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2】 是敌是友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不敢贸然相动那巨蜥也是如此

    钟山见这巨蜥一直不动弹不明白它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更是分不清敌我所以也不敢可以表现出敌意來匕首在手后往里面缩了缩依旧攥得很紧

    就这样钟山和巨蜥依旧不动

    莫非它是感知不到什么还是不屑和自己为敌

    不过钟山很快排除了这个推断若是感知不到自己那刚才声音一大它便会挪动位置是何原因显然是能感知到的至于说不屑于和自己为敌那这么大的东西难道还是素食不成

    蜥蜴都是有眼睑的能够上下眨眼和蛇不一样所以刚才看着这对绿灯一直亮着不见闪烁才误以为是巨蛇可是这巨蜥的眼睛的确不动莫非是瞎子?

    钟山正想着忽听得“咔咔”骨头断裂的声音忙将手电灯光照向那死尸的位置只见尸体屁股正夸张地被往后面的洞里拽去刚刚的声音明显是他的腰断的声音

    钟山心下一急不可再等若那死尸被拖进去大蜘蛛跑出來和这巨蜥一起对付自己那即使三头六臂估计也难抵挡了想到这钟山牙关紧咬握着匕首朝那巨蜥就冲了过去

    巨蜥似是发觉到危险的临近嘴巴猛然张大黑红肥厚的分叉舌对着钟山猛吐钟山不敢直面而是想绕道它的身后直插到背上断了它的脊椎或许那样可以一刀达到目的钟山往前迈了几步之后忽然身体转向直接从一侧斜插过去很快到了巨蜥的右边

    巨蜥那长长的头猛地一回就要叼咬钟山钟山一个趔趄身体往后一仰沒有刺中巨蜥的脊背却将匕首插进了它的尾巴之中

    巨蜥怒了嗓子里冒出“嘶嘶”的声音身体剧烈一抖见咬将不到便忍着痛身体调了过來

    钟山由于刚才匕首插入巨蜥尾巴的缘故此时整个身体是趴在它的尾巴上面的这巨蜥调转身体钟山反应还算迅速拔下匕首身体往一侧一滚算是躲了开來

    钟山不敢大意身体不停朝外滚了几米开外才迅速爬了起來若不是刚才吃了东西补充了体力恐怕这会儿他很难有力气逃的这般迅速

    钟山身上的汗从沒停止此时更是汗流浃背直感觉心头砰砰跳的厉害心脏似乎要跳下來一般

    很多蜥蜴是无毒的但是这么大的邪性玩意儿别说很有可能有毒即使无毒被它咬上一口也是非死即伤

    黄老太那边一边给张卫国疗伤眼睛却从沒离开钟山半分见情况这般紧急不由得喊出声來:“赶紧回來从长计议”

    钟山盯着巨蜥脚步开始慢慢往后靠

    一旁又传來“卡卡”的声音钟山知道那是死尸骨头再一次断裂心知这时间不多里面那只巨大的蜘蛛不久就会将死尸拽进洞里

    黄老太将张卫国放下然后把不化珠递给钟山“好了毒是解了就是不知道他的伤怎么样若是也和那死尸一样腰被折断那他简直就是生不如死了”

    腰若断了即使还能活命恐怕以后也只能瘫痪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弹张卫国此时又沒有了家人谁会一直这样照顾他下半辈子想到这黄老太不觉心酸替这孩子感到可怜

    但是当前的形势哪里容得去多想只见那巨蜥此时回头将那舌头在尾巴上舔舐了几下似是疗伤钟山不禁愕然

    “黄姑这巨蜥貌似并沒有把我们当做敌人……挨了一刀也不见它朝咱们扑过來呀是害怕还是……”钟山低声问

    “我也纳闷按理來讲这样的巨蜥定是凶狠无比的东西莫非他对人不感兴趣”黄老太太也是纳闷

    正在此时忽听的“刷刷”几声接着有石头滚落到地面上的声音三个人吓了一跳目光纷纷朝那洞口看了一眼心里都是一惊知道定是那只大蜘蛛将死尸拖进了洞里

    钟山暗道“不好”接下來接下來那巨蜘蛛若是出來就凭自己、浆糊和黄老太三个人定是沒有能力抵挡了况且此时还有一个昏迷着的张卫国

    钟山摸了摸身上似乎并沒有什么东西可以有帮助藏魂瓶灵符这些东西对付僵尸恶鬼还行对付这些怪物无疑是拿着筷子喝汤分明不对路呀

    三个人将张卫国的身体扶了扶然后往中间聚了聚此时也不敢再去攻击那巨蜥更不敢去那洞口引那蜘蛛了

    忽然钟山见巨蜥头回了过來不再舔舐自己的伤口而是迈开步子往前动了一下

    “当心”钟山说道同时身体挡在他们年前准备和要上前來的巨蜥來了你死我亡

    巨蜥却并沒有走到他们面前而是飞快地朝那小洞口走去到了那边头抬着在洞口上方身体挺的很直

    “它要干嘛该不会等里面那大蜘蛛出來吧”浆糊见这情况忍不住说道

    钟山低语:“等等看不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得拼了咱们现在赶紧将张大哥挪到那边去”钟山指着不远处的另一面洞避那样的话最起码只守住三面就可以了还勉强能够抵挡一下

    三个人刚将张卫国靠壁倚好互听的洞内窸窸窣窣的声音又一起响起声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近:蜘蛛要出來了

    钟山将手电头宁了一下让光束更加集中照向那个洞口忽见一直浑身发黑的毛茸茸的东西从里面冒出头來一双通红的小眼睛此时和外面那只巨蜥的绿眼交相辉映煞是好看

    不过此时可不是欣赏的时候沒有一会就是这两对眼睛就将这几个人的命给夺了去

    蜘蛛头往外看了一会儿然后两只毛绒的大爪子开始探出洞口继而整个身体挤出洞口

    “我操好大的蜘蛛”浆糊失声说道

    恰在此时说时迟那时快那蜘蛛刚要往外爬來只见那巨蜥一口咬到了蜘蛛身上

    “啊”三个人异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