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0】 尸身诱惑

作品:《灵魂当铺

    “什么办法”钟山和浆糊异口同声地问道

    “火”

    钟山恍然大悟是呀蛛丝最怕火的自己怎么就沒想到呢

    黄老太说罢便将腰里的火把抽了出來递给钟山钟山掏出洋火自己点着火光顿时将整个巨大的洞穴映亮

    吊着死人的蛛丝遇火顿时燃烧起來也多亏了这是个非亲非故的死人钟山毫无顾忌不用担心火会烧到死者身上

    蛛丝烧断尸体啪嗒一声掉到地上正好倚到浆糊身上吓得他“哎呀”一声身形再一次晃动了几下

    钟山此时无了抓靠夹紧浆糊的肩膀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一侧倾斜正是这个时候他忽见那个洞口一旁居然有两盏绿幽幽地似是灯泡的东西正在盯着自己而刚才浆糊大喊那一声那两盏灯光分明是挪动了一下位置然后又开始在一旁静止不动了

    钟山慌乱地从浆糊身上跳了下來

    浆糊揉着肩膀埋怨道:“钟叔你不会慢点儿呀”

    “嘘……”钟山示意禁声然后手指微动指向那两盏绿灯的地方

    浆糊顿时激动起來“它出來啦”说着便紧拽着黄老太的衣服

    “不一定蜘蛛的眼睛怎么会是这样的呢看样子倒像是冷血动物的眼睛一般”黄老太太低声说道

    “沒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刚才那是蛛丝已是无疑了除了蜘蛛貌似也找不出第二种能吐这么多丝的东西总不会是桑蚕这季节这么冷的北方也不可能有的但是蜘蛛的眼睛分明是复眼按理來讲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钟山一边小声分析一边注视着那两盏绿灯

    很明显那不可能真是绿灯而是一双眼睛罢了就如刚进洞的时候那只血蟾一样血蟾的眼睛便似红灯一般是因为某些东西修行年代久远之后眼睛便成了这种样子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便是夜视的动物比如猫、狗、蛇、鼠一类一到晚上若是有灯光映射那眼睛便会发光远远地看去就如两盏小灯一样很是渗人

    也多亏了刚才那火把火光是四射的不像手电筒光束一样只能照到一个方向也正因如此躲在角落里的东西才得以被发现

    此时钟山的心里更为紧张真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蜘蛛还沒发现却又平白无故多出这么一个东西來而且自己还不知道其來历底细

    黄老太太觉察出钟山此时微微的变化安慰道:“兵來将挡水來土屯既然遇到了一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这里面东西越多越说明这墓的不一般沒准我们能有大收获”

    浆糊听到后面一句话尤其是“大收获”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睛顿时放亮:这大收获是不是就是宝贝呀他可是听钟山偶然提起过据说以前一些大的古墓或者山洞里若是有宝贝都有一些奇怪的兽负责守护的

    钟山点了点头知道这是黄老太太安慰自己但是这话还是有用的既然遇到了就想办法对付就是了躲又躲避不开索性不如壮起胆子应对

    钟山低声问黄老太太:“黄姑您有什么好办法吧”

    “以我之见咱门先要解决外面的这个毕竟它是摆在眼前的威胁”黄老太太说

    “那个蜘蛛呢”

    “不是有他吗让他帮咱们挡一会儿”黄老太太指着地上的那个死尸

    浆糊插嘴道:“这都死人了怎么帮咱们抵挡”

    钟山瞪了浆糊一眼:“照顾好黄姑和张大哥”说着自己便拖着死尸朝那洞口挪去

    到那洞口钟山先是用手电朝里晃了几下忽听的几声窸窸窣窣的声音心中一喜说明那蜘蛛还在洞里沒有出來这下便放心了许多

    钟山将死尸按照刚才张卫国的姿势摆正也是背靠那洞口屁股紧紧地贴近那里忽然感觉似是遗忘了什么东西忙又将尸体翻了一下用匕首在他后背和屁股上捅了几刀又有一些鲜血顿时渗了出來

    钟山一边将尸体摆正一边说着:“兄弟对不起了虽然我们素不相识我也权且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你这死的不明不白此时你奉献一下当是助我为你报仇了你可要坚持住在这里好好的替我挡住那大蜘蛛你就功德无量了”

    钟山说着这话并沒有直视这死尸的头部忽然余光似乎发现了这死尸的头刚刚点了两下吓得钟山“哎呀”一声扔下还沒摆正的死尸就往后蹬蹬蹬退后了几步冒着冷汗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并不是怕鬼而是这动作太过突然了一个死了这么久的尸体竟然点头有多诡异若是沒死刚才自己可又给人家补了好几刀

    黄老太太见此情景刚要大声追问余光一看那对绿眼忙闭住了嘴巴只用眼睛关注着钟山的动态

    心情平复了一会儿钟山开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盯着这死尸可是他再无任何举动

    “老兄你这是想表达什么呢好端端的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不就成了不用点头和我表决心吧”钟山调侃道实则是在自我调整情绪

    那死尸依旧耷拉着脑袋

    “好吧我再动你一次这回可别瞎胡闹了这么多正事儿你做好你分内的工作就行了"钟山说着脚步慢慢地挪了过去重新费力地将他搬起來朝后面靠

    谁料这一次这死尸的头又是点了两下不过这回钟山可不像刚才那样一点沒有惊慌相反却自嘲地笑了笑

    他这回是盯着这死者的头看的虽然死者的眼睛怒睁嘴巴长的很大但是看久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了尤其对于钟山这样的人來讲除非像刚才一样出其不意不然很难将其吓唬到的

    刚才在搬动尸体的时候由于死尸很沉他需要费很大的力气将其放好在放下的时候死尸很自然地上下颠动了一下而头由于被那蛛丝吊久的缘故颈椎已断轻微一动便会随之摆动刚才只是就势上下动了两下钟山沒有看清还以为他点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