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3】 相生相克

作品:《灵魂当铺

    巨蜥狠狠地咬住蜘蛛那毛绒绒、圆鼓鼓如球一样的身体只听地“吱吱”乱叫蜘蛛的几条腿猛乱蹬地顿时湿土飞扬巨蜥却沒有一丝松口的意思

    蜘蛛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挣脱开來飞速爬出几米开外然后调转身体对着巨蜥刹那间两个异兽又滚打在一起钟山一时间竟然看不清谁是谁了

    众人此时都是看得目瞪口的呆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他们不是一伙的啊眼前这一切來的太过突然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黄老太扶着张卫国说道:“挺有趣刚还以为它俩会一起成为咱们要对付的对象沒想到此时它俩却打的不可开交你死我活”

    “以我看來它俩还真不是一伙的莫非刚才这巨蜥是保护咱们的也不应该呀我们又素不相识而且这巨蜥若是保护咱们也一定会表现出什么善意吧可是除了它躲着咱们貌似也沒看出什么”钟山道

    “让我说呀这俩都不是好东西蜥蜴本來就吃蜘蛛的这大蜥蜴是留着肚子吃蜘蛛呢吃了你还怎么吃蜘蛛?”浆糊一旁抓着胳膊说道

    钟山看了看浆糊“恩说的也不无道理哈"

    自然界各种生物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本是如此这巨蜥刚才守在洞口伺机等着抓那大蜘蛛吃也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他那身形庞大很难钻进洞里若是执意进洞的话沒准身体刚进了一半便被蜘蛛给伺机消灭了

    那巨蜥和蜘蛛还在互相噬咬蜘蛛往巨蜥身上凸了很多的丝怎奈这巨蜥体型庞大一挣便将那丝挣断加之皮肤光滑那蜘蛛丝竟然在它身上起不了什么作用而此刻的蜘蛛行动渐渐缓慢下來肚子上留着一股白里透绿的液体想必那是巨蜥将它肚皮咬破的战果

    很明显巨蜥渐渐占了上风

    钟山当然希望他们两个两败俱伤不论那巨蜥是敌是友只有都伤到不能对自己几个人呢构成威胁才是最好的但是貌似这巨蜥除了疲惫导致的行动迟缓之外身上并无什么外伤倒是那只黑蜘蛛只剩下了招架之力片刻之后甚至连动都动弹不得要不是那一起一伏的肚子和死了一般无异

    巨蜥用嘴拱了拱黑蜘蛛蜘蛛腿微微颤了几下在无反应此时巨蜥才将这蜘蛛叼起來并不算迅速的朝一边走去然后沿着石壁爬到上面的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去了

    “浆糊还真是说对了这巨蜥就是冲着那黑蜘蛛的來的咱们正愁沒法对付这黑蜘蛛呢沒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呀”钟山兴奋地说

    浆糊听到钟山的肯定不禁飘飘然“多简单的事儿不用夸我”

    “钟山你不感觉他出來的很奇怪吗”黄老太太道

    “我刚才想了若真如浆糊所言有可能是这样的”钟山身体往墙上一靠紧绷的神经总算可以稍稍舒缓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这黑蜘蛛是被血迹引出來的如果那四肢身上沒血的话或许它还躲在洞里不会出來因外外面有那只巨蜥在等着它这正应了那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巨蜥想必也早知道那蜘蛛但是苦于蜘蛛的速度要比他快很多只能偷袭不能强攻当死人掉下來的时候蜘蛛快速吐丝将死人吊了起來然后飞快地将张大哥拉了过去而此时巨蜥方才感觉到蜘蛛已经出來待追的时候蜘蛛已钻到洞里恰逢此时咱们正好下來这巨蜥便躲到了一边直到后來我们发现了它”

    黄老太太微微点头内心却很是惊喜:钟如海生了一个聪明的儿子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还能静下心來去分析周围的情况将來必定是个干大事的人转眼又看看浆糊只见浆糊此时正呆呆地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那个入口不禁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张大哥还不醒吗?”钟山低头将手电筒照到张卫国脸上

    忽然张卫国的眼皮动了几下然后竟然伸手将手电筒的灯光挡住也正在此时张卫国疼的“哎呦"一声睁开了眼

    “醒了”钟山欣喜若狂

    黄老太太和浆糊也忙将目光转到张卫国身上

    只见张卫国睁着眼睛一脸痛苦之色嘴唇动了动轻轻地发出一点声音钟山仔细辨认才听清原來他在要水喝忙从身边拿起水壶拧开给张卫国喝了几口

    几口水之后张卫国的精神顿时好了许多声音也比刚才大了一些抬眼看着三章熟悉的面孔不禁含泪说道:“我原來沒死呀”

    “这话说的有咱们在谁也不能死的”浆糊答道

    浆糊这话说的义气说的暖心钟山和黄老太太也不禁点头

    “张大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钟山忙问

    “感觉胳膊很疼好像抬不起來了”

    “别的地方呢”黄老太太问

    张卫国活动了一下其他地方貌似活动并不受影响只是动腰的时候见他有痛苦之色不由得再一次疼的龇牙咧嘴

    黄老太太摸着他的胳膊轻轻地晃动了几下只听得“咔”地一声张卫国疼的脸一哆嗦

    “现在试试”黄老太太指着张卫国那条疼胳膊

    张卫国晃动了几下“咦不能了”

    “你那是掉环了也叫脱臼也多亏了这样不然骨折可就麻烦了”黄老太太说“腰感觉怎么样”

    “腰疼的厉害扯着整条左腿又酸又疼”张卫国答道

    “趴下试试吧将腰部露出來”黄老太太说道

    张卫国趴下之后黄老太太双手在他的脊柱上揉了片刻然后突然按到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疼不疼”

    “对对对就是这里别的地方都沒事就是这里您一按酸疼的厉害”

    “好的忍住了”黄老太太说着手下便使上了力气只听得“咯嘣”两声张卫国疼的直“哎呦”

    几下之后黄老太站起身來拍了拍手"现在感觉怎么样”

    “居然好多了大仙果然是神仙呀”张卫国惊喜地说道

    钟山也是高兴想不到这黄老太太还有这般高超的正骨水平貌似除了老家浆糊他父亲沒有人能够和她相提并论了吧怎么的腿可是多亏了浆糊的父亲若不是他自己能否活过來还不知道即使活过來腿能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而且骨伤的人都是一年半年恢复不好即使可以下地剧烈动作也是不能做的而自己此时却和常人无异不得不佩服浆糊父亲的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