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4】 午夜幽灯

作品:《灵魂当铺

    片刻的安静片刻的和平

    张卫国又活动了一下身体比刚才好了很多已可以正常走路只是精神还要差很多显然还沒有从刚才的伤势里恢复过來不过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从那么高的距离掉下來自己却沒摔断骨头不得不说真是幸运简单问了一下原來是掉下來的时候他正砸在那死尸身上起了很大的缓冲作用

    说到这里钟山忽然意识过來刚才那黑蜘蛛把那死尸拖到里面什么的地方去了那洞里到底有什么是什么样子呢

    这天官墓如此诡异总不可能就是棺材里有这奇怪的巨大洞穴和两只变异的巨蜥和蜘蛛这么简单吧

    钟山决定再要到处看看由于刚才点燃的那根火把依然到中间燃烧着所以现在大概能将洞内的近处情况看个差不多这洞其实并不是很高进來的时候由于紧张更由于漆黑一片大家都沒有意识地去感觉于是纷纷夸大了这洞的高度

    此时火把灯光照亮整个山洞才发觉不过十几米高的样子正因如此张卫国掉下來才沒被摔死若是几十米上百米即使下面有个肉垫那也厄运难逃了

    忽然洞外依稀传來“咕咕喵”的声音这声音若不仔细竖起耳朵和难听到即使这样当钟山问起他们三个人的时候只有张卫国听到了而浆糊和黄老太太什么也沒听到那是夜猫子的叫声

    俗话说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夜猫子昼伏夜出平日里很少在村里出沒但是有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旦谁家有了倒霉事或者死了人十之能听到夜猫子在院子外的树上呀房檐上叫的大部分都是叫而已若是谁家听到“咕咕咕咕~"这样不停的声音那便是夜猫子笑了谁家准得倒霉

    刚才钟山听到的便是夜猫子的叫声虽是瘆的慌但是还算能接受毕竟不是那可怕的笑声为了防止自己听魔了还特意找张卫国确认了一下

    张卫国刚点了头忽又竖起了耳朵听了一下“兄弟是……是夜猫子笑……”

    钟山感觉头皮麻酥酥的忙问:“现在大约几点了”

    黄老太太慢慢地说:“我们居然都沒带表不过估量这时间怕是已到了亥时了吧”

    钟山看着黄老太太彼此都知道这个时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日之内的最阴的时候已到來了

    一日之内分阴阳将一日分为十二个时辰阴阳各占六个从午夜的子时到巳时为阳从午时到亥时为阴而这其中尤为重要的便是子时和午时子时换算成现在的时间点为半夜的十一点到一点这个时候是一日之内阴开始往阳气转换的时候但是此时的阴气也为最盛阳气最弱而午时恰恰相反是一日之内阳气往阴转换的时候此时阳气最盛阴气最弱所以古代的人要斩杀犯人的时候经常是定在这个时间点午时三刻菜市口问斩

    选择这个问斩的时辰和地点都是有讲究的时辰便是一日中阳气最盛的时候这个时候杀人是防止死者怨气凝结以防日后生出什么变故当头烈日一晒任他多强的怨气也很难聚起了选择这个菜市口也是这个道理菜市口是人口流量很大的地方阳气旺盛便能将这地方留下的阴气怨念都带走

    此时的时间最起码也已到了亥时基本也算是一日之内最阴的时候了这天官墓从下午到现在除了几只怪异的虫子和那个莫名其妙的死尸之外貌似还为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黄老太太进洞前的问香之卦可已暗示了此行凶多吉少

    随着阴气的积聚钟山和黄老太太感觉整个大山洞内气氛顿时异常紧张起來寒意來袭浆糊和张卫国连忙抱紧了胳膊

    “准是到半夜了不然咋这冷中午还热的出汗呢”江湖抱怨道

    “你们都当心点儿午夜要到了怕是危险才刚开始”钟山低声说道

    话音未落忽然插在地上的那根火把的火苗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顿时熄灭了眼前只剩下了三束手电的灯光

    只感觉眼前忽然闪现出几个绿色的火苗那火苗非常小古诗词里用“如豆”这个词來形容放在现在再贴切不过而且是绿豆只是那些火苗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四处游荡和夏日野外的鬼火无异

    钟山往前一站将黄老太太等人护在身后此时出现的东西该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了那绿火也不停歇就在眼前不远不近地飘着

    钟山三人的手电光忙打到那火苗上面令人诧异的是那火苗虽弱可是在手电的光束之下却无丝毫减退的意思

    黄老太太沉住气说道:“大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天官墓的秘密估计快要解开了”

    钟山此时既兴奋又紧张阴气一盛该出现的终于要出來了

    忽然间只听得这山洞上方传出急促的“嘶嘶”乱叫之声钟山知道那是刚才那只巨蜥的叫声心里不由得一慌千万别下來找事呀

    巨蜥的嘶叫之声未停又听得上面传來石头碰撞的声音有些碎小的石头噗噜噜从上面掉了下來片刻过來声音停止又恢复了刚才的安静

    “钟叔那蜥蜴怎么了”江湖好奇地问

    “恐怕它在逃命……”浆糊分析道

    “要是能让这么大这么凶狠的玩意儿逃命那现在咱们遇到的危险得有多大”浆糊说着声音竟有些发颤

    只是张卫国由于刚才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对于巨蜥的出现以及和黑毛大蜘蛛大战的经过是一无所知反倒是沒有那么害怕只是此时对于眼前这绿幽幽的火苗很是诧异

    “黄姑不能再等了开始动手吧”钟山想着时间一定往前赶不能一直等着出现什么被动去应对

    钟山从怀里掏出灵符黄老太太也是如此只见二人相互使了一个脸色然后掐指拈决将手里的灵符朝那绿莹莹地火苗丢了过去

    只听的“腾腾”几声灵符打在几个火苗上面顿时燃烧起來借着这微弱的火光钟山发现在对面那洞壁之上似乎隐隐亮起了几盏灯笼正是午夜幽灯