚弱但是气息却还算顺畅想必张卫国可能既是受惊吓又是被磕碰到石头上才昏过去的吧匆忙检查了脑后发现并无外伤

    刚才由于拉扯张卫国用力过度钟山等人差点被晃了一个跟头

    洞里面貌似也不好过之听到碎石掉落的声音想必里面那东西也着实被幌的不轻

    钟山等人忙将张卫国拉出几米开外黄老太太和浆糊将他护好钟山则握着匕首举着手电朝张卫国身后那洞里看去只见那洞果然出奇的小大约也就三十四公分直径以张卫国这膀圆腿壮的体型他可进不去除非给挤压变形之后或者有缩骨术的人才可以比如燕子李三

    洞里杂乱一会儿之后也开始变的安静下來

    钟山更希望洞里有声音最起码能知道里面的东西处于一个什么状态而此时里面一旦安静下來那东西到底在做什么却是一无所知了它有可能受伤躲到了一边当然更有可能藏身洞口正在伺机而动

    钟山不敢大意让浆糊将黄老太和张卫国保护好自己开始逐渐朝那洞口走去他不敢径直在洞口前面刚才那东西在里面和自己拉扯张卫国的时候他隐约看到一条绳状的东西将张卫国被割掉的衣服拽了进去若自己站在门口被里面那东西突然袭击自己可不敢保证就能逃脱

    钟山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蹲在洞口左侧右手里的手电筒开始朝那小洞里照射而左手握着的匕首已经抬起钟山暗下决心此时不论里面那东西是什么只要从洞里露出头匕首便会狠狠地扎下去

    手电光在里面晃动了大约一分钟安静依旧沒有任何声音传來

    钟山诧异莫非里面那东西吓跑了即使被幌了一下总不至摔死碰死吧

    可是过了这么久里面依旧一点声音都沒有反倒是让钟山开始隐隐地忐忑起來洞里沒有声音他便不敢贸然还得一直拔提着心生怕那东西窜出來

    黄老太太那边说道:“这样耗下去不是个办法他耗得起我们可耗不起粗略算來我们下來可已半天多了”

    浆糊捂着肚子:“是呀我肚子又开始叫了现在准又到了晚上……”

    钟山何尝不知道谁曾想到进这墓地能待这么久呢浆糊若是不提饥饿自己还沒什么感觉此时经他一提自己的肚子也很应景地“咕咕”了两声

    黄老太太听在耳里心道在这里还不知道要待多久看來赶在午夜之前结束基本是不可能了多亏了带的物料比较充分虽然很多工具并不专业吧但是诸如吃的喝的还算充分够吃一天半天的手电筒的干电池也够是昨天去乡里的时候买的每个人都够用换三次的

    “暂时休息一下赶紧趁机补充体力速度吃喝我有预感一场大战怕是不可避免了“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退了回來但是手电筒一直照射在那个洞口里面只要那有动静自己立马就会知道但是此时已开始怀疑这么大的洞穴里既然在这里有个小洞那别的地方也保不齐会有的

    钟山蹲下身体将匕首夹在腋下然后手伸进食袋里掏出一个窝头几口便塞了进去被噎得喘不上气來忙打开水壶灌了几口送了送胸口那团才算下去

    他何曾想要这样只是要尽可能缩短一些时间罢了

    四个人进洞经历了血蟾、尸鳖总算是有惊无险却在打开棺椁的时候马失前蹄现在只有三个人还算有战斗力张卫国依旧昏迷不醒黄姑还是年老体弱顶多起参谋的作用比速度比体力说实话她甚至有些拖后腿但是有句俗话说的好:若有一老便是一宝这话用在这里更为合适她多年的经验必定要让自己少走许多弯路

    钟山放下水壶重新将匕首攥到手里开始琢磨办法

    忽然他手电光从刚才那个被掉着的死人身上一扫而过利用这个死人岂不是很好的办法

    钟山一拍大腿“有了”

    黄老太太和浆糊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什么有了?”

    “诱饵”钟山眼睛朝那掉着的死人瞥了一眼黄老太太顿时明白了

    “什么诱饵”浆糊显然还不明白钟山的意思

    “跟我过來”钟山说道黄老太太和浆糊便将还沒吃完的东西装进袋子里三个人互靠着朝那死人挪了过來当然黄老太太的手电光始终沒有离开那个小洞口

    到了死人下面钟山便让浆糊蹲下自己骑到他的肩膀之上这个时候浆糊才明白赶情是要将这死人弄下來呀边慢悠悠地托着钟山站起來边说道:“钟叔你可要当心别让这死人撞咱身上”

    钟山哪里顾得接他这话茬兀自仰着头抬着胳膊举着匕首就去割那死人上面吊着的绳子

    从下面看那是一条绳子此时从上面看却发现并不简单那分明是很多条细丝拢在一起而成匕首碰到上面竟然都粘在刀刃之上一时间很难弄开

    “黄姑这绳子和刚才粘在张大哥身上的一样我断定这就是蜘蛛丝”钟山一边说着一边拿匕首使劲去割可是匕首虽然锋利但是遇到这丝却几乎是一点作用不起的

    “他娘的这得有多少蜘蛛才能吐出这么多的丝呀”浆糊还沒等黄老太太说话在下面唏嘘道

    “不一定是多少只蜘蛛沒准是一只大蜘蛛呢”黄老太太语气凝重地说

    浆糊听罢身体竟然站立不稳晃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稳若不是钟山在上面抓紧了死尸早就被浆糊晃了下來

    “干嘛呢你给我站好了”钟山急骂道“他娘的这丝太结实了割不开”钟山抱怨道

    黄老太太抬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那个小洞口忽然说道:“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